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3章 委屈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296 2015-12-15 03:31:29

  不,不……

她挣扎惊慌之际,脑海中涌现了许多前世的记忆,那些疼,像刀子一样深深的刻进她的骨缝里,提醒着她绝不能认输……

在水中快没呼吸的时候,她的手乱抓之时,右手手心部位突然涌出一股像清泉一样的东西出来,像黏液,也像是气泡一样的东西,可却是那种水状物,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大,将她慢慢的裹到其中。

傅倾颜瞪大眼睛,眸越瞪越大,她发现自己能呼吸了,这气泡一样的东西隔绝了空气,还能提供给她气息和舒服清醒的养分,让她浑身一震。

水中的冰凉也被驱走,有的只是这泡中的温暖感觉,就像在母亲的肚子里那种可以任意舒展的温暖。

傅倾颜眼眶一热,终于可以不用死了。

她好奇的伸手触了触这边缘,气泡被她的手指抵出去,却又弹了回来,轻轻的拍打到她的脸上,那是一种暖暖的感觉,让人心里欢喜不已。

傅倾颜好奇的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手心部位,以往没觉得如何,现在却看出这右手手心也没有异常。

这手心究竟是有着怎么样的秘密,这一世,好像与上一世真的不同了。

难道她的右手真的是一个宝藏,可究竟是什么?

傅倾颜百思不得其解,右手也没了动静。

但刚刚那一幕,并不是傅倾颜的异想,它在保护自己,它是绝对的保障。

她闭上眼睛想了想,现在太小,弄不明白,等她再长大一点,她一定能弄清楚,这右手手心的真正秘密。

她哭过一场,力气早已用尽,担惊受怕之后,终于放松下来,此时小小的身子骨哪里还能熬得住,当下就睡过去了。

到了傍晚之时,几天未见女儿的傅大人实在想得慌,便让人又去催着让奶娘等人将女儿抱过来给他瞧瞧,兰氏也想见女儿,撑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到饭桌边打算勉强吃一点再抱抱女儿。

只是,却三催四请的都不来,傅大人怒了道:“这些奴才一个个的全都心大了,还要让人抬过来不成,筱竹,你去看看,亲自将姐儿抱过来,这些不得用的丫头,全给我打发了……”

看他脸色不好,极度难看,筱竹忙应了一声,去了,良久后,这才脸色匆匆的跑了回来,道:“……老爷,姨娘,姐儿她,不见了……”

“什么?”傅大人一惊,道:“好好的人怎么会不见了?这可是在府上,府上又没有拐子……来人,怎么回事,给我押过来人,这么多人看着姐儿,怎么会让姐儿不见了的?”

兰氏更是惊的一下子就倒仰过去。筱竹忙去扶住了她,主仆两人脸色都极为难看。

那边早有人跑出去押人了,而兰氏看着筱竹道:“……怎么会,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她紧紧的揪着筱竹的衣服,眼中全是惊慌失措和无助。

筱竹咬了咬牙,扶好了兰氏就跪了下来,哭道:“老爷,奴婢去的时候,奶娘和丫头们还在相互推诿,妄想还要瞒一瞒老爷,不叫老爷知道呢,这些丫头婆子根本不用心伺候姐儿,姐儿现在小,根本不知道告诉姨娘和老爷,老爷,你可要为姐儿做主啊,现在先找到姐儿要紧,府上防备森严,外人绝对进不来,姐儿突然不见了,定是府中人做的鬼,姐儿和姨娘不知遭了多少人的恨,老爷,请你万务为姨娘和姐儿做主,姐儿现在生死不知,只怕,只怕万一着了道,小命都……”

兰氏一听,更是软软的倒了下来。

“兰儿……”傅大人忙扶住她,也是恨恨的咬牙,怒道:“管家呢,快,把府上给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姐儿,快去,若是姐儿出了事,这些下人,全给我陪葬……”

傅大人盛怒不已,眸中全是极怒,脸色铁青,一想到女儿小小的人就出了这种事,心中更是惊慌失措。

管家一听,就急匆匆的去了。

傅大人又叫了身边的丫头道:“把前院的兵也叫进后院里来,每一角落,每个房间,不管是谁的屋,都给我仔仔细细盘查一遍。速去,给我找到姐儿要紧……”

那丫头听了便忙冲着跑出去了,她是有功夫的,知道老爷最疼这幺女,便如飞一般的去了前院。

傅府中一时间是鸡飞狗跳,前院的兵一来,效率就高多了。

兰氏已经脸色灰败,脸色发青,眼中无光,绝望不已。

她说不出话来,只能流着泪,姐儿这么小,根本不会走路,只有一种可能,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就是,姐儿已经没命了……

