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26章 害人精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84 2015-12-08 01:43:28

  受宠,是好,也是不好。但傅倾颜却并不后悔。既然做了,斗便是,她只是郁闷的是自己现在太小,没什么战斗力,帮不上娘亲。

还好兰氏身边有一个明白事理的丫头筱竹。

只是记得她前世并未活得太久,这一生,也不知会不会提前被林氏给收拾掉,万一她一死,兰氏可怎么办?

傅倾颜内心焦急如焚,没想到现在争斗,就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可她现在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唯一能做的只是卖萌撒娇,惹傅大人心疼。

快点长大才好。

但只怕林氏,是绝不可能再让她长大了。她刚刚也看到了林氏眼中的杀机。

听着院子里的声音,傅倾颜再着急,她的身体却还是撑不住的,不一会就沉入了梦乡。

哭了那么久,加上担心自己的脸,早疲惫不堪,就沉沉睡过去了,只是梦中却依然还是噩梦连连,睡也睡不安稳。

院子里林氏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人,在一个妾氏的院子里被老爷审,心里一时间竟然一点怨恨也没有了。

她现在想不到面子的问题,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她要弄死这对母女。

林氏抱着锦姐儿坐到了椅子上,林老太太也坐在她身边,看着底下跪了一大片在发着抖的奶娘和丫头等人。

傅大人十分愤怒,却悠然的坐在椅子上,自有一份不怒自威的架势。他一开始并没有说话,只是喝着茶,淡淡的道:“谁先说实话,我就饶他一命,谁敢一派胡言,立即打死,来人,上家法……”

底下的人已经抖如筛糠,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锦姐儿的奶娘已经屁滚尿流,丑态百出了……

傅大人是武官,家里也是有兵的,只是都在前院,如今处理家事,竟然都叫了前院的兵过来,吓的一众人是大气也不敢出。傅大人真正发威的时候,是真的很可怕。

林氏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后院之事,竟劳动前院之手。她这个主母,被立于何地呢?

林氏讽刺一笑,紧紧的搂着吓坏了的女儿。

明明都是女儿,一个受了惊后被他亲手哄睡了,另一个虽是嫡出,却还要与下人一样被吓的连哭也不敢哭,看着女儿受惊吓的表情,抖着的样子,叫林氏还怎么能放过那对贱人母女……

还有傅大人,她好恨,恨自己竟嫁了个这样的夫君。

偏心偏到了狗肚子里去了。

“说不说?”傅大人怒道。

此时,兰氏出来了,脸色也不大好,却强挤着笑道:“老爷,这件事就算了吧,想必也是不小心,姑娘还小,肯定不是故意的,这么小的姑娘,她懂什么呢?老爷别生气了,姑娘今天也受了惊吓,老爷当好生安慰才是……”

林氏狠狠的剜了一眼兰氏,叫她好心。

她说的这些话,分明让林氏感觉自己又被打了脸一样的愤怒。

傅大人却哪肯罢休,道:“兰儿,你好生歇着,这些事你不懂,锦姐儿这么小的年纪,若不是有人教唆,她怎么会知道拿针扎人,这些奴才一个个的全都无法无天,不好好管束,以后还不知会做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情。这事你别管了,去屋里歇着吧……”

兰氏见劝不住,又见林氏和林老太太眼神不善,也不敢再刷存在感,更不敢再劝说了,更不敢走,只能站到了傅大人身后。

她如今是真的怎么样都不是人了,这得罪人,是得罪定了的。

想逃都逃不了。

“瞧她能的样儿……”林老太太冷笑一声道。

她抿了一口茶,也懒得再看兰氏,低声对坐在一边的林氏道:“为这么个东西,你也别生气,不过是楼里出来的货色,值当吗?以后收拾了便是,今日是他的心头好,明日可说不定了,她若死了,他顶多难过个三五日,有了好的,哪还记得这么个东西?菀儿,拿出大家气度来,别忘了你是主母,可别为了这么个东西,失了大家的气度……”

林氏这才恨恨的收回目光,坐直了身体,正视前方,只是眼神依旧如能吃人似的,盯向了底下的几个奶娘。

她淡淡的道:“说不说?到底是谁给了锦姐儿针,若是不老实说,别说老爷今儿个不饶你们,便是我,今日也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底下人一抖,跪在地上,面无人色,忙求饶道:“……老爷,太太,饶命啊,饶命啊……”

“说不说?”傅大人气笑了,道:“光求饶,就是不说是吗?”

