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45章 撕破脸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90 2015-12-28 01:31:24

  筱竹低喃道:“可能是感受到姨娘的伤心之处了,所以她才如此悲伤。”

“母女连心啊……”筱竹轻轻的哄着她,兰氏的心都软化了,低喃道:“颜颜可千万别哭,娘亲在呢……”

哄了好一会,奶娘才将睡着的傅倾颜给抱走了。

傅倾颜半睡半醒的时候,就听到奶娘和丫头们小声的议论声。

“昨天姨娘去园子里赏花,听说雪柳姨娘就去冲撞了兰姨娘,然后就被罚跪在园子里了,被晒了一天,晚上又被凉了大半夜,被拖回去的时候,身子都凉半截了,膝盖也受伤了,可是老爷还是将她贬到了洗衣房,现在的她是连个丫头也不如了……”一个丫头低声道:“我们家姨娘看来真是盛宠不衰,那雪柳姨娘在这三个月里多得宠啊,人人都说兰姨娘失宠了,可是,奶娘你看,这后院中,也只有兰姨娘才是真正的主子呢……一直未衰……”

“听说还把名字给改了,叫柳儿,说是雪字与我们姨娘不配,我们姨娘的全名里不也有一个雪字吗?”一个丫头低声道:“这天下的美人,也只有我们姨娘才能真正配得上这雪字了,冰肌玉骨,天姿国色,圣人的后宫之中,也不知有无这样的绝色美人可与兰姨娘相提并论了……”

“又胡说了……”奶娘斥道,“这话被外人听到了可怎么得了?”

“怎么可能,现在我们院子早与以往不同,我们说的话,谁敢传出去?”一个丫头笑着看了一眼傅倾颜,道:“这世上也许只有一个人能超过姨娘了,只有姐儿……”

众丫头都笑了起来。

“我们姐儿以后,说不定真是皇妃的命呢,虽是庶女,可是男子皆爱相貌,只要够出众,谁说不能做皇妃,况且,姐儿虽是庶女,但得老爷疼爱,有老爷的这身份在这里,也是可能的,况皇家以夫以天为尊为贵,庶女也没什么打紧……”一个丫头笑着道。

“别胡说,姐儿岂是我们能编排的?……”奶娘现在早不如以往那么不小心,她现在十分谨慎,“别忘了我们前面的人是怎么死的,一个个的不准再说了,去,看看哥儿可还在玩了,要是没玩,就抱回去洗下手脸,喂点羹,也睡午觉吧……”

几个丫头还是有点怕她的,闻言便赶紧去了。

奶娘微微叹了一口气,低喃了一句,道:“战战兢兢的护着,何时是个头啊……”

傅倾颜早已经思绪到远外了,原来昨天的事竟是这样。娘亲能走到这一步,不再软弱,不再任人欺负,真是难得,也不知做了多大的心理建设,才走到今天。

以往的她,是一个多善良的人,没想到,到如今竟也能被逼到这种地步。

懂得反击,是好事。

这金兰院如此,她才放心。

雪柳到底是没撑住,本来已经是受了伤,再加上受了惊吓,去了洗衣房后又立即被赶鸭子上架的开始要被逼着洗衣服,再加上下人们的欺凌,就一命呜呼了……

筱竹来报的时候,兰氏怔了一怔,她看着自己的手,原来举起刀来,会杀人无数,原来她也有毫不手软,十分狠毒的时候。

她苦笑一声,筱竹道:“不关姨娘的事,姨娘不必自责……”

“我没有自责,只是感慨,一个人消失就这么消失了,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罢了。我只是想到我自己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兰氏道:“罢了,既然要在这后院求生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归宿,她输了,就不能怪谁。若是一味软弱,谁还能站到顶端,做那只真正的吃人大老虎呢……”

“老爷怎么说?”兰氏道。

“老爷什么也没说,因为她已经是粗使丫头,死了也就死了,拖了出去,扔了乱葬岗,没有坟……”筱竹低声道。

这后院之中不是吃人,就是被人吃,容不得人有半分后退。

兰氏感慨一笑。

三个月的新宠,雪柳,就这么消失了,不管是三个月的新宠,还是服侍了傅大人很久很多年的倚翠的消失,都能感受到傅大人冷情冷血的真正的可怕之处。无声无息,他毫不在意和动容。

兰氏低头,越发的看得清,越是看得清,就越是觉得血管中的血都冷了半边。

“我该去会会太太了……”兰氏一笑,道:“时隔三个多月,怎么能不见她一面,说不定,她一直在等着我……”

筱竹道:“姨娘真要现在去?老爷他会不会多想?”

