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0章 赏花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92 2015-12-12 01:41:15

  林氏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她,大丫头抬起头就看到林氏恶狠狠的吃人眼神,想到那几个奶娘的下场,整个人都再也反应不过来了……

“贱胚子,一个个的全心大了,竟然敢如此教唆哥儿姐儿……”林氏震怒,恨的咬牙切齿,对此更加的不能容忍,整个人像是抓狂了的恐龙。

她上前也顾不得什么,心中的愤怒,让她根本控制不住,上前狠狠的掴了一巴掌大丫头,大丫头被打翻匍匐在地,脸已肿了……

“来人……”林氏发狠道:“给她拖下去,重重的处罚,佛门不能见血,还不能冲撞了锦姐儿,给我……将她发卖出去,远远的,再也不要见到这小贱人……”

大丫头吓的浑身发抖,道:“太太饶命,太太饶命……”

林老太太道:“给我堵上她的嘴,吵醒了姐儿看她拿什么赔,贱东西……”

大丫头很快就被拖下去了,众丫头是大气也不敢出,走路都恨不得变成猫,一个个全吓的不轻。

林氏筋疲力尽的瘫软在椅子上,道:“母亲……”

林老太太让新奶娘将焞哥儿带出去歇着,才道:“……别生气了,多想无益,以后多多注意才是……”

“母亲,我即使处罚了奶娘和大丫头……”林氏道:“经此一事,焞哥儿和锦姐儿的性子也扭不回来了,母亲,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好恨好恨啊,恨兰氏,更恨那个贱男人……”

林老太太一把捂住她的嘴道:“……话可不能乱说。”

“我就要说……”林氏的恨已经积累到一个要爆发的程度,拉开林老太太的手,撕心裂肺的道:“……全是他害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若不是他三心两意,见异思迁,我的焞哥儿和锦姐儿又怎么会,又怎么会……呜呜,我也不好……我早该发现这些奶娘和大丫头心大了的,一个个的竟全是有算计的,竟然私底下这么教唆我的儿女……我恨不得将她们全给打死……母亲,我好恨好恨……可是最恨的竟是我自己……是我没用啊……”

“该恨我,该恨我……”林老太太哭道:“……我的菀儿啊,你与娘一样命不好……”

母女俩抱头痛哭。

“哥儿的性子一定能扭得回来,一定会的……”林老太太道:“我给你想办法……”

林氏拼命点头,道:“……还有那个小妖孽,一定要动手收拾了……”

林氏发狠道:“我一定不会原谅她们,一定不会,那个小妖孽,我留她不得,她该死,一出生就害得我儿女至此。还让焞儿面对如此残酷。”

林氏低喃道:“他是哥儿,他怎么能知道这些后宅肮脏之事,他希望他以后立于广阔天地之中,一个男子,绝不可困于后宅,我发誓……”

她的眸中带着的全是阴狠之色,道:“我会护着他,帮他处理一切,让他的眼界和心胸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一样出色。母亲……”

“会的,焞儿的性子一定能扭得回来,他还小呢……”林老太太道。

“就是因为他太小,我才害怕……”林氏想到傅宇焞与自己说话时的眼神和冷静的那种表情语气,心中更痛。

“别怕,还有母亲在,还有我们林府在……”林老太太道:“我们齐力守护他们,还不信斗不过一个无权无势的小贱人。”

“嗯。”林氏闭了闭眼睛,脸色有点苍白,道:“还有锦儿,如今也已到了记事的年纪,我真怕她会难过,会悲伤,不可自抑,一想起来,就心痛如刀搅一样,撑也撑不住……”

“我知道你恨……”林老太太凑近她的耳朵前悄声的说了一些话,林氏连连点头。

“我知道你恨,但越是恨,越不能失态,越要理智……”林老太太道:“这一次,定要一击必成。否则,就继续忍。菀儿,你能做到吗?”

林氏拼命的点了点头,咬牙道:“忍不住也要忍,我记住了,母亲,这一次,我一定会忍耐下来,绝不会失去理智……”

“好孩子,苦了你了……”林老太太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我就知道,我们母女俩一同出手,绝不至于落空,你放心……”

林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道:“这一次,有她那个小妖孽受的,那个小贱人不怕什么,那个小妖孽却是一定要除去的,为了她,你家老爷竟连锦儿和焞哥儿也不顾了,也不知是什么东西转世前来祸害人的……”

林氏的眸中闪过深深的恨意,点了点头,完美的计划,已上心头。计较良久,才慢慢的丰满,万无一失起来。

商量定了,便一一的安排下去。

她又走到傅绵锦的床前,低喃道:“……锦儿,且看娘亲替你报仇。娘亲发誓,以后定不教这小妖孽拦了你的路。那小妖孽,她也配。”

林氏咬着牙,看着女儿红通通的小脸,脸上还微有一些热度的样子,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越是疼女儿,眸中闪过的光就越深恨,心中的念头也就越恶毒。

