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24章 话题主角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190 2015-12-06 01:44:37

  引起痤疮较直接的因素就是毛孔堵塞,毛孔堵塞以后,毛囊里面的油脂排不出来,越积越多就形成一个个小痘痘,这样就形成了我们常说的青春痘。

“你脸上的痘痘我能治!”肖瑶突然说,算是报答他的一路护送吧。

“真的?”江水一脸惊喜,这些痘痘让江水烦恼很久了。军中医士忙碌,药材金贵,江水就自己用手去挤,结果越挤越多,俊脸就快破相了!

“快说说!”

肖瑶想了想,“嗯,你在军中熬药什么的也不方便,我给你说个简单点儿的。白果知道吗?”

江水大眼一亮,“白果树结的白果吗?要是那个的话,倒也好找。算了,干脆直接药堂买好了。”

“嗯,”肖瑶点点头,“将药洗净,切开,绞汁,取里面的汁多擦几次,干了再涂,直至汁尽,每天用两到三粒即可。平时每日一到两次温水洗脸,清洁皮肤,别用手挤压、搔抓。”

江水挠挠头,一脸赧然,“嘿嘿,我都是用手挤!”说着,眼睛一亮,“对了,我们将军有一个病,你能不能治?”

“什么病?”肖瑶挑眉,除了热毒,刚才给那个将军号脉时没发现什么大问题啊。

“嘿嘿!说起来也不算病。”江水笑着说:“就是我们将军年近二十,不近女色,从不正眼看女人,一提议亲就翻脸。他们家里,等着抱孙子都急坏了。有没有那种吃了就想女人的药,嘿嘿!”

江水说完了,才想到和一个少女谈论这些问题,好像有些不着调,于是,摇摇头:“不说了,不说了。”

“难不成是同性恋?”肖瑶皱起了小眉头,像军营这种女性稀少、男性太集中的地方,是同性恋的高发区。

“什么是同性恋?”肖靖和江水两个人同时问道。

看着肖靖和江水两人的一脸迷茫,肖瑶解释说:“就是断袖,龙阳之好!”

肖靖还是不懂,问道:“姐,什么是断袖?龙阳之好?”

江水却脸色一白,抚了抚胳膊,一边回想轩辕离日常对自己的举止和眼神,一边嘀咕着:“将军对我、还有其他侍卫倒是极好,可是也看不出来有那个、那个啊!”

肖瑶眉头皱得更紧,“难道是天阉?”

当时光顾看病人的脸色,没注意他有没有长胡子?喉结明不明显?不过,如果真是天阉,事情就有点儿棘手了!

远在平安医馆的轩辕离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好奇宝宝肖靖又问出了声:“姐,什么是天阉?”

西医没有“天阉”这个词,一般认为,男人的蛋蛋先天发育不全综合症与肥胖性生殖无能症,即是中医所说的天阉。

前者外形瘦长,腿特别长,窄肩宽臀,体毛稀少。后者脸肥,下腹肥,大腿粗,肤白,嗜睡,贪食,体毛稀少。

总之,不论肥瘦,面部无须是关键特征。

“不是天阉!不是天阉!”江水一脸惊慌地连连摆手!

好家伙,一会儿工夫,将军就从断袖被判为天阉了!要是将军知道,会把自己大卸八块的!

江水打了个寒颤,斜睨着肖瑶,心里暗暗嘀咕:“这么个小姑娘,医术到底靠谱吗?给将军又是开药,又是扎针的!李大夫竟然听她的。还不知道这会儿将军怎么样了呢!”

肖瑶看着江水,笑:“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天阉?!”

江水看着肖瑶笑得一脸邪恶,俊脸一红,脸上的痘痘们越发鼓胀起来,“将军不是,我就是知道!哦,对了,胡子!我们将军有胡子!”

江水好像抓到了救命草,突然理直气壮起来,“你难道没看见吗?”

“嗯,好像是有啊!”肖瑶实在回想不起来,那个被高热烧得红彤彤的脸上是不是有胡子,不过看江水这么肯定的样子,姑且放过这个话题吧!

被忽略了很久的肖靖大声喊起来:“喂,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江水鄙夷地看了肖靖一眼,“不要挥胳膊了,说你是小孩子还不承认!”

肖靖气呼呼地噘起了嘴,真是的,姐姐和自己一般大,怎么就知道这么多?

“没事,阿靖,”肖瑶拍着肖靖的胳膊顺毛,“以后你多看医书就什么都知道了!”

“嗯。”肖靖点点头,看着肖瑶,有些郁闷地说:“现在我们家和奶奶闹翻了,以后也没法去大伯的学堂了。”

“你不是明年就可以下场了吗?”肖瑶问道。

“说的也是,爷爷和大伯那里也没有什么好学的了,”肖靖突然开朗起来,“有什么问题,问爹也可以。”

“等姐姐有钱了,送你来城里念书。再说了,读书不一定就是唯一的出路,行行出状元嘛。”肖瑶开导着,“只要人正直,不走歪路,做其他的也是不错的选择。”

“就是!”江水在车子外面搭腔,“像我,看见字就头疼,现在跟着将军入了伍,能痛痛快快杀敌,保家卫国立军功,不知道多痛快!”

