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49章 投诚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94 2016-01-01 20:11:49

  他又开始使劲拍门,道:“……兰儿,出来,别怕,有老爷在,老爷为你做主……”

“老爷,我不若就此死了,也干净的一了百了,就不会再拖累哥儿姐儿受此屈辱了……”兰氏在里面低声道:“……我出身低贱,老爷不嫌,带我回府,我受点屈辱不要紧,可是,可是,我不能连累的我和老爷的血脉也不干不净的让人诟病,耽误一生啊……”

“胡说……”傅大人一听她说死啊死的,心都疼的纠了起来,此时一急,也顾不上什么了,忙一脚踹开门道:“兰儿,别妄自菲薄,你是我的女人,谁说你出身低贱的?骂你就是骂我……”

他忙扑进门,看着兰氏正拿着一把剪刀,哭的肝肠寸断呢。

傅大人心都乱了,忙上前夺走道:“兰儿,别做傻事……”

兰儿一下就扑进他的怀里,道:“……老爷,我是不是一辈子都脱不了这泥水了,老爷,你常说兰儿出淤泥而不染,可是外面这些人,为什么总是不肯放过我,他们为什么总是知道这些事情,明明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却知道哥儿与姐儿是我所生,为什么……”

“定是有人在外面传你的流言……”傅大人眼中带着杀机,恨恨的道。

兰氏哭的肝肠寸断道:“我虽出自楼中,自小无父母疼爱,无兄弟姐妹扶持,但是,有妈妈一直在教导我,虽然做过花魁,但这身子被老爷带回来时,却是干净的,为什么他们总是不肯放过我,不肯给我和姐儿哥儿一份清净,呜呜……”

“兰儿,别哭……”傅大人道:“有我为你做主,别哭,你一哭我就心疼坏了……”

兰氏终究是哭的累了,躺在了榻上就累的睡着了,只是小鼻子还是一抽一抽的,引的傅大人心中抽痛不已。

他叫了筱竹进来,眼中带着怒火,拼命压抑着道:“好好照顾你家姨娘,别让她做傻事,我定会给她一个交代……”

“是……”筱竹忙应了。

傅大人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他一走,兰氏就坐了起来,冷冷的笑了一声,道:“这一次倒借了太太的势,造出这一局来,谁让她在外面编排我的名声人人皆知,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人都不敢来……”

筱竹道:“只是这事怕是闹大了……”

“闹大了才好……”兰氏愣了一愣,道:“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有心机。”

“姨娘算无遗策,但这个样子,我都快不认识了,姨娘,我心疼你……”筱竹道。

兰氏沉默了很久,道:“我也不想变成这样,罢了,不提这个,做戏可要做全套……”

筱竹应了一声,道:“只要能赢,不失去老爷的心,其它的倒不算什么。”

“是啊,我的名声算什么,让它更臭更烂一点,又不会怎么样,况且其前后也没什么区别……”兰氏道,“我得去感谢太太,让她为我的计划,添砖加瓦,有她做的辅垫,才有我的今天……”

“做戏啊……”兰氏看着镜中眼中红肿的自己,道:“我本就是楼中戏子,论做戏,谁是我的对手呢……”

话虽如此,可筱竹还是听到了她语气中的寂寞和嘲讽。

傅大人愤怒的砸了一个茶杯,管家战战兢兢,冷汗直流的跪倒在地上,抖如筛糠,动也不敢动,道:“老爷饶命……”

“我已与你说过一次,让你小心侍候,否则定要了你的命,你倒好,玩的是阳奉阴违……”傅大人连连冷笑道:“打量我不在,她们母女三人就好欺负吗?她可是我的心头宝,你竟敢拿出这些下流的人来糊弄她,是在骂她没教养,还是骂我没能耐?”

“老爷,奴才万万不敢啊,奴才也没料到……”管家战战兢兢,到了此时才终于悟了出来,他这是被兰姨娘给利用了,当了枪使。并且……到了这局势其实是逼他表态,在太太和她之间做个选择。

原来如此,好深的心计。逼他到如此地步。管家喝过的盐都比她的水多,但也没料到竟被一后院女子算计到这地步,偏偏有苦说不出来。

好可怕的女子,这样的女人,太太真的斗得过吗?

管家冷汗直流,这女人是连老爷的心思都算准了。

管家咬牙切齿,可是到了这局面之时,他竟毫无退路,不得不去站到她这边。若是不站队,下一次,他就是死路了。

这样的女人,这样的……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可怕的女人。

她将所有的局面全料到了,她必定有所图。而他现在也必定要拉太太下水。

傅大人心中怒火极盛,需要一个发泄口,怒道:“还是吃不够教训是吗,来人……”

他叫来军官,恶狠狠的道:“给我狠狠的打,这个心思歹毒的恶奴……”

“老爷饶命,老爷,奴才有话要说,此事确与奴才无关啊……”管家急了,见有军士来拖他,他也来不及了,口不择言道:“……请容老奴回禀,老爷,此事,此事……只怕与太太有关……”

“停下……”傅大人脸色阴沉,上前一步道:“你说什么?”