他眼神一厉,冷笑道:“来人,给我上刑,等到她们老实开口了才行?一个个的不见棺材不见泪……”

底下的人哪里敢说啊,哪怕是硬撑着也是咬紧了牙关。

众人竟都被拖了下去,就地开始杖打起来,锦姐儿立即吓的哭了。林氏忙遮住她的眼睛……

“奶娘……呜呜,奶娘……”傅绵锦哭道:“不要打奶娘,不要打奶娘……”

“小姐……”她的奶娘白着脸不甘心,道:“……老爷,我说,我说……锦姐儿身上是万万不敢放针的,奴婢们身上也不可能带针给姑娘啊,万一伤着了姑娘怎么办?今天小姐和哥儿一道过来,奴婢们就在旁边看着她们玩,也许是……也许是姐儿不知从屋子里哪一处摸出一根针也不一定呢?是奴婢们疏忽了,请老爷责罚……”

傅大人竟然笑了,看着她没说话。

林氏也怒了,道:“……你是说这针是兰姨娘给的?兰姨娘还会给针给锦姐儿让她去戳她女儿的脸?你若再敢有半句胡言,我便让人马上将你乱棍打死……”

“奴婢不敢啊,太太……”奶娘哭道:“……或者是哪一个丫头子不当心,给了针给锦姐儿呢,老爷,太太,此事不一定全与我们有关呐,说不定,姨娘屋里的丫头也要审问才是,她们也都拖不了干系……”

兰氏白着脸后退一步,果然就莫名的被拖下了水。她一时有点懵,没反应过来……只呆住了,看着底下跪着的奶娘。

筱竹立即咬牙不止,看兰姨娘发呆,忙扑嗵一声就跪倒了下来,道:“老爷,太太,奴婢们万不敢在姐儿身边放针的,奶娘如此说,真是冤死了奴婢们,当时屋子里只奴婢一人在,姨娘还未曾醒,小姐进来说要看姐儿,奴婢当时也并未在意,哪知道……是奴婢照看不周,害了两位姐儿,是奴婢的错,可是这事却不能由着妈妈把事情推到姨娘身上啊,这事与姨娘没有半分干系,请老爷和太太明察……”

兰氏没料到这脏水竟然还是泼向了自己,她反应过来,也跪了下来,道:“……老爷,太太,自妾身月子过后,屋子里就一直是没有针线活计的,丫头们也没有,因生了姐儿,因此万分的注意,这针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妾身也不知啊。若说是妾身院子里的,可不是冤死了吗?妾身也万不敢去教唆姑娘去戳自己的女儿的脸,脸面是女儿家一辈子的事情,妾身便是再心狠,也是不敢拿这种事开玩笑的,老爷,太太,可万要明查……”

傅大人忙扶了她起来,道:“……我知道不是你,别怕。”

林氏面无表情,没说话。

“还不说实话?”傅大人看兰氏和筱竹退到一边去了,才怒道:“满口谎言,竟还敢掰扯上姨娘,你心倒是不小,到了此时,竟然还敢陷害别人。来人,给我继续打,打到她招为止,我看与这个老虔婆脱不了干系……”

“是……”

奶娘大叫,却还是被人给拖了下去,好一顿毒打。

哭的撕心裂肺的,傅绵锦就有点撑不住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哭的林氏心肝都疼了。她却从林氏的手中滑了下来,道:“……父亲,我都说,你别打了,我都说……”

傅大人一怔,林氏也是万分心疼,上前一步道:“锦儿……别怕……”

林氏想要上前,林老太太却扯住了她的手,道:“童言无忌,说开了也好,不然这事还是要算到你头上……”

林氏额上的青筋直跳,手都在抖。

“早点让锦姐儿认识到这残酷,也是好事……”林老太太坚毅的道。

林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前方,目光有一瞬间呆滞,眼神痛苦,她心疼女儿,锦姐儿现在才不到三岁啊……

都是那个贱人,都是因为那个贱人……

林氏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心中恨的咬牙切齿,又是心痛万分,偏偏面上却还要强作镇定,装作没什么事的样子。

傅大人看着傅绵锦哭成了这样,心中也有点内疚和自责,伸出手来道:“到父亲这儿来……乖……”

傅绵锦犹豫了一下,战战兢兢的站过去了。

傅大人抓住她的手,轻声哄道:“……告诉父亲,你为何要扎妹妹?”

傅绵锦微微一怔,道:“妹妹?奶娘说她不是妹妹,是贱种,不是我妹妹,哥哥也说,她是敌人,不是妹妹……”

傅大人心中仿佛升起了无数的火气,腾的就在耳朵里炸开了,他拼命的克制住自己,才没有立即就发火。

就连林氏都忍不住将身子绷的越来越紧,她紧紧的看着女儿,攥紧了手上的帕子。

“针是哪儿来的?谁给你的?”傅大人柔声问道。

傅绵锦哭着道:“奶娘给的,给我绣布娃娃的……”

傅绵锦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底下的人都给呆了呆,一阵目瞪口呆,鬼哭狼嚎。

“老爷,太太,饶命啊,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傅大人哪里肯理,只道:“为什么突然要扎妹妹的脸?”

傅绵锦哭着道:“……奶娘说扎花了她的脸,她就不会来害人了,她是害人精,跟她娘一样是贱种,狐狸精,长大了是会害人的东西……”

傅绵锦这话像投入沸油中的水,哗的一声就炸开了。林氏气的狠了,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忍不住拿起手上的茶杯,狠狠的朝她奶娘身上劈头盖脸的就给砸了过去,怒道:“……老贱胚,竟敢教姐儿这些歪理?谁给你的胆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