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46章 手段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400 2015-12-29 20:12:10

  原来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吗,真是看走眼了,林氏暗叹自己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小看这个贱人的下场,就是在这里闭关一年,呵。

“你也配?”林氏冷笑道。

“怎么不配?太太现在不就在这里思过吗?”兰氏道:“以后,我必不会让你好过……”

两人针锋相对,那气场,仿佛再尖一些,就能撕打在一起。

那种狠毒的眼神,让彼此都有些惊心。

林氏突然笑了,她大笑道:“你不放过我,不,应该说,我不会放过你……”

“既是如此,就是你死我活了……”兰氏道:“我们慢慢走着瞧……”

她眼神婉转,轻轻的笑了,看了林氏一眼,道:“筱竹,我们走……”

筱竹这才松开了贵嬷嬷的手,跟着她出来了。

贵嬷嬷气的上前一步,脸色扭曲,道:“这个贱人,这个小贱人,竟然敢,竟然敢……”

贵嬷嬷气的发抖,林氏反而超级冷静,道:“气什么?”

“太太难道不生气吗?”贵嬷嬷难以自持道,明明那个时候,恨得不得了的林氏次次发作,现在面对这样的挑衅,却面无表情?

林氏道:“真要生气,就太不值当了,贵嬷嬷,这一次,你没有察觉到她不一样了吗?”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货,包藏祸心,还有她身边的筱竹,这个丫头的力气竟然如此大,只怕也是懂武的……”贵嬷嬷咬牙道。

“那就走着瞧好了……”林氏冷笑了一声,道:“有点意思。以后,说是棋逢对手,会不会太抬举她了?”

“太太?”贵嬷嬷道:“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担心什么?再担心都是要斗的,在这后院,正如她所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容不得人半分的害怕后退,否则就是万劫不复。”林氏道:“我与她各为儿女,各为其位。这样,也挺有意思……”

贵嬷嬷浑身的血有点发冷,总觉得太太的眼神有些不对。但也说不清到底哪里不对。

难不成,与一个妾氏斗来斗去的还能有什么乐趣不成?

太太对老爷死了心,难不成,会将这后院中的所有乐趣,放到真正的对手上面。

兰氏出身低微,但的确是一个劲敌,以前她尚不将她放在眼里,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兰氏也有被逼到这一步的时候。

不过,这可能是她的本性。

兰氏出来以后,在院子里站了许久,没有说话,她紧紧的攥着帕子,脸上面无表情,可是手却勒红了。

筱竹看她难受,道:“姨娘,若是恨,就掐我胳膊,你也消消气……”

“掐你做什么?”兰氏道:“到最后我还是得心疼,放心,这口气,我现在忍得住,我不是容不得气的人。”

“姨娘……”筱竹道:“这一次是真的撕破脸了。”

“那就不能再后退,我不欲与人为恶,可是这里的一切都不肯放过我……”兰氏疲惫的道:“所以,只能往前走了……”

“我帮姨娘,哪怕是死……”筱竹道。

管家站在门外,看着这主仆两人的背影,也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所以急的是抓耳挠腮的,十分技穷的样子。

正在焦急的时候,主仆两人已经出来了,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傅大人却过来了。远远的看到兰氏,低声笑道:“兰儿,你怎么来了?”

兰氏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管家,管家如遭雷击,竟然被她嘲讽的眼神刺的头皮发麻,便忙低下了头。

他额上出了些汗,暗忖兰姨娘这次醒来好生厉害。与以往从骨子到皮,到眼神都不一样了……

他不敢乱走动,便立在她们身后一丈远的地方。

“老爷……”兰氏低声道:“老爷怎么来了,是来看太太的吗?”

傅大人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笑着道:“真是巧。”

“我来看看太太,说到底,姐儿出事的时候,太太也不在府中,到底与她是无关的,老爷这样罚了太太,太太以后岂不是要将这笔帐算到我头上,所以我特来赔罪了。”兰氏似笑非笑的道。

傅大人也装听不懂这机锋,看兰氏有揭过以前的事的意思,忙接过话来道:“君子一言,我话已出口,就让她面壁完一年吧,兰儿可别心疼,不然老爷我的权威何在……”

“是是是,这府中,也只有老爷的脸面最大……”兰氏咯咯的笑了起来,眉眼轻轻的勾了他一眼,傅大人立时三魂去了七魄。

她如此一说,傅大人自然不可能真的进去看林氏了,况且他来的本意本也不是为了林氏。

“她是主母,府上管治不严,怎么与她无关,管家,你进去看看太太,若是缺了什么,你补上……”傅大人道:“让她好好思过一番,我就不进去瞧她了……”

“是……”管家冷汗涔涔的应了,转身进了佛堂。

傅大人现在的身体早不听话了,低过头来笑着道:“好兰儿,我回金兰院没找到你,可找了你许久,我们回去吧……”

兰氏眼中滑过一丝厌恶,却咯咯的笑了起来道:“才不回去,老爷陪我逛逛园子吧,我身子不利落了许久,老爷都许久未陪过我了……”