管家忙匍匐在地,道:“老奴不敢食言,但是老奴是在猜测,请老爷听老奴细细容禀,绝不敢有半句食言……”

“你们都退下。”傅大人沉着脸道:“你说……”

管家见军士退下了,便低声道:“老奴对姨娘哪里敢阳奉阴违,老奴对老爷心头至爱,绝对是不敢的,做的哪一件事,都是用心至极,当日姨娘吩咐下来,老奴便去找人了,老奴得傅家老太爷眷顾,服侍至今,在京中到底也是有些门路,认识一些有名气的大家的,只是去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却都知道姨娘的事,老奴在外是万不断提姨娘的名讳的,只是一提少爷和小姐,他们就都知道是姨娘所生,提及到姨娘名讳,言语之中颇为轻视……”

傅大人的脸越发的沉了。

“姨娘进府也有好些年了,当年姨娘刚挂牌,就被老爷娶回府中,她的名讳,只怕也早被人遗忘了,可是她的名字却屡屡被人提起来,老奴猜测……”管家战战兢兢道:“……猜测是有人不想让京中之人忘记姨娘的事……”

傅大人的脸已经黑如炭了,他冷笑了起来。

“老爷,老奴不敢有半句虚言,请老爷核查……”管家低声泣道:“老奴费心搜寻,只是这些人都不肯来,他们都以名声为重,并不肯为些银钱就进府中伺候,更兼他们十分傲慢,怕是也瞧不大上武将世家的……”

管家说的话十分有趣,非要提上武将世家,这也是表态,对兰氏折服了。

果然这一提,傅大人就愤怒的砸了桌子,恨恨的道:“这些文人,怎么,还瞧不上我们武将家了,是不是言谈之中,提到我这粗人,只配与妓子相配……”

“奴才不敢提……”管家战战兢兢道。

“你老实说……”傅大人道。

“后来,后来我没了办法,兰姨娘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一直催我,以为我怠慢,其实老奴心里发苦,又不敢说实情,姨娘心里苦,老奴心里更苦,后来就想着找些有才学的人交差,才,才发生这种事,苍天为鉴,老奴对老爷,对姨娘是一片忠心,只是老爷和姨娘千万别误解了才是……”管家哭道。

“那你说的,与太太有关是什么意思?”傅大人道:“说……”

“老奴因为要找人,所以就在市井之间听到些许流言,而流言传来的人中,有,有……林家的家奴……”老管家吓的匍匐在地,不敢再说了。

“好,好,好啊,林氏……”傅大怒极反笑了,道:“积毁销骨,她在府中说一说倒罢了,这府中之事,她倒当成闲事与外人去说了……”

“还有什么,你说……”傅大人道:“一并说个清楚……”

“后来我心中存了疑,就去打听了一下,市井之人都清清楚楚的知道,恒哥儿和颜姐儿,是兰姨娘生的,生的……孽种,他们就连姐儿的名讳也知道,更是编排以后姐儿长大了,更有,更有姨娘的风致……”老管家道:“……可是,可是,大少爷和大小姐的名讳,外人却是不知道,只知他们是嫡子嫡女,是正室所生……这些,兰姨娘在后院不与外人接触,并不知情,但是,这种事,不是一般人能传出去的……老奴自问治府中奴仆也甚严,从不敢向外传递这些信息,老爷明察……”

傅大人气的脸色都青了,一怒之下,就飞起一脚踢飞了老管家,怒道:“不中用的东西,这些为何不早早禀报……”

老管家不敢发出声音,疼的脸都抽筋了,绻在地上,一步也不敢动。

傅大人怒不可遏,道:“滚,知道怎么处理吧?”

“是……”老管家应了一声,傅大人就匆匆的走了,良久后老管家才敢抬头看一眼,看到他去的地方是佛堂方向,他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总算逃过一劫了,不然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

老爷有时候残暴起来是真的很可怕,毕竟是武人,下手没个轻重。

管家身上被这一脚踢的疼的厉害,缓了半天才能动了,他苦笑一声,额上全是细密的汗。

兰氏将他逼到这种程度,他知道这一举,将太太给攀扯下来,在太太心里,他与兰氏是一国的了。

好深的手段啊。

管家深深震撼了,这后院之中,果然没一个善茬,以前小看兰氏了。只是现在,他已经不得不与兰姨娘齐心,为她卖命。

得罪了太太,可不是好玩的。

他也只有依靠兰氏,以后也许还有命活。

他是三代老奴了,没想到,老爷说杀就要杀,打就要打,踢就要踢,老爷的脾气,也只有对兰氏,才会稍稍控制一些。

管家想到此,竟然无可奈何,第一次觉得搅入后院女人之地,真是是非祸事。

管家不敢再耽误,浑身一凛,就去了金兰院中表忠心。女人心,海底针,到现在,他都搞不懂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觉得万分的可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