兰氏捂住脸,哭了起来,是自己,是自己的软弱害了她,都是她没用……

兰氏越想越绝望,哭的心都要碎了。

傅大人更是心急如焚,饭也不吃了,让人撤了下去,焦急的等消息,心中怒火不已。

那几个丫头和奶娘一并都给押过来了,还有附近院子里的丫头和婆子也一并押了过来。

傅大人脸色发怒,道:“说,为什么姐儿不见了,你们这么多人照看,为什么姐儿不会走就不见了……”

一行人扑嗵嗵的跪了下来,面色如灰,抖如筛糠,一个个的全部都吓的说不出话来……

“不说话是吗?”傅大人脸上全是戾气,怒道:“来人,给我往死里打,看你们招不招。”

早有人扑了上来,将她们一一按倒,打了起来。

顿时一片鬼哭狼嚎。

傅大人上前去死死的盯着奶娘道:“我是不是与你说过,姐儿是我最喜欢的孩子,万不得有失,你呢,是怎么说的,姐儿的前一个奶娘怎么死的,前车之鉴,呵,这才多久,你就忘的一干二净了,既然这么不惜命,这么记不得承诺,留你何用?”

“老爷,老,老爷饶命啊……”奶娘吓的面如死灰道:“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给我就地打死……”傅大人戾色的道:“你们最好祈祷我女儿没事,否则,你们不光要死,你们的家人,一个个也全部得死……”

奶娘被打的鬼哭狼嚎,其它人更是吓的面如死色,急道:“……老爷,我们说,我们说……”

“姐儿为什么会不见了……”傅大人恨恨的道:“给我说,不说继续打……”

那两个丫头首先招了,道:“……老爷饶命,午后老爷吩咐奴婢们去抱姐儿,那时姐儿刚醒正在哭,好像有点不舒服,脸也有些红……喂奶也不肯吃了,奶娘怕老爷怪罪,就将姐儿给哄睡了,没敢抱过来……”

“还有呢?还不肯说实情……”傅大人怒道。

“奴婢们便依言过来回了话,事后,事后就……奶娘就去打牌了,奴婢们看姐儿睡着就也去玩了一下,哪知道,哪知道……回来时,姐儿就不见了,当时奴婢们并没在意,以为是奶娘抱走了,直到老爷再派人来催,奴婢们才急了,到处都找不到……”两个丫头吓的瑟瑟发抖,道:“老爷饶命,奴婢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下次,还要给你下次的机会?”傅大人戾色的眼睛盯着她们道:“让你们小心照看姐儿,你们倒好,照看的丢了,这么不将姐儿放在眼中,实是可恶至极。来人,给我打,打死了拖出去埋了……”

“不,老爷,老爷饶命啊……”

底下一片凄厉的叫声。兰氏整个人已经呆掉了,像失了魂一样的呆呆的听着看着。

筱竹心急如焚,又怕兰氏出事,又怕姐儿只怕连命都没了。

底下其它人也道:“午后之前,奶娘也一直与我们打牌,只是,只是后来回去过一次,不过一刻钟就回来了……我们实在不知情啊,老爷,我们也是太太的人,是太太的脸面,万望老爷看在太太的面子上,饶命呐。”

“你们是说,这件事与你们无关?”傅大人冷笑道:“太太才离开府中多久,她一走,你们就原形毕露,没人管的就打牌了?管家,你也是管家失职了吧?”

管家吓的脸色一白,往地上扑嗵就跪了下来,道:“老爷,这些人都是太太的老人了,奴才想管,只怕也管不了,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傅大人怒道。

管家一抖,不敢再看他眼中的深意,狼狈恐惧的低下了头,俯在地上,再不敢起身。

“你最好祈祷姐儿没事,否则你们一个个的全都逃脱不了……”傅大人现在说话淡淡的,但那语气之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底下的人吓的抖如筛糠,一个劲的伏在地上,只顾着磕头,一个个的全把头都给磕破了……

“姐儿,我的姐儿……”兰氏脸色灰败的像失了魂,这个消息,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她本就心思重,加上大病一场,再加上担心姐儿,整个人就如那秋蝉,只差再冷一点点,就能没命了……

傅大人心疼不已,握紧她的手道:“……兰儿,不会有事的,我们的姐儿,不会有事的……”

只是说的他自己都不信,忍不住就有点哽咽了。

兰氏却回不了神,最爱的男人的安慰也安慰不了她自己,到了此时,她才明白,她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软弱,躲避,结果,却是害了自己的女儿。

为什么不是她自己。

她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软弱,筱竹的恨铁不成钢,以及让她小心的提醒,自己的不以为然,姐儿现在的失踪,生死不明……她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崩塌了,那卑微的想要独善其身,就这么活着的心态,终于断了。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兰氏心中煎熬的恨不得杀了自己,若是姐儿真的没了命,怕是连她自己也要毁了……

筱竹最知兰氏心性不过,只怕她又得想左了,会责怪自己到无法救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