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4章 觉醒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24 2015-12-16 01:39:49

  她一咬牙,扑嗵一声也跪了下来,磕头流泪道:“老爷,今日姐儿有此灾,也是府中下人们的轻慢所致啊,老爷,就连姨娘这一次大病,也是因为此……”

傅大人吃了一惊,看着呆呆傻傻的兰氏,心痛如刀搅一般,道:“……说,这是怎么回事?”

“前几日,姨娘抱着姐儿去园子中看花,趁着天色好,就在假山后坐了一会,就听到府中的下人们到处在议论说姨娘是狐媚子,姐儿也是,说她小小年纪就有了红颜祸水的样子,以后必定活不长,是短命鬼,而且,说什么天妒红颜,红颜薄命,说倾颜这名字是诅咒……”

筱竹哭肿了眼睛,道:“说是有什么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当时奴婢气不过,想要冲出去与她们争论,可是姨娘不肯,姨娘的心性实在太过坚忍,更怕生事,怕人说她跋扈,可是她又心高气傲,更为姐儿难过,一回来就大病一场,姨娘此次生病,缘由也是由此而来……”

傅大人腾的就站了起来,道:“……为何不早说,兰儿竟受此委屈……”

“老爷,姨娘不让说啊……”筱竹哭道:“哪知道这一次姐儿就……若早知如此,哪怕奴婢拼了命也要告诉老爷,也要教训教训这些下人,她们全都阳奉阴违,见老爷如此宠姐儿和姨娘,就心有不甘,积毁销骨,更说是姐儿和姨娘逼走了太太和锦姑娘……”

筱竹大哭起来,道:“姨娘到底是妾,想着忍下便罢了,但哪知道她们,她们竟然如此轻慢姐儿,出了这等大事,这一次事发我们才知道,若是私底下,不知道姐儿又受了多少委屈……”

傅大人一听,心如刀搅,疼的发慌,抱着兰氏道:“……兰儿,兰儿,你如此傻,怎么不肯告诉我?”

筱竹没说这一次是太太做主,但心下明白,铁定是林氏下得手。只能往林氏的下人们身上引。

她能想到的,傅大人又何尝想不到,不过他也没有贸然就提,怒道:“这些下人们反了天,给我查,狠狠得查,这一次,不管谁的脸色,都不用顾,若是查到谁对姐儿下了手,谁编排了这些话,全部赶出府去,永不进府。”

底下有人应了,已经匆匆的出去,封索了大门,彻查起来,一个下人也不放过。

筱竹深知,自己这一次已将这府中所有人都得罪了,她不怕,她只愿经此一次,姨娘能立得起来,能懂得反击。而姐儿,也一定要平安无事……

她担忧的看着兰氏,她知道,万一姐儿有事,兰氏一定会自责的恨不得毁了她自己……

上天保佑,万一姐儿有事,以后兰氏一出事,只怕只剩哥儿一个,以后还是要死在林氏手中。

傅大人一面安慰着兰氏,一面焦急如焚的等着。

良久后,才有副将进来报道:“回禀大人,府中到处都找遍了,没有找到姑娘的下落,现在正在安排人排查园子的角角落落,以及在盘查进出府的人等……”

兰氏一听就撑不住了,整个人眼前一黑就倒地不起。

“兰儿……”傅大人忙将她抱了进去躺下,又忙道:“快去请太医,继续找,给我把府中翻出来,也要给我找一找,尤其是……”

傅大人像是想到什么,心中一痛道:“尤其是新翻过的土,还有水中,都不能放过,全部给我找出来。”

这么久未见,只怕他的女儿是凶多吉少了。

“是……”副将退下,又带着人去了。

傅大人心痛如刀搅,也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他最疼的女儿,虽刚出生四个月,却是他最疼的孩子,投放感情最深的孩子,没想到,没想到,真的有缘无份吗?

想到筱竹说的底下人对她的诅咒,什么短命鬼的话语,顿觉心中大怒不已,对院子里跪了一地在求饶的人也是心烦不已,怒道:“……打死了没有,打死了都拖出去乱葬岗,不许收尸……”

他咬牙道:“没死的给我关进地牢,等我找到姐儿,亲自审问……”

有人应声去了,外面的人声终于安静下来。正有下人正在冲洗被血浸透的地面。

傅大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是身边的丫头看他走路不稳,扶了他一把,他才没有倒下来。

傅大人匆匆走进内室,看着兰氏灰败的脸色,心中也是难受不已。

外面天色已经黑尽了。

到了此时,他却再也不能说出什么姐儿一定还活着的话。

傅大人也在深深的自责之中,是他没用,才让府中下人如此欺辱心爱的女子和他最疼爱的女儿。

如此诽谤,女儿又遭此大祸。

筱竹心急如焚,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的心也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外面有人回道:“……太医来了。”