傅大人心痒不已,但是早酥了心,虽想早些回去与她安置,但是,却又不得不听她的话,哄美人开心,便依言跟着她去了。只是三魂早没了七魄,魂不守舍,十分的色急的样子。

到底是男人,兰氏现在明白,原来都是一样的,与那些男子都一样,以往是她蒙了眼神,怎么会认为他不同,怎么会爱上他呢。

兰氏眼中染过一抹痛苦,爱还在,只是蒙上了灰,疼的发慌。

一个女人,死心的过程,生不如死。可她却不得不笑着面对和战斗。

筱竹有点心疼兰氏,便紧紧的跟在后面,也不怕傅大人嫌她跟太紧。

这么一片机锋,两人谁也没再提与太太有关的事,仿佛傅倾颜的事,在两人心中都已经悄然揭过,只有兰氏心里清楚,这事永远不会过去,除非她报了仇……

傅大人反倒是有点安慰,毕竟这事算是揭过了,只要兰氏不与他闹,一切都好说,他也舍不得冷落兰氏。

傅大人倒挺感觉她识趣的很,暗忖兰儿经此一病,越发的懂得风情了。

所以,她去佛堂的事,他也当作没看到,对他来说,只要后院无事,无风波,就可以,至少表面上要如此,也能少让他烦心。

管家还未进佛堂的时候,左思右想着兰氏的那一眼,让他想了许多,越想,就越是冷汗涔涔的厉害。

一会想兰姨娘从头到尾感觉都不一样了,整个人的气场,与以往温柔可以忽略的气质不一样了。有时候他面对她的时候,大气也不敢出。一会又想,兰姨娘好像更得宠了,这后院之中,只怕以后兰姨娘独大。一会又想着,就连林氏也退避三舍……

想着就心不在焉的进了佛堂。

林氏早听到外面的声音了,虽听不真切,只是听的手也紧紧的攥了起来,贵嬷嬷道:“太太,老爷过门而不入,这……”

“哼,他不是过门而不入,是来接那个贱人,怕她被我欺了吧……”林氏淡淡的冷笑道。

贵嬷嬷这下气的也是没脾气了,脸色不大好。

管家这时已经进来了,请了安,便例行公事的说了老爷吩咐的事情,其间头也没敢抬。

管家说了几句,便又告退,然后忙不迭的跑了。

这下连林氏也冷笑起来,道:“那个贱人好手段……你看看管家,他还有以往对我的样子吗,恭敬有余,忠心不足,他的心,这府中人的心,全向着她去了……”

“太太……”贵嬷嬷有些许不忍,道:“太太当初实在不该向老爷承认这件事,否则也不至于此……”

“不承认又如何?老爷心里认定了,也查到了线索,不认又有何意思?”林氏道,“只是以后,这府中之事,我怕是失了以往的力度,没有那让人恭敬的本钱了……”

“可太太到底是太太,就凭林家,也难以让她撼动……”贵嬷嬷道。

“妻以夫为贵,以后老爷他不知道会不会加官进爵,到时候,如母亲所说,只怕我这林家女的身份也不足以支撑所有了……”林氏悲观的道。

“太太……”贵嬷嬷十分不忍。

林氏闭了闭眼睛,道:“先以不变应万变,我在这佛堂之中也做不了什么,你先回去,好好照顾哥儿姐儿,我们的人手还在,只要我在一日,这贱人动不到我的孩子身上……”

“是……”贵嬷嬷心疼的道:“只是太太你一人在此,无人照料,老奴实在心疼……”

“不碍,这生活上的不便不算什么。”林氏道:“心里的苦,才是最让人难受的,还好有佛祖在……”

贵嬷嬷应了一声,不敢大意哥儿和姐儿的事,便忙去了。

林氏又敲起了木鱼,只是沉不下气来,渐渐的开始心烦气躁起来,一怒之下,克制不住就将木鱼砸远了,木鱼发出砰的一声响,佛堂之中又安静下来……

林氏脸上带着怒意,闭了闭眼睛,良久后才跪下对佛祖道:“……佛祖慈悲,信徒是心肠歹毒,但,我不后悔,只要护着我儿我女平安顺遂,信徒死后哪怕堕入阿鼻地狱,也心甘情愿,只是不能饶了那贱人……信徒活着期间,还望佛祖护我儿我女一护,护信徒一护,定要让那贱人和小妖孽付出代价,生不如死……”

回应她的是无声,她怔了一怔,看着佛祖似慈和,也似笑非笑,似嘲笑世人的笑脸,呆呆的跪了下来,匍匐在地,良久不起,啪嗒……眼泪就簌簌的掉下来……

傅大人与兰氏在园子里逛了一逛,直到夜上中梢,两人在园子里吃了些酒,这才回去。

只是兰氏已醉倒,傅大人来亲她,她便不肯,还拍了傅大人的脸一巴掌,傅大人却是笑兮兮的,根本未生气,只是一直闹她。

只是,兰氏今天却铁了心的不肯与他亲热。加上她醉酒,使性儿,他也不好与她生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