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42章 雪柳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98 2015-12-24 01:41:17

  筱竹嘴角扯了扯,却笑着道:“姨娘个性率真,老爷当初不也是因此才喜欢她的吗?姨娘说过,能得老爷宠爱,是她的福气……”

傅大人一怔,看着筱竹,道:“你好好劝劝她,也罢,若叫她失了以前的性子,也就无趣了,让她好好养病,最近公务繁忙,等事情了了,等她病好了,我再去瞧她……”

“是……”筱竹应下。

傅大人一时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便叫她下去。

筱竹出来以后才冷冷一笑,往回走的时候,问了自己安排的几个丫环的线索,才知道傅大人这些日子又得了一个新宠,最近都歇在那里呢。

他夜夜笙歌,她却夜夜伤心。

还口口声声说疼爱,筱竹只觉万分的讽刺。

走到金兰院门口,却被管家拦住了。兰氏听到外面筱竹的说话声,等她进来以后,才道:“刚刚外面是谁?”

“管家,说是有事要请教姨娘,好像是院子里人手的安排,我回绝了,说姨娘病着呢,……”筱竹道。

兰氏一阵沉默,良久后道:“是了,一个管家权,换我不去追究这件事……看来他来找你,也是老爷默认了的。”

“姨娘,你好好休养,这些事就先别想了,不然人何时才能好的起来,你的身体可是哥儿和姐儿的保障和本钱……”筱竹劝道。

“我知道,不过这管家事,我却是非要不可的了……手中没有权力,不去争,又怎么能护着他们……”兰氏喃喃道:“等我好一些,就去找管家……他既给了,为何不要……”

“姨娘想开了就好,只要心病一去,身体自然也就好了……”筱竹知道她伤心,知道这伤口一时好不了,只能拿哥儿姐儿的事来排解她。

兰氏知道,她躺着不是事,她必须得起来,隐藏起身上所有的软肉和伤口,练就铁骨钢筋,假装若无其事,带着笑的面具去面对这后院是非。

林氏,老爷靠不到,只能靠我自己去掰倒你了。

我看老爷能护你几时。我女儿的命,绝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兰氏到底是真的伤心了,一时半会的,竟然缓不过来,所以这身体也是时好时坏,十分的不利落。

筱竹时常宽她的心,兰氏渐渐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说到底,为的不过是为母则强,再强悍的女人,遇到儿女之事,也是心肠变软,再软弱的女子,事关儿女之性命,也会变成会咬人的兔子。

最近傅大人是一点也没往兰氏这里来,但是她这里的赏赐是不缺的,圣人赏下来的药物,一直都堆在金兰院里,跟不要钱似的天天熬着喝,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这傅府又多了许多新来的下人,又重新热闹起来,但其它活下来的下人们的心里的阴影还是未去……

兰氏因为不常出门,自然也是不知道的,只是筱竹到底是听到了一点风声。

她因顾忌着怕兰氏难过,所以一直什么都没说。但兰氏虽然现在伤心过度,一直在调整,但当清醒过后,其实她的智商是够用的,到底是当年青楼中的头牌花魁,智商其实并不低。

兰氏在儿女的陪伴中,以及筱竹的开解中,渐渐的好了起来。而时光也悄然而逝,从初春到盛夏了……

天气说暖就暖了起来,筱竹和兰氏都换上了薄薄的夏衫。

傅倾颜和傅宇恒也长大了不少,傅倾颜如今能依依呀呀的说话了,虽然还是不利落,但是,至少能指手画脚的让筱竹明白她的意思。

“姐儿真是聪慧……”筱竹笑着看着穿着红肚兜在榻上爬来爬去的傅倾颜笑着道。

“早慧一词可不是什么好词,筱竹,以后这话别说了,叮嘱奶娘也别往外说,姐儿和哥儿身边的人,一定要盯紧了,这样的词绝对不能传出去……”兰氏淡淡的道。

筱竹应了一声。是了,早慧一词,其实与妖,与早夭都有关系,怎么想都不是好词。

兰氏低喃道:“我一直心存善良,我没想到,我的善良,竟成了外人伤害我的利器,我对老爷的爱,也变成了他对着我的一把刀,尖利冷酷,铁血无情……”

“姨娘……”筱竹道:“怎么还在想这个?都过去这么久了……”

兰氏闭了闭眼睛,冷笑道:“都三个月过去了,我这病养了三个多月,他竟一点也没来看我……”

筱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这三个月里,一开始她看着兰氏痛不欲生,然后慢慢的到生不如死,再到后来眼神慢慢的一点点的转变,变得冷酷,冷情冷血,那些爱意的光彩,褪去了许多许多……

到了现在的淡然,以及淡淡的恨,有多爱就有多恨吧,若是不恨,又怎么能证明当初爱的那么惨烈。

“只是筱竹,事情过去这么久,我一想还是十分心痛呢,可是一想到我要好起来,站起来,要去与他捧场作戏,我就觉得很可悲……”兰氏低喃道:“我的爱死了,从今以后,我就把他当成当初在青楼中来要我陪着喝酒的普通客人之一,我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痛心了?”