“快,快请进来……”傅大人急道。

太医进来了,一看又是傅大人宠妾出了事,也不多问,与傅大人见了礼,便上前来切脉。

良久后才道:“大人,你这位爱妾忧思过重,伤心过度,只怕身子骨以后要受损,她刚出月子不久,本来休养就不大好,身子骨也瘦弱,又经大悲过度……”

太医道:“切记大悲大喜,以后再用心调养,也许还不会有事,只是再这样下去,于寿命实在有碍……”

傅大人悲上心头,道:“不瞒太医说,我和她也不想这样,只是,我们的女儿在府中失踪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太医知道肯定涉及秘辛,也不多问,只道:“大人也要保重身体,我开一副方子,定要小心调养,不能再如此了。本来就有病在身,再这样下去,实在是短寿之像……”

傅大人如遭雷击,看着兰氏,自责的说不出话来。

太医见他悲伤的握起了爱妾的手,便避开了去,走到外间去写方子。又递给了筱竹道:“以后不能再吹风,养病期间,尤其不能,春风极寒,要小心……”

筱竹点点头,见太医要走,又跪了下来道:“太医请留步……”

太医一怔道:“是否还有别的病人需要诊治?”

“太医,我家姐儿失踪了,肯定在这府中,哪怕,哪怕……”筱竹哭道:“万一还有一线生机,到时又要烦请太医,不如请太医在隔壁休息一会,奴婢不敢放下希望,万一找到姐儿,还请太医救姐儿回来……奴婢实在是不想放下希望,若是姐儿出事,我们家姨娘,怕是要去掉半条命……求太医仁慈,且留一留吧……”

太医看她情真意切一心为主,心下也有点松动,他叹了一口气道:“也罢,今日也晚了,不如我在府上借宿一宿,烦请姑娘给在下找一个空房间……”

筱竹心中感激,磕了一个头道:“谢太医,谢太医慈悲……”

太医虚扶了一把,便跟着筱竹出来了。只是他心下暗想,如此深夜,一个孩子在府中失踪,到哪儿找去。只怕找到也没命了。

这丫头倒是忠心。这后宅阴私,果真是比毒药还要厉害的东西,奇毒无比。连几个月的婴儿也要遭殃啊……

不过太医并不敢好奇,这种事看的多了,也就麻木了。只是暗叹傅大人看上去英明无比,没料到这后宅之中,也是一团乱。果然男人都是不合适后宅之事的。

此时傅倾颜在水中良久,月上中梢之时,篮子已经从水下冒了上来。

她正在做梦,浑浑噩噩的噩梦。

她梦见自己这一世竟然一直在步上一世的后尘,在梦中又急又怒,却无法清醒过来,那种愤怒,让她恍然间明白,如果不冲出这梦境,她就在这梦境里永不超生。

而破梦的唯一办法便是,破,立。

重生一世,便是她的梦境,如果这一世,她不能破立的话,一切都不过是前世的重复。

不,她不要永远生活在这梦魇之中。

此时副将带着兵已将后花园翻了个遍,却最终一无所获,查遍了今天出府的记录,也排除了这个可能,那么现在只剩下唯一的一个可能,那就是,那孩子还在府中。

副将看到了那片最大的池塘,道:“……去找,一个水渠都不能放过,会潜水的全部都下去找……”

他心中发沉,道:“若是再找不到,只怕大人他心急如焚,要拆了傅府了,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众人点头,分成小队,一队一队的开始去排查。

“副将大人,远处荷花丛中有一个竹篮?”一个士兵报道。

腾……

副将站了起来,道:“快,去看看,是什么……”

早有人扎了几个猛子过去了,将竹篮掀开看了,又惊又喜,又小心的看了看她的呼吸,才道:“大人,是府中小姐,还有一点微弱的呼吸,只是她身上冰凉,棉被都湿透了,只怕不一定能保得住命,也不知在水中泡了多久,河水冰凉,她这么小,一场春寒都能要了她的命……”

“保不住也要保,快去通知傅大人……”副将吩咐道。

有人已经匆匆跑了出去。

翻天覆地只为找这么一个婴儿,可见这孩子在傅大人心中有多重了。

竹篮还神奇的浮在水面之上,而婴儿的头的那一边竹篮翘起着,所以才没有淹到脑袋,但身子的其它部位,全部都在水下,一直浸泡于水中,冰凉冰凉。虽命大没死,但是这样浸泡了许久,只怕也是保不住命的……

副将叹了一口气,将竹篮给拎了上来,匆匆的找来棉被,将婴儿转移到了这棉被之中,然后裹了起来。

此时傅大人早已经心急如焚了,看着兰氏沉睡不醒,就又走了出来,到处寻问过程。

筱竹此时端了药进来,现在已经是深夜,她将药放在一边,低声道:“姨娘,起来喝药吧?”

其实兰氏早醒了,她只是不想睁开眼睛,听到筱竹的声音,便睁开了眼睛,只是那眼神中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