“我若一直不去,他才会疑心呢……”兰氏低声道:“我一定要去,我要问个清楚,亲口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和孩子。”

筱竹看她坚定了主意,发现兰氏现在主意极多了,便道:“好,我陪姨娘一道去……”

兰氏点了点头。

两人叫来管家,跟着她们前去,管家一头冷汗,怕发生什么事,可是又不得不遵循兰氏的意愿,所以很是战战兢兢。

有管家在,兰氏很快就进去了,并未受到半丝阻拦。

管家心下焦急不已,就怕这两人起了冲突,到最后夹在中间受罚的人还是他,他便忙叫了一个丫头,去前院通知老爷。

他则守在佛堂外,以应万变。只是内心却焦急如焚,里面却没有什么声音传出来。

兰氏进去以后,就听到里面敲木鱼的声音。

她听的越发的讽刺,木鱼敲烂了,只怕也不能让佛祖看到她的仁慈之心,有的只有毒蝎心肠吧。

“太太,兰姨娘来了……”贵嬷嬷低声道。

木鱼声停了,林氏睁开眼睛,眼底划过恨意。

她还未说话,兰氏就已经扶着筱竹的手进来了,道:“我来给太太请安,一直不放心太太,太太来此也三个月了,还习惯吗?这儿就是清净,不过,若是人心不清净,再清净的地方也净化不了人的狠毒之心……”

林氏从蒲团上起了身,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咬了咬牙,道:“要说什么,就直说……”

兰氏上前一步,直视着她道:“我就是想来亲口问一声太太,姐儿是不是你下得手?”

看来,她也想撕破脸了。林氏冷笑,不过她不在意,冷冷的看着她,道:“是又如何?兰氏,这件事老爷也知道,可惜,他可未给你做主,你再受宠,他不帮你,你又能耐我何?”

“太太……”兰氏气的发抖,咬牙切齿,目眦欲裂,她紧紧的盯着林氏,道:“……你竟然承认了,你竟如此有恃无恐。”

“你过来问我的目的不也是想要一个真相吗?既是如此,我给你一个真相又如何?”林氏冷笑上前,紧紧的盯着兰氏道:“这才多久未见,你胆子变大了不少,胆敢来质问我了,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你的真面目,你直到现在,才真正的露出来……”

“真面目?呵,我倒是真替太太的真面目感到胆寒吃惊。”兰氏也紧紧的盯着林氏,上前一步道:“伤了我的孩子,你还以为我会像以前一样胆小懦弱吗?太太,也许以前是我错了,一直错了,我早就该将你的一切全部抢走。”

“你也配……”林氏道:“看看现在,我在这佛堂中只不过是一年闭门思过,我依旧是太太,依旧牢牢的压在你的头上,我在一日,你就必须要向我敬一天的礼,而你,永远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

兰氏气的发抖,正想争辩,林氏却又冷笑道:“你以为你得宠,依靠着老爷,老爷就能为你做主,那么现在,我为什么好好的站在你面前?”

“你……”兰氏气的脸色发白,定定的盯着林氏,眼神不复以往,她紧抿着嘴唇,眼神带着一点恨和狠毒。

“姨娘,别气坏了身子……”筱竹也没有料到以往太太笃定的表情之下,竟然在撕破脸的时候,是如此的不在乎脸面,面子里子全撕扯开了,根本毫不顾忌,她为太太眼中的恨意心惊,原来,以往太太掩藏的若无其事的脸孔下面,带着这样恐怖的一面,令人恐惧胆颤的眼神……

兰氏拼命平静了一下心情,她看着林氏,道:“我颜姐儿差一点就没命了,太太,你怎么对一个幼稚小儿,下得了这种手,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冲着我来?”

“冲着你?那我又怎么看得到你痛苦失女的样子?”太太冷冷道:“不过是一个妾生的小贱人,那种妖孽,死了也就死了,我只恨她竟如此命大,竟然还活了,真是可恨……”

“林菀……”兰氏咬牙切齿的盯着她,眼神淬毒。

贵嬷嬷怒道:“大胆,竟敢直言太太名讳,该掌嘴……”

她要上前,筱竹却上前拉住了贵嬷嬷的手,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大胆贱婢,想反了是吗?”贵嬷嬷怒道。

“在佛祖面前,嘴巴还是放干净点吧,什么贱人不贱人的,这世上从不分高低贵贱,低贱的只有人心……”筱竹淡淡的道。

贵嬷嬷气的倒仰,可偏偏这筱竹的力气竟然不小,能拉得住她的手腕,贵嬷嬷是练过的,看着筱竹冷笑道:“看不出来,原来你也深藏不露,以往倒是小看你了……”

“若没有点本事,怎么在这后院生存,怎么护住姨娘和哥儿姐儿……”筱竹淡淡的看着贵嬷嬷道。

贵嬷嬷哪怕是再能忍的人,此时也有点表情裂了,看着这对主仆的表情,是真的恨不得吃了她们的。

兰氏上前,看着林氏,道:“……林菀,我们走着瞧。你恨我不要紧,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对我的孩子下手,林菀,我不会放过你,以往我曾有愧疚之心,看来我真是太天真了,从今天开始,从以后,我会一一的抢走你的所有,包括你现在引以为豪的位置。太太就尊贵吗?不,真正尊贵的,是在老爷心中的位置。即使我出身低贱,坐不上你的位置,我也会让你名存实亡,在这府中,如坐针毡……”

林氏冷冷的盯着她,觉得她完全不一样了,以往的兰氏是懦弱胆小的,可是,现在她的气势却完全不输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