筱竹听的心痛如刀搅,她最清楚,兰氏这三个月来的心情是怎么转变到今天一步步的。

一个温柔善良不欲与人相争的女子,被逼到这种地步,或者说是她自己把自己逼到这种地步。

“姨娘,何必一直不肯放过自己?”筱竹道:“别想了,姨娘,也别总想着自己以往的不堪,现在的不堪,以后,以后……就当自己是个普通的妾室,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妄想和痴念了……”

兰氏苦苦一笑。

“虽然老爷不来,但是这府中现在最大的人,还是你,至少姨娘现在还未失宠,至少这金兰院中用的吃的,都是最好的,姨娘还有哥儿和姐儿,只要有这个依凭,姨娘就还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筱竹道。

“可惜我的心却回不去了……”兰氏轻笑道:“破境难重圆,世间男子皆以为伤了的心能补回来,以为他能对我复宠,我就会像以前一样,可惜了……”

她讽刺一笑,道:“我还未失宠,真该庆幸我有这美貌,才未失宠。到了今天,也许我也该调整心情,真的恢复到以往的样子,去复宠了……”

“姨娘不必这么逼迫自己,先缓些日子,等心情好一些再说……”筱竹道:“姨娘许久未见太阳,不如出去吹吹风,等心情好了,自然也就能……”逢场作戏了。

筱竹说不下去,只觉得世间之事太过残忍。

“也好,去吧……”兰氏轻笑道,眼眸底下深埋着的,却是带着一点看开后的淡淡的冷酷和嘲讽。

兰氏叫进来奶娘和几个看护孩子的丫头,道:“我出去逛逛园子,你们看顾好姐儿和哥儿,但凡他们有一点伤了哭了,我会要了你们的命……”

她的语气淡淡的,但是却令奶娘战战兢兢,唯唯诺诺的应下了。

那些死去之人的阴影还未淡去,她们哪里敢轻忽。

“走吧……”兰氏低声笑着道。

筱竹便拿了扑扇跟在了兰氏的身后。

兰氏虽然还在病着,一直在病着,但是,她生病期间,已经与筱竹一起将金兰院给治的与铁桶一般,早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所以她现在在金兰院中的权威是渐渐日盛,而金兰院中发生的事也传不出去,外人想要进来打扰,也不大可能。

一个女人的蜕变是强烈的。

傅倾颜微闭上眼睛,心情有些说不出的复杂。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娘亲这一世认清了现实,可却也不快乐了。

这说不上是好事坏事。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悲伤,没想到兰氏经过三个月也渐渐的撑过来了。

好样的,清醒着生,总比糊涂着死好。虽然清醒那么残酷,但傅倾颜想要娘亲活个明白,尽管,快乐一点一点的被剥去了。虽然这些不过是虚妄的快乐……

傅倾颜庆幸的同时,也微微有些同情娘亲。心疼娘亲。

兰氏一走,院子里的人皆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奶娘也不敢多话,一直细心的带着两个娃娃。

傅宇恒在院子里玩蹴鞠,几个丫头陪着他护着他,十足的小心谨慎。

傅倾颜听着声音,微微一乐,看着奶娘小心的守着自己,一面在做针线,却不敢大意的表情,暗忖,这一世,总算有一个安稳。这金兰院中,果然与铁桶一般了。

她放心的倒下来,躺着举着自己的小手细看。

手心里到底有着什么秘密?自从上次那个泡泡突然出现之后,就再也没有反应了……

傅倾颜微微有些疑惑,她知道自己急不来,这种事是一点也急不来的,也许要等她长大了才知道。算了,她现在还是婴儿,倒不急着证明些什么。

此时太阳还不是太烈,但是兰氏许久未见阳光的苍白的脸,太阳一晒,就更显苍白了。

她走了几步就有点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犹如生病了的西子,光看着就惹人怜。

但是兰氏就有点厌恶这虚弱的身体,白着脸道:“筱竹扶我一扶,到亭子里去歇一歇吧……”

筱竹看她脸色很差,忙扶她去了。

兰氏吹着夏天的微风,轻笑道:“这风略过耳边也很温暖,真好……”

筱竹笑着点了点头,道:“确实很暖和的风……”

她又去叫了园子里洒打的丫头去拿了些果子过来,初夏时节,正是葡萄和石榴都上市的时候,筱竹便细细的给她剥了青皮石榴,放到青瓷碗中给她吃。

兰氏吃了几口,道:“有点酸,但是很开胃……”

筱竹难得看她心情这样好,便笑着道:“那就多吃一点,姨娘惯常喝的药比吃的果子和饭还多。只是是药三分毒,哪里及得上这些果子呢,姨娘以后可要振作起来,再好好的把药给断了才是正理,一个正常人哪能天天把药当饭的吃着,没病也得吃出毛病来,虽说都是御药,但是,吃久了也是不好的……”

“你这丫头越发啰嗦了……”兰氏轻笑着道。

两人自得其乐,也没有人来打扰她们,但是总有不识相的非要上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