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7章 不同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98 2015-12-19 01:32:03

  “哦?长相真这么出众?”圣人有点好奇的看着他。

太医触到他的眼神,忙低下了头,总觉得圣人眸中似有深意。

他斟酌了一下,笑着道:“陛下,不过是一介庶女罢了,经此一事,只怕日后也难成绝美……”

“傅大人当真疼她如斯?”圣人淡淡的,用的语气却更是淡淡的,也说不清是疑问句,还是笃定句。

“是。”太医心跳如鼓,道:“傅府上下因为此事,闹的人仰马翻,不少奴才失职,也被乱仗打死,这姐儿,确实是傅大人最疼的女儿,也是傅大人亲口所说……”

“原来如此……”圣人一笑,走到丹陛下,道:“既是如此绝美,配朕二皇子当如何?”

太医吓了一大跳,忙跪下来道:“陛下,不过是一介庶女,只怕不堪配尊贵的二皇子殿下,况且此女以后也不知会不会留下痴傻之症,这……只怕不妥。”

“配不配,还真难说呢……”圣人的语气有点轻松,与太医的小心实在不同,他淡淡的道:“也许是二皇子配不上她呢,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

太医犹如听到一声惊雷在耳边炸了,僵了半边身子,竟然再也不敢回话。

他仿佛听到一股秘辛,甚至不敢再深想下去。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是贬低二皇子,不看好二皇子,还是……在忌惮傅大人。

圣人轻笑了笑道:“西北战事又起,还得多仰仗傅卿,他文韬武略,是经世之才,只是他家事难平,怎么为朕办事,太医,好好照顾傅卿家的小女儿,家事一平,才能更好的为朕去出征……”

“是……”太医忙应下了。

“这几日傅卿只怕家事缠身,上朝不利,便让他好好在家休整几日吧,等他家事定了之后,再说……”圣人笑着,淡淡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来。

太医忙应了道:“是,臣一定转告傅大人。”

圣人笑了笑,道:“退下吧……”

太医便后退几步,退出了御书房。

等出来时,才发觉后背竟全湿了,被冷风一吹,整个人都是一抖。下阶梯时,差一点被绊倒。

皇上,刚刚是什么意思?太医只觉得可怕,为何陛下要跟他说这些。

君心难测……

太医暗忖,皇上提这个傅家小女儿,难道真的要与二皇子联姻。若是如此……以后,怕也是要卸磨杀驴。

太医不敢再深想下去,只觉得身上汗浸浸的,脑子都开始疼了起来。

太医一走,隐在丹陛下的老太监笑着道:“陛下,夜深了,休息吧,三更天了……”

“都这么晚了……”圣人笑着放下御笔,道:“傅卿倒是真疼这个小女儿,你觉得她配朕的二皇子如何?”

“二皇子是皇上真龙血脉,傅家区区庶女,怎么能配得上二皇子殿下?”老太监笑着道:“做一个庶妃还差不多。她生母毕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若是她与二皇子相配,位份高了,还要辱了皇家的颜面,说是庶妃都是高抬了她……”

“在功勋面前,可没有地位低下之说……”圣人笑着道:“如今又要用到傅卿了,除了他,朕发现朝中竟无人可用……”

老太监见圣人说起朝中事,便不敢再插言,只笑着道:“二皇子的婚事现在言之尚早了,二皇子这么点大,以后的变数大着……”

圣人一笑,道:“与皇家的婚事,也是朕给他的筹码,总好过到时赏无可赏时,才头痛……”

老太监不敢再搭话,只道:“陛下,歇息吧,今日还招后宫娘娘服侍吗?”

“不了,就在御书房歇下吧……”圣人已经不算年轻,熬到后半夜,确实是累了,他走到后面,让人服侍着睡下,老太监放下御帐,这才轻手轻脚的出来守着。

老太监暗想,圣人有这心思,至少十几年内,傅大人将会是朝中新宠。

圣人翻了个身,想着傅卿在后院之事上,十分不明,至少现在不足为惧,不必太过防备,如此,他才放下心来,沉沉睡去。

他倒是可用。

这一世,自傅倾颜出生后,很多事都改变了,前世的轨迹,也在慢慢的改变着齿轮,引着局势走向另一个不明的方向。

筱竹守了一夜,十分疲倦。兰氏早上醒后才发现傅大人和着衣就在榻上睡下了,她心中一暖。

看着女儿已然无事,烧也未曾反复,她才松了一口气,推了推筱竹,道:“你去歇着,这里有我……”

筱竹也确实是撑不住了,点了点头,便小声的退下去了。

奶娘早在外面等着呢,傅倾颜一醒,她便进来了,抱着傅倾颜轻轻的喂奶,她还是有点怕,小心的觑了一眼兰氏,便不敢再看。

傅倾颜此时已经回过了神来,她暗松了一口气,这一生也算是命大,到现在都没死……

也许是老天在眷顾着她,看她可怜,就没有带走她的命。

她闭上眼睛,掩去复杂神色,在吃奶,她刚刚触到奶娘的眼神,十分兢战,而周围的气氛也是紧张而安静的。

经此一世,娘亲和傅大人不可能不会紧张起来。

如此也好,至少现在命有保障了,她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她压抑住内心一切的焦虑想法,只是舒展了眉头在吃奶。