肖靖眼睛一亮。

肖瑶看了肖靖一眼,“我们家就阿靖一个男孩,不会让他从军的。”

肖靖的眼神黯淡了一下,随机笑嘻嘻地说:“不管啦,先有口吃的就好。”

肖瑶点点肖靖的头,不赞同地说:“臭小子的志向真大啊!”

三个半大孩子一路说说笑笑,时间过得倒快,刚过午时,就到了胡家庄。

肖靖家在山脚下,是胡家庄最靠里的房子,所以从明城过来的马车要穿过整个村子。此时,吃过午饭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边晒太阳边闲聊着。

江水的马车在这小山村里引起了轰动。

“看,这马车,啧啧,真大!比胡员外家的强多了。”

“咦,驾车的竟然是军马啊,赶车的是军士!”

“军马就是高大神骏,胡把式的那马可差老鼻子了。”

“你们看,里面坐着的可是肖家的两个孩子?”

“不是吧,我看像是哪家的少爷小姐!”

……

“哪家的少爷小姐?这不就是肖老二家的俩小崽子吗?真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还哪家的少爷小姐?我呸!”一个恶毒的中年女人的声音传过来。

肖瑶沉了脸,探出头去,看见一个脸上涂着胭脂,像个猴屁股似的女人,正撇着一张血盆大口指点着马车,一脸的鄙夷不屑。

“赵三花,你放屁!”肖靖涨红了脸,冲着那个女人骂起来。

“好你个狗杂种,竟敢骂老娘!”赵三花扭着屁股,挽着袖子,朝着马车就冲过来。

肖瑶冷冷的眼神像刀子一样,狠狠地瞪着赵三花,“你再敢骂一句试试!”

保证一针下去,让你半身不遂一辈子。

“我就骂了,你能怎么着我?婊子养的……”

“啪!”江水黑着脸跳下马车,一抖鞭子,差一点打到赵三花身上。

赵三花一个激灵,正要破口大骂,看见是一身戎装、腰挎宝剑的江水,突然就蔫了。

众人忙上来劝,“算啦,一把年纪,你和小孩子计较什么?”

江水面不改色,只管赶着自己的马车。

“赵三花这个老女人,明明她占了我们家的地,被爹要回来了,自己理亏,还老是欺负我们!”肖靖气得小脸通红,坐在车里骂骂咧咧:“等我哪天治死这个老娼妇!”

赵三花是吧?我记住你了!

肖瑶放下帘子,冷哼了一声,“哼,等我们有钱了,她自然扑过来抱我们的大腿!”

一看到自家房子,肖靖就对江水说:“江大哥,到了,看见了吧,最里面的那家,就是我们家的房子哎。”

肖瑶汗了一个,那个破房子,比江水的马车大不了多少,真是难为阿靖一副炫耀的口气,好像自己家是什么了不起的城堡庄园一样!

江水却见怪不怪地松了一口气,“吁”了一声,跳下马车,马车停了下来。

不等车挺稳,肖靖就跳下了车子,大喊着:“爹,娘,我们回来了!”好像凯旋而归的胜利之师。

“你们俩一上午跑哪里去了?”肖文和赵秀丽两个人从屋里出来,看见一辆马车停在门前,肖瑶和肖靖焕然一新,当时就愣住了,“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爹!娘!”肖靖一把拉住肖文,忙不迭地打开车厢门,像是个小麻雀似的,“看看,这是我和姐姐买的,够咱家吃好多天了。这是米、这是面、这是猪肉,今天中午我们包饺子好不好啊?”

赵秀丽不答肖靖,伸手拉住站在一边微笑着的肖瑶,一脸戒备的看着江水,低声问:“阿瑶,他是谁啊?”

江水被赵秀丽的眼神盯得一阵苦笑,“自己真的看起来很像坏人吗?”摸摸自己脸上的疙瘩,嘀咕着:“没有这些疙瘩是不是会可信些?”

“这是江水江大哥,”肖瑶笑着给爹娘介绍,“是个新认识的朋友,嗯,我帮了他们一点儿小忙,这不,他就送我们回来了。”

江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救了我们将军一命,只是帮了一个小忙?到底该说我们将军的命不值钱呢,还是该说这个丫头太不把我们将军的命当回事儿了?”

江水在肖文和赵秀丽的疑惑眼神中跟两位点点头,说了句:“应该的。”边说边帮着从马车上往下搬东西。

肖文和赵秀丽虽然满肚子的疑惑,但是看着周围有些邻居已经跟过来看热闹了,也不好说什么。

肖文接过江水手中的东西,把江水往屋里让:“快请进来坐吧。”

肖靖把车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地往屋里搬,周围围着的邻居们越来越惊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