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22章 林老太太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2984 2015-12-04 11:58:40

  这个男人,从她这里没有得到任何东西,却愿意为她放弃一切,只要她的心。

而她深爱的交出一切的男人,却不信她,利用她,丢弃她,嘴上说着甜言蜜语的话,只不过是想要无条件利用她的把戏。

想一想,真是讽刺。

当年,傅绵锦又为了争得帝宠,处处陷害,那时的萧若宸心里究竟有没有迟疑过呢?

呵,想这些都没有意义了,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萧若宸,好恨你。

这样的你,根本不配说爱我。

她前世爱上的就是这么一头虎狼之辈,她的心里满是悔恨,对萧若宸的恨,对萧沛的悔。

是她太蠢太笨了,才会真的去勾引太子,她那时候在想什么呢?赌?到最后还是输得一干二净。

原以为也能得到同样的真心。结果,还不是得到的只是驴肝肺。

真是好蠢好笨,连她自己想着都觉得自己实在蠢笨如斯。

听到母亲这样的声音,她终于明白,傅大人是真真正正的爱过母亲的,也许不是全心全意,但至少有半分的真心实意。

傅倾颜突然明白,前世的自己在床上有多乏味。总让萧若宸不能尽兴,怪不得他心中全无感情。

再美又如何,还不是木头美人一个?

前生的她,步步小心,只因活的太过压抑,太小心翼翼,到最后,输了所有。矜持又有什么用,别人认定你低贱,你再矜持,在对方心里还是低贱。

傅倾颜自嘲的笑了笑,这一世,她要放开自己,做今生的祸国妖姬,既然无法脱身,不如就搅个天翻地覆。

她要活的精彩,报复的惬意,做最真实的自己。

傅倾颜已经下定决心。而她现在尚不知自己,她天生的娇媚,加上骨子里的天真全然释放之时,会爆发出怎样惊人的美,令人如痴如醉。

兰氏无力轻轻的嗯了一声,两人窃窃私语不已。

傅倾颜无语不已,只怨自己耳朵太好,听到了这些,真是让耳朵有点无奈。

男人果真是下半身动物,这种时候自然说爱,到了不爱的时候,自然就不会这么说了。

好现实,也很残酷。

傅倾颜认真的想了想,以后要是与母亲学这些媚人之术,不知母亲会不会惊的倒过去。

她叹了一口气,前世的自己真是蠢啊,竟然这么放不开,看看这名义上的爹的丑态,就知道男人有多在乎这房里的事的质量了。

傅倾颜真是郁闷不已,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无论如何,她都想快点长大。

而傅大人和兰氏有没有再折腾,她是不知道的了……

第二天一早傅大人便去上朝了,走之前没有让兰氏起身,温柔万分的道:“乖,今天累了就好好歇一歇,我走了……”

兰氏点点头,红着脸看她出去了。傅大人脚步轻盈的离开。

兰氏也睡不着了,干脆坐了起来,筱竹打了水进来,看着这被子上,床单上的满是狼藉的样子,脸上微有怒色,低声道:“姨娘怎么也跟着老爷胡闹?这月子还没做完……”

兰氏红了脸,道:“没有真正……”说着便说不下去了。

筱竹叹了一口气道:“姨娘就是心太软,老爷一求,你就应了,姨娘,你要知道,男人还是吃不到嘴的香些,拒绝几次,才好呢……”

“可是老爷确实是馋的很了……”兰氏低声道。

筱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罢了,姨娘这性子,我也知道,好歹我也是跟着姨娘一起从那儿进府的,这种事我也知晓,这事做多了,对身子有碍的,况且你还未做完月子,姨娘再心软也得为自个儿想一想,况且,这事要传到那一位耳朵里,也不知会出什么祸端……”

兰氏红了脸,不再说话了。

筱竹知道她这性子,说多了也没用的很,只得作罢。

傅倾颜正好醒了,听到这一番话,暗叹这丫头是个极忠心的。

“罢了,姨娘让我看看下面,也洗漱一下,擦一下身,现在天冷,等日头起来了,再洗个澡罢,免得着凉了,现在可也不能马虎……”筱竹无奈的道。

兰氏点了点头,光着身子出来了,筱竹看她满身满腿痕迹,暗咒一声胡闹,暗骂一声老爷到底只顾自己,不知心疼人的。

她低着头帮着兰氏清理了,将被子床单换下来了,又催兰氏去休息。

兰氏躺到床上,道:“看看颜姐儿可醒了?可尿了,饿不饿,饿了抱去给奶娘……”

