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25章 审问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16 2015-12-07 01:30:12

  傅大人也心疼坏了,自女儿出生以来,从未这样哭过,傅大人心疼的揪心的慌,忙上前将傅倾颜给抱到了怀里,轻声哄着低声道:“……颜姐儿不哭,爹在呢,爹保护你,不哭……”

说来也怪,这姐儿一到傅大人怀里,立即就止了哭,只是扁着嘴,红着眼睛,委屈的看着傅大人。一副要哭不哭的乖巧样子。这么一看,倒把傅大人给看的心都化了。

他就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精怪的婴儿。一时间看到她脸上的血珠就更心疼。

太医也是啧啧称奇,暗忖这婴儿倒是精怪的很,还知道邀宠了,真是不得了。太医不敢多想,上前道:“是脸上的伤吗?”

“嗯,针扎的……”兰氏低声道:“能不留疤吗,她是姐儿,不能留疤的……”

太医道:“我看看才知……”

傅大人万分紧张,将姐儿抱在怀里,让太医瞧。

太医看傅大人这般紧张的劲儿,再加上兰氏和这小婴儿的容颜,就知道这内宅事肯定特多。

妻妾之争,自古皆有,只可惜傅大人也并不高明,哪怕不能做到有规有矩,至少也要一碗水端平啊,可惜……唉。男人一旦动了心,这些就根本不会处理了。

太医不再多想,只是帮着傅倾颜处理伤口。傅大人和兰氏揪心的厉害,在一边看着,心都抽抽的疼。

傅大人一面看着,一面安慰傅倾颜,低声道:“好姐儿,不疼不疼啊,不委屈,爹在呢……”

他声音并不轻。而这边林氏和林老太太怔怔的呆在原地看着,林氏脸上涌上一抹讽刺的笑,眼神恶毒的盯着那边使劲的瞧着,手也紧紧的揪住了女儿的衣服。

这些,是锦姐儿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瞧他们仿佛一家三口的样子。林氏恨的都要咬碎了一口牙。

林老太太瞧她眼神不对,虽心中也气恨,但还是有理智在的,只是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目光,也遮过了那边看过来的眼神,可惜那边哪有人有心情回头看,能发现她不善的眼神。

林氏心中愤恨,抬头看了一眼林老太太,眼泪就掉下来了。林老太太没说话,只是拍了拍她的手。只低声说了一个字,“忍……”

林氏点点头,看着锦姐儿怯怯的,也有点怕怕的,又有点羡慕的看向那边的眼神,林氏心中剧痛不已。一时间竟然无法安慰女儿。

“母亲……”傅绵锦有点闷闷的,眼泪下来了,哭道:“脸好疼……”

“不要怕,锦姐儿,乖……”林氏眼中全是狠毒,却将傅绵锦搂进怀里,道:“不能乱摸,涂了药就会好了,娘亲答应你,以后,没人敢再这样对你,娘亲发誓……”

如果不死不休才是结局,她愿意为之死斗。不为自己,不为争宠,她对这个男人早已死心,只为一双儿女的前程和在府中的地位。

林老太太没说话,心中也是滔天怒意,她没料到女儿在府中已经到了这个位置,看上去好像是主母,大权在握,可惜的是,别说宠爱,这个男人对她们一对母女连一丝怜惜都没了……

这一对狐狸精母女,果然一个都不能留,留了就绝对是天大的祸患。

林老太太知道,在后宅,不是争,就是死,不光要狠,还要有智,看傅大人这样在意的程度,只怕要付出全部心神,才能彻底的除去这对母女了……

现在连她这个岳母来了,这个女婿却还是这样在意自己的妾氏及庶出的女儿,将她也抛在一边。

长久下去,以后女儿和外孙女的地位,在府中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林老太太打定主意,反而不着急了,嘴角咧出一个讽刺的笑意来。

傅倾颜看到了傅绵锦看过来的羡慕的目光,她心中冷笑一声,她前世所骄傲的,这一世,她会全部夺走。

傅绵锦前世最在意的父亲的宠爱,这一世,她虽然不稀罕,但也绝不会再让傅绵锦得到半分。

不是在意这个男人吗?呵,看我将你这一世所有的一切,全部夺去,再也不要活得卑微懦弱。

傅绵锦,傅绵锦,这一生,绝不会放过你。

傅倾颜怕眼神里会透露太多的情绪,就闭上了眼睛,表情委屈的一直纠着傅大人的衣袖不放。

傅大人心都软的不成了样子,抱着女儿心都要化了,轻轻的哄着,在意非常。

面对女儿如此的依赖,他是既自责,又心疼万分,一面又紧张的盯着太医。

太医瞧了半天,便道:“婴儿肌肤娇嫩,还好这一次是针,若是小刀,只怕会留下疤痕,这针印倒还好,婴儿恢复能力好,不会留下疤的,傅大人放心……”

傅大人和兰氏这才松了一口气。看太医又拿出一瓶药来道:“早晚各抹一次,十天后就能好了,只是别让姐儿自己乱抓就好……此时是一定要多注意的。”

