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29章 贱男人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282 2015-12-11 01:31:37

  傅倾颜闭了闭眼睛,有什么招就尽管的来找她。现在有傅大人在,只要她不死,她就不怕无报仇之日。

只是这副小身体,的确让她有点厌倦了,还是要快快长大才好。

她都有点不耐烦了。

前院此时正乱着,昨晚下半夜的时候,贵嬷嬷就被傅绵锦身上的热度给吓到了,林氏和林老太太也被叫醒,又是叫郎中,清早又是请太医的,折腾的人仰马翻。

直到此时,几人才歇了下来,林氏更是哭的肝肠寸断的,傅大人下朝回来得到消息,立即就过来了,急道:“……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突然发起高烧来了?”

“太医说是吓的惊了魂。”林氏低泣着,红肿着眼睛,脸上憔悴不已,道:“怕也是受了冲撞,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若是没有反复就无碍,若是有反复,只怕是……”

傅大人脸色一黑,道:“只怕是什么?”

旁边贵嬷嬷接过去话头道:“只怕是醒不过来了……”

傅大人脸色立即就变得铁青,一时竟被哽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内疚和自责折磨着他,让他万分难过。

她上前到床边去看着烧红了脸的女儿,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只能抿紧着嘴唇,看着憔悴不堪的林氏,以及林老太太,动了动唇道:“……辛苦岳母和夫人了……且等一等,我去问问太医,锦姐儿一定会没事的,太医妙手仁心,一定不会有事……”

说完就匆匆的跑了。

林氏的脸冷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他的背影跑远。

如今她对这个男人,再也没有半分期待,有的只有利用。

“说的越严重越好……”林老太太安慰道:“这样就很好,锦姐不会有事,放心吧,她是你的贴心小棉袄,不会让你失望的……”

林氏沉默了一会,难过的道:“……我只是没料到,锦姐儿这一病,竟然就是现成的借口。母亲,你说,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个毒妇,连女儿的病都可以心安理得的利用……”

“傻孩子,够狠心,才能为她挣一份未来……”林老太太道:“等一会她回来,我便与他说……”

林氏点点头,闭上眼睛,整个人筋疲力尽,心力交瘁。

傅大人匆匆赶回来时,果然脸色极差,精神也相当不好,愤怒的道:“……一派胡言,我女儿吉人天相,怎么会醒不过来?”

他上前看着锦姐儿,握住了她小小的手,稚嫩的让他心中郁卒不已。

他鲜少与这个女儿亲近,但到底也是他亲生的女儿,他也曾与林氏有过刻骨铭心的感情。

“绵锦,你可一定要撑过来……”傅大人眼含温情的道。

林氏看着,心中藏着无尽的恨意,女儿还这么小,昨天他怎么下得去手的?

那个贱人生的便是心头肉,我生的便是路边草吗?

她还那么小,他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林氏只差在心底里咆哮了,可惜的是,她深受的教育容不得她这么做,也容不得她这么挑衅男人的尊严,更是因为没有感情,问出来也没有意义,反而会撕破了脸。

她有儿有女,是不可能丢下儿女和离的,只有忍字一途。

看林氏眼神恶毒,林老太太怕她会忍不住,便上前道:“锦姐儿是吓住了,才会被魇住,怕是也冲撞了什么?”

“眼看太医束手无策,不如送她去庙中住些日子,那里是佛家圣地,有佛祖慈光照世,正好能清心去魇,姑爷,你认为如何?这样反倒是再好不过的”林老太太道。

这儿的人都信佛,她这么一说,傅大人便有些心动,道:“只是中途搬动,怕是惊动了锦姐儿……”

“有太医随行,加上有佛院圣光,应当无事。”林老太太道:“前些日子,陵王家的小世子也魇到了,去了不过十日就全好了,可见佛祖是真正慈悲心肠,此事我和菀儿一道去,也让她静静心,也将焞哥儿带去陪陪锦姐儿,要不到半个月,估计也就好了……”

傅大人心中微动,叹了一口气,道:“让岳母操心了,昨日让锦姐儿受了委屈,我也对不住菀儿……”

顿了一下,道:“也好,那就去吧,我多派些人手过去照应。岳母尽管放心,缺什么,我都派人送去……”

林老太太道:“狠该如此。”

林氏道:“府中之事,就暂由兰氏管吧,我只去半个月,想必也不会生出麻烦,本也不想劳烦刚出月子的兰妹妹,只是,府中也只有她有这个资格,其它通房丫头,倒是不成的……”

“这个你不用操心,照顾好锦姐儿才是正理……”傅大人道:“才半个月,不会有碍的……”