筱竹应了一声,走过来笑着道:“原来姐儿醒了呢,竟也不吱声,真是个体贴人的,姨娘有福气的很……”

兰氏一笑,筱竹抱了她过来,两人一起给她换了尿片,又拢严实了被子,道:“送去给奶娘喂饱了。别饿着。”

“唉……”筱竹应了一声,喜色的出来了。

一出来,傅倾颜才松了一口气,这屋子里的味道可真难闻,一出来,她才觉得像活过来了似的。

而此时,这事哪里能瞒得住林氏,林氏一起来就听到人来回复,气的就摔了手边的玉瓷瓶。

她的脸上全是阴鸷,眼神中带着阴狠之色,面色阴沉,似暴风雨的前夕。下人们大气也不敢出,一个个全低着头。

“这个狐媚子,做月子间也不安份……”贵嬷嬷也是气着了,怒极竟然反笑。

“真是反了,不得了的兰氏……”林氏也气笑了,道:“这后院里多少通房丫头和女人,老爷在她有身子的时候去她那儿也就罢了,竟然连月子里还敢勾引老爷,不要脸的下作东西……”

“太太……”贵嬷嬷朝林氏使了个眼色。林氏没说话,等气消了以后,才坐定了。

摔坏的东西,都已经收拾下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贵嬷嬷和林氏。

林氏道:“我今天装病在家,你去找人请个相熟的太医为我诊脉,只说我头风发作,需要静养几日,再去叫我母亲来看看我,亲与老爷说要带我去静安寺住半个月或一个月,这么久的时候,该够了……”

“夫人想得是,半个月的时候确实够了,等我们回来,什么事都成了,还牵连不到太太身上……”贵嬷嬷道:“这件事,我一定仔细安排。太太,你先到榻上倒着歇一歇,我马上去请太医,太太哪里是装病,这气的脸色发白的样子,分明就是真病着了……”

林氏无奈的道:“还能有什么办法,后院里有个不安份的东西,哼。”

贵嬷嬷小声安慰几句,看她倒了下来,这才去了外面拿着牌子,让管家去请了太医前来。

一个时辰后,太医的小轿就到了,进了内院,被人领着上来给林氏把了脉,太医斟酌了一下,便道:“太太这是劳累所致,肝火有点上升,加上头风发作,身子自然不适,合该静养才是……万不可再劳累了……”

贵嬷嬷点点头道:“太医说的是,我们太太就是太想做事了,根本不听话。这下子,可要真的歇下来了……”

林氏无奈的道:“罢了,管家的事,便让兰氏代管一下吧,我且静养几日,免得耗了身子骨。”

“正该如此……”太医应了声。又说了几句,便被贵嬷嬷送出来了,贵嬷嬷给了厚厚的封银,笑着道:“劳烦太医跑一趟了,以后还有麻烦太医的地方,还请多多费心……”

“一定一定……”太医笑着道:“不必送了,请回吧……”

贵嬷嬷却并没有走,直到看他上了轿,才吩咐人将太医好好送回,等轿子走了。贵嬷嬷才去了林府。

林老太太忙将她给请了进去,道:“可是菀儿有什么不妥?”

贵嬷嬷摒退了众人,低声道:“昨日府上庶出之女满月之日,往来宾客皆面有异色,实因这妖孽长相太过出众,若等她长成之日,太太担心京城众人只知傅家庶女,却不知太太所出锦姐儿?加上昨日太太看着这小妖孽的眼神实在不对劲,只怕是很有问题,若真是邪崇,老太太,你可要为太太做主啊,太太此番让老奴来,说是让老太太去看太太,实则是为这庶女之事。昨日太太实在气得狠了,今天一早起来就真的病了,本来只说假装病了找个借口,哪里知道昨晚老爷又歇在了兰氏房中行那苟且之事……太太她实是气得狠了……”

“什么?”林老太太脸色大变,怒道:“胡闹!兰氏刚满月,竟然还敢引着爷们胡来,不要脸的东西……菀儿怎么不拦拦?”

“不是太太不想拦,而是不能拦?此时老爷正是心之所爱,就怕拦了会生怨,更让兰氏得逞……”贵嬷嬷道:“太太一直在忍,处境实在不虞,忍伤身,太太她……”

贵嬷嬷说着竟哭了。

林老太太气结不已,怒道:“我们堂堂林家嫡女,竟然还要看一个下贱之人的脸色,早早打死了她,早生安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