兰氏在看着的时候,眼神温柔不已,傅大人也醒了,走过来看着傅倾颜已经恢复了正常,才松了一口气,道:“兰氏,姐儿没事了……”

“嗯,老爷……”兰氏心中微微一软,道:“老爷怎么未去上朝,今天也不是休沐的日子啊……”

傅大人笑着道:“昨晚太医进了宫中去为圣人诊脉,圣人得知了我府中的事,因此下了恩宠,让我在家休沐几日,好好料理家事以后再去上朝不迟。姐儿的事还没查出来,等查出来后,我便再上朝去向皇上谢恩……”

兰氏道:“皇上体恤……”

“太医也传了话来说,今日还会来照看你和姐儿,为你们调养身体,也是圣人嘱托……”傅大人话刚落音,便听到外面副将中气十足的声音道:“……大人,宫中传了圣旨过来……”

傅大人忙出去了,低声道:“小声一些,别吵着了姐儿……”

“是……”副将小声应了一声,傅大人便脚步轻快的去前院了。

他一走,兰氏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奶娘看她脸色不对,心中又是打起鼓来,虽然兰氏好像不是太厉害,下人也轻看于她,但是,她得宠,若是在老爷面前说一句,现在这个关键时期,她不死也得脱层皮。

她吓的不轻,兰氏看她表情不对,便淡淡的道:“喂饱了吗?喂饱了来给我抱着……”

“让奴婢抱吧……”奶娘道:“姨娘大病初愈……”

兰氏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奶娘总觉得她有哪里不一样了,便不敢再多想,将姐儿给递了过去。兰氏一接到手中,眉目间就慢慢的柔和下来。

她小心的亲了亲,低喃道:“姐儿,娘发誓,一定会保护你,再也不会有下一次……”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的。

说完之后,她就看着奶娘。

傅倾颜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感动,她看着兰氏的脸,熬的有点憔悴的样子,心中暖暖的。她用小小的手抓住了兰氏的衣袖。而兰氏也抱的十分温柔。

奶娘这下是真的觉得兰氏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这眼神,不及夫人的凌厉,但是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你,也会感觉像刀一样割在自己身上。

奶娘昨天已经被傅大人敲打一顿,现在更是恐惧,脸色发白,竟然扑嗵一声又跪了下来,道:“姨娘,以后奴婢一定会尽心服侍哥儿和姐儿……昨晚老爷已经叮嘱过奴婢一遍,奴婢绝不会再重蹈前车之鉴……”

兰氏看着她,淡淡的道:“以前的我确实是太心慈了,所以才会有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到我身上,需知为母则强,兔子急了也咬人,若是有人敢动心思到我的儿女身上,我必会咬下她一块肉来……”

兰氏的眸中带着一点阴狠,说的话淡淡的,但是说话的语气,却能让人直发抖。

奶娘忙跪地道:“姨娘,以后奴婢必听姨娘的话,不敢半分违逆……”

“最好如此……”兰氏淡笑着道:“不然我不会拿你怎么样,老爷也能让府中血流成河……”

奶娘脸白如纸,颤抖的如风中无根柳叶。

看她吓成这样,兰氏淡笑着道:“你起来吧……”

奶娘这才起来了。低着头也不敢看她,这才在府中多久,这府中都死了多少奶娘了?

“老爷是怎么吩咐的?”兰氏淡淡的道。

奶娘觉得她现在有一种气场,说不清的浑身上下的那种气场。

她不敢轻忽,道:“老爷说让哥儿与姐儿先在金兰院中一并教养,等府中事定了再安排。”

“你去把哥儿抱过来吧,以后与姐儿养在一处,他们现在还小,睡一屋也没什么……”兰氏道。

“是……”奶娘便小心的退下去了。

出来后就是一阵小跑,疯了一般的跑去前院。

她真的吓的不轻,出来后,额上的细密的汗被风一吹,直觉得像遇到鬼打墙了一般。

这府中,这金兰院也变成一个吃人的地方了,而她以后,也一定要效忠,否则老爷连她的家人都不会放过……

她更是吓的一身冷汗来,匆匆的就去抱了哥儿,收拾了东西,准备搬到金兰院来。

府中已经空了大半,许多的下人都被关押起来了,一片萧条的感觉,她只能听到前院的副将带着士兵在府中搜东西的声音,更是抖如筛糠,她不敢再耽误,一刻也不敢留,带着人和东西以及丫头们就回了金兰院……

“娘亲……”傅宇恒才刚睡醒,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看到兰氏十分高兴,奶声奶气的下了地就走过来了。

兰氏抱住他,笑着道:“我的恒儿是不是刚睡醒?”

“嗯,娘亲,饿了……”傅宇恒道:“我要吃粥,不要吃奶奶了……”

奶娘小声的道:“哥儿如今大了,不肯吃我的奶水,每一顿都是要吃些粥和饭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