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47章 时机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99 2015-12-29 20:12:10

  再加上一会儿哥儿饿了,姐儿又哭了的闹来闹去的。傅大人最后没了办法,只能忍着火走了。

他一走,兰氏就清醒了,歪倒在榻上,抱着姐儿过来哄,哥儿则坐在脚矶上,抱着她的腿在与她说笑。

等到把哥儿姐儿哄睡了,筱竹才道:“姨娘,怎么不留老爷歇夜?”

兰氏懒懒的道:“若太殷勤,男子也就对我无所谓了,妈妈说的对,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才叫高招呢,叫他等着,以后看我心情……”

她随即又笑了起来,道:“男人就是贱的,你若天天要他来,他便怎么也不来,你若不让他来,他便天天要来,如是三番推拒几次,你一勾手,他马上就来了,随带来的还有他细心搜罗来的珍宝,筱竹,你且看着吧……”

筱竹不大懂,虽然她也在楼里长大,但是,这些妈妈并未教她。

她只觉得姨娘不一样了,好像用了许多以前不曾用过的心思。

“你且看着吧,我定要教他哭叫着将最好的捧到我这儿来,我且不屑一顾,他还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哼……”兰氏将插在瓶中的傅大人派人送来的兰花给用剪烛的剪子毫不留情的咔嚓就剪了……

这些筱竹听的不是太懂,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姨娘怎么把这剪了,姨娘不是最喜欢这花的吗?”

兰氏放下剪子,道:“现在不喜欢了,看了让人心里烦,厌恶的紧。”

她头也不回,无所谓的慵懒的靠到床上翻了个身且睡着去了。

筱竹一头雾水的给她盖上被子,暗忖姨娘现在对老爷的性子,真是完全摸不透了,大概更让老爷新鲜吧。

兰氏身段极好,哪怕一行一言,一躺一卧,都极具风情,况且她现在是拿出十分手段来,更是与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哪怕是躺在那里,也叫人移不开眼睛。只恨不得一亲芳泽。

筱竹吹了旁的灯火,只留一盏起夜的小灯,瓶中被剪了的兰花,几支孤伶伶的茎叶立在瓶中,叫人生怜。

她上前,将茎叶给扔了,又小心的捧起了硕大的兰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兰花,如今无所依凭,也如兰姨娘心中真正的苦,碎了的心。

她叹了一口气,到底舍不得将之扔掉,找来一个青花瓷的碗,养在其中了。

傅大人身上全是火,到了书房也静不下心来,脑子里浮现出的全是兰氏的娇态。

他觉得她十分新鲜,与以往完全不一样了,一个眼神,一个语气,就能勾他。

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偏偏求而不得,闷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叫了春桃姨娘来书房服侍。

春桃姨娘十分兴奋的来了,只是傅大人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横冲直撞,在她身上驰骋的时候,弄的她疼不说,在最关键的时候,他还不停的叫着:兰儿,兰儿,我爱死你了,我恨不得死在你身上……我爱你,你真让我迷醉……

春桃姨娘的血都冷了,只觉得痛,又冷汗涔涔,又觉得十分的怕。像得知了不得了的秘密,战战兢兢起来……

傅大人来了一发之后,就有点索然无味,尤其是看到身下人是谁的时候,脸色和眼神都冷了下来。

与刚刚情迷之时,完全不同。热情如火,冰冷如石,鲜明的对比。

傅大人泄了一次火,到底是对春桃没兴致,大半夜的就将她从书房给扔出来了。

春桃如坠冰窖,一步步往自己院子走时,只觉得走在刀尖上。

她想起了自己是太太的人,也曾得罪过兰姨娘,而现在兰姨娘早与以往不同了,万一,万一……她就是踏在兰氏脚下的人血。

春桃到底是怕的,如今知道傅大人心意,更是抖如筛糠,她自知能力有限,与兰氏对上,怕是以卵击石。她吓的不轻,被风一吹,晚上回去就病了,自此也称病不出,战战兢兢,小心的过活。

她是做人丫头的,从小就有一种敏锐的后天培养出来的那些嗅觉。

这后院,是翻天了。

春桃一走,傅大人让人换了衣衫和被子等物,脸上冷意褪去,又再度热了起来。一想到兰氏那小样儿,就有点猴急的跟初尝人事的男子似的,急的慌,也臊的慌……

兰氏受过老鸨的教养,真的拿出手段来时,傅大人哪里是对手,只恨不得将她捧在心尖尖上。

想到她最近心情不大好的样子,他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好好的讨好她。他心热乎乎,痒乎乎的睡着了。半梦半醒间还梦遗了,梦中全是与兰儿曾经的过往,他在梦中像个黄毛小子,几乎被她掏空了……

醒来以后,才恨恨的道:“好兰儿,敢拒绝我,今晚无论如何也将你拿下……”

自此,傅大人是真真的掏了心肝一般,跟中了邪一样的,与别的女子,只索然无味的很……

第二天早上一醒,筱竹便道:“昨晚老爷在书房要了春桃姨娘去服侍,姨娘何必推他到别人那儿去,白白便宜了春桃,她可是太太的人……”

兰氏一笑,一点也不在意,哪里还有以往一听到这种事就心梗的慌的感觉。到如今,她只震惊于自己内心的无波无澜。

“还有什么?”兰氏道。

筱竹想了想,道:“不过半夜老爷就让她出来了,她吹了夜风,回去就病了……”

“让管家请大夫来给她瞧瞧,好歹是服侍老爷病了的,可不能怠慢了她……”兰氏淡笑着道:“我要