她不配伤害锦儿,超越锦儿。

林氏绝不肯让这种事发生。

她的女儿是傅府的嫡女,风头也绝不能让小妖孽给超了去。

林老太太低喃道:“锦姐儿姿容是不差的,那小妖孽一死,也就无人能出其右了。若是她在,只怕锦姐儿一辈子都出不了头。”

林氏点了点头。

静安寺的日子总是极清静的,过了几日,傅绵锦就醒了,只是身子骨依旧有些弱。

林氏托了信给了傅府让傅大人心安,傅大人收到信后,就松了一口气,看姐儿身子骨不好,便让她与其母且在寺中多住些日子,自然是依了林氏的言。林氏收到信后,冷笑了一声,她不回去,只怕他更是求之不得,天天与那贱人厮混了,还无人阻拦,并且无人碍他们的眼。

林氏心中冷笑不已,自此便安心的在静安寺中住了下来。

傅府那边也无人催。

傅府的日子,似乎也极为安定下来。府中兰氏独宠,后院诸人,无人出其右。兰氏坐完了月子,身子骨也还是柔弱的很,傅大人心疼,便一直让她将养着。并不肯让她劳累。

兰氏心中甜密,但心中却始终存了一件事,傅大人不在府中之时,她心里总是慌慌的。

筱竹看她心不在焉,闷闷不乐,便低声道:“姨娘怎么了?”

兰氏低喃道:“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慌慌的,太太不在,我这心里堵得慌,太太在的时候,我还安心一些,可是现在却……我总觉得太太一不在,心里就难受不已,浑身不自在……”

“就像是姨娘将她挤出了侯府似的?”筱竹低声道。

兰氏脸色一变,心中大骇,道:“这,这……”

“姨娘心里就是因此才这样难受吧?”筱竹道:“也难怪姨娘会如此想,就连下人们和别府中人也都这样想,太太这一举,可不就是将姨娘立于这种境地里了……”

“筱竹,不要编排太太的不是……”兰氏道:“说到底这件事是我们的错,让锦儿遭了大罪,太太怨我是应该的,都是我的错,才让太太心灰去静安寺不肯回来……”

“我想来想去,都觉得,太太此举,怕是对老爷心灰了,才躲着不肯回来……”兰氏低喃道。

“姨娘糊涂……”筱竹道:“太太是大户人家养出来的嫡女,姨娘想事情未免太简单,姨娘真以为太太还会与姨娘一样,只将情爱放在首位吗?太太此举,怕是有更深的意图,光这一点,将姨娘立于不敬嫡母的份上,就已是高招,姨娘啊……”

筱竹叹了一口气,道:“你可知现在下人们是怎么说你的吗,怎么说傅大人的吗,怎么说颜姐儿的吗?”

兰氏脸色一变,道:“这件事怎么还扯到姐儿身上了,她还那么小,抱怨我几句不算什么,可是姐儿她还什么都不懂啊……”

“府中下人还是轻的,官场之上,后宅之中的夫人们也不知怎么说你和老爷……”筱竹忧心忡忡,道:“这些日子以来,太安静了,安静的不光姨娘心里发慌,就是我心里也是狠狠的发着慌,太压抑了,姨娘,我总觉得不会有好事发生,太太她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姨娘最近可要打起精神,小心为妙,太太从来都不是善茬,她不会吃亏真的就这么罢了的……”

“筱竹,你对太太她怎么这么的不敬……”兰氏低叹道:“你这样,可就是为我们姐妹俩惹祸了……”

“这话也只有对姨娘说说罢了……”筱竹道:“姨娘也太软弱了,说的好听叫善良,说的难听,就叫软弱。只怕姨娘要吃一次亏才知道,只是,这种亏也不知道姨娘能不能吃得起,这后宅之中,美人无数,多少人,跌了一次,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兰氏听了心中一紧,手也握的紧了,脸色微微发白。

“你这丫头,总是吓我,老爷他不会的……”兰氏摇摇头道:“我信老爷……”

筱竹看她这样,真是无话可说了,干脆闭口不言。

躺在一边的傅倾颜心中早已经急的不行了,可惜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帮不了什么,只能发出哦哦的声音。

“姐儿醒了……”兰氏一喜,放下手中的梳子,走到床边将她抱了起来,道:“可是饿了,快将奶娘给叫进来……”

筱竹听了便忙去了,奶娘一会儿便进来了,行了礼后,便将姐儿给喂饱了。

兰氏看姐儿吃的还算好,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姐儿最近稍长了一些,变壮实了……”

奶娘奉承的笑着道:“姐儿可是老爷的骨血,老爷铁骨铮铮,姐儿的身子肯定是壮实,这便是武将血脉的好处了,姐儿这么像老爷,也难怪老爷对姐儿这般的好。”

“说的是,老爷是朝廷得用武将,身子骨是没得说的……”兰氏见女儿吃饱了,便又小心的抱了过来,捧在怀里哄着,低喃道:“我不求姐儿旁的什么,只求她平平安安,身体顺顺遂遂,不生病就好了,与老爷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