林氏点点头,又去床前照看女儿了。

林老太太与傅大人说了几句,也去照顾锦姐儿。

傅大人见这边人手很多,自己插不上手,便自去安排人手,准备送他们出城。

他一出去,林氏眼神极冷的哼了一声,没说话。

林家老太太过来拍了拍她的手,让她稍安勿躁,她淡淡的道:“去了多住些日子,离了这里才能真正心静,不然脑子发热,很容易做出出格的事来,去佛院抄些经书也好,正好能静心。佛家说的没错,真正烦恼的,本来就是来自于心不够静……”

林氏没说话,只是握紧了锦姐儿的手,哪怕去佛寺,她也要带儿女一起去,护着他们,再也不让他们受任何伤害。

过了一会儿,焞哥儿已经被奶娘送过来了,也打包好了行李,她已经知道换奶娘的事,对傅大人如此行为也没什么反应。

只是觉得他速度真快,看来也早已经有了准备。心中不过是冷笑一声。

收拾妥当,喂了锦姐儿药水,过了午饭时,便打包行李带了许多的仆役上了马车,准备去静安寺。

得到消息的兰氏忙出来送,这也是规矩,只是到了二门时,林氏早已头也没回的走了,根本是连一个眼神都未留给她。

兰氏站在二门前,看着马车远走,一时间心里升起一股古怪的说不出来的感觉,心里慌慌的,说不出来的闷。

总觉得乌云压顶,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大雨将至。

兰氏呆站了好一会,傅大人才从大门前回来,看她柔弱的呆立在那边,忙过来扶住她道:“你才刚出月子,怎么到处乱跑?”

“我来送送太太,锦姑娘怎么样了!”兰氏担忧的道。

“不碍的,有这么多人照顾她,还有太医随行,静安寺又是静养之地,绝不会有事……别担心了……”傅大人道。

兰氏点点头,胸口闷闷的疼,道:“有林老太太和太太在,应当无碍,昨日,确实是老爷打的狠了,才吓着了锦姑娘,也是我不好,若是我看好一点,颜姐儿也不会有事……”

傅大人一日未见女儿就想得慌,忙道:“回去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

兰氏笑了笑,与他一道回了金兰院。

兰氏得知要自己管事时,也是呆了一呆,整个人都是僵直的,哪里敢应,她拼死也不肯应,只推说刚出月子,体力不济。

傅大人无奈,便将这些事都由管家去处理。

傅大人逗完了女儿,这才去了前院处理正事。

兰氏送走他,就坐在屋里发呆,道:“……没了太太在府中,又推与我管事……现在府中这么安静……我有点怕……”

筱竹看着屋外沉闷的轰隆隆的声音,没说话。

暴雨已经来了。而兰氏却根本还未准备好。

筱竹低头看了一眼傅倾颜,眼中不禁担忧起来。不碍的,应该不碍的,只要老爷还在府中,怕什么……

林氏和林老太太行到半路,大雨就下下来了,到静安寺的时候,她们的心情和身上的狼狈呈正比。

好不容易安顿下来,林氏才松了一口气,喂过药后,傅绵锦已经退了烧了,虽还有些热度,却已无大碍了。

傅宇焞一直静静的守在妹妹身边,也不说话,直到到了静安寺安定下来后,他才对林氏道:“娘,都是那个贱人害的妹妹遭此大难……”

轰隆隆。

林氏的心情如外面的雷雨天气,吓了一大跳,道:“……焞儿,这话谁教你的?”

傅宇焞定定的看着她,看着母亲眼中的惊恐,道:“……奶娘说过,都是她们的脸惹得祸,才害得母亲失宠,害得妹妹被打……”

林氏心中震怒,只恨不得要将奶娘给活剐了一般,她心痛不已,一把抱住傅宇焞道:“不是这样的,焞儿,不是这样的……”

傅宇焞的眼神静静的,看不出恨,看不出愤怒,只是幽深的有点吓人,道:“母亲,我已五岁,不小了……”

林氏突然说不出话来,良久,才哆嗦着嘴唇道:“这话别与外人说,谁也不能说,特别是你爹……”

“说了,就要像妹妹一样挨打吗?”傅宇焞淡淡的道。

林氏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只觉得眼中酸涩竟汹涌而出,怎么也控制不住。

傅宇焞道:“娘,长大了,我给你报仇……”

林氏心中像被火烧了一样的疼,才五岁的儿子,就已经被迫接受了仇恨。她心里好恨好恨,却不知道该恨谁……

不需要的,不需要等到儿子长大才报仇,她现在就可以,即使现在失败了,她就不信兰氏能风光几年……

她自己才与傅大人风光几年,呵,这个兰氏,新鲜劲过去,也是一样的……

“奶娘跟你们说了,锦儿才会拿针戳她的吗?”林氏道。

傅宇焞点点头。

林氏心痛如刀搅,又道:“奶娘说了,还有谁说了?跟我一一说清楚……”

傅宇焞指了指她身后的大丫头,大丫头如遭雷劈,腿一软,身上发抖,立即就跪了下来,脸上血色褪尽,道:“……太太,太太饶命,奴婢一时糊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