两人忙点点头,对视一眼,眼神里全是轻松和放心。

看完了这一切,太医才告辞。傅大人送到二门外,这才让管家恭敬的给送走了。他无心多送,一掉头就回了内宅,又接过傅倾颜抱在手上诱哄着,直到等她睡着了,他才放松了下来。

将女儿放到榻上睡了,又安慰了兰氏几句,这才出了院子,脸色阴沉的开始要审人。

林氏心里头闷的压抑的像积攒了一肚子的闷雷一样,哪肯再在这金兰院里多呆一步,冷冷的盯了一眼兰氏,抱着女儿掉头就出去了。兰氏想要上前打招呼,也遭到了冷遇,一时间怔在那里,心乱如麻。

倒是林老太太看了一眼兰氏,嘴角咧着,眼神冰冷,轻声道:“你挺聪明,会利用女儿固宠了,可惜,你不该让老爷踩锦姐儿……自作聪明的东西,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多久……”

她的嘴角上有一点似笑非笑的表情,高高在上,仿佛看一个蝼蚁,拍了拍帕子,淡淡的走到了院子外。

兰氏如坠冰窖,浑身发冷。

筱竹走了过来,站在她身后,眼神万分的忧虑,站了一会,听着外面傅大人审人的声音,才低声道:“真是飞来横祸,姨娘现在怎么做都是错,里外都不是人了……”

兰氏脸上血色褪尽,道:“……妾室不易做。”

她忍不住扶住筱竹,手竟然在发着抖,一天的担惊受怕,担心完女儿后,这才发现,她已把所有人都给得罪尽了……

“姨娘……”筱竹脸上全是不忍,道:“今日已经站到了太太的对立面,哪怕姨娘不想争,只怕太太也不会放过你和颜姐儿了,哪怕是为了姐儿,姨娘也得争,必须得争,否则,就是一个死字……”

兰氏不说话,被扶到一边坐下,浑身发冷,她发现自己的处境越来越不妙。

“我知姨娘心善,心中不忍,只是为人妾氏,是永远都不会有真正清净的日子的,如今一事,倒把这府中上上下下全得罪了,这府中有多少是太太的人,姨娘应该知道,现在趁还有老爷的宠爱,更是要谋划才好,不然一旦失宠,姨娘和姐儿哥儿就全完了……”筱竹眼中带泪,道:“姨娘,这些让我替姨娘谋划可好?只是姨娘到时别心软……”

兰氏狠了狠心,低喃道:“……为何会有这么多的身不由己,为何非得要争呢?若是在平常人家,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少时被卖,后做花魁,也是处处妥协忍让,到了如今为妾,更是如此……

“这样的日子,何时到头啊……”兰氏低喃道:“筱竹,你又何必搅入进来?不要像我这样做人妾,以后嫁个平头百姓做人正室娘子,就没这么多事了……”

筱竹轻笑一声道:“我嫁给谁去?这府中姨娘可以做主吗?太太做主,只怕我连妾也不如,肯定是要配给她的管事做通房丫头的,太太心中有气,不变得法儿的折腾我,我都不信,这一生,只怕是实现不了这个梦了,得不到,干脆就不妄想,只甘心在姨娘身边,照顾姐儿哥儿才好,姨娘过的好了,我也就过得好了……等以后姐儿大了,我就给姐儿做嬷嬷去,岂不更是一条好出路?况平头百姓家,虽无妻妾相争,但妯娌婆媳姑嫂中间不知又有多少矛盾,若没有一个娘家人支撑,哪又能过上什么好日子呢……”

兰氏心中一片黯然,道:“是我没用,连给你做主的机会也没有,筱竹,是我误了你……”

“我不悔,只要姨娘信我,对我好,其它的这些不妄想,因为值得……”筱竹笑着道:“姨娘更要争了,筱竹不要紧,但是姐儿和哥儿,姨娘也要硬气起来,如今已经得罪了,太太只怕是恨死了姨娘,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姨娘可要想清楚了,这事情并不是像以前能服软,就能像以前一样过着的……”

兰氏脸色灰败黯然,良久没有言语。

筱竹知道她一时狠不下心,便道:“先出去看看吧,太太都在外面,姨娘若摆谱躲在屋里,只怕又是个诟病,先出去看看情况,也劝劝老爷留留情。虽太太不会领情,但也要让老爷知道,你心里并不怨恨,老爷才欣喜……”

兰氏站起来,幽幽一叹,道:“也轮不到我怨恨,罢了,出去吧……”

屋子里恢复了安静,傅倾颜却睁开了眼睛。此时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安安静静的,她一直没有睡着,虽说婴儿的身体让她很累,但她却一直在思考着事实,忧心的根本睡不着。

这一次的意外之事,已经将所有的事都推向了一个顶点。

若说以前也许还能相安无事,但此事一发生,事态一扩大,就不会再善了了。林氏不会放过她们母女。

这一生,傅大人无比在意自己,他越在意,越重重拿起,越放不下,林氏就越恨,只怕想要像前世那样活到十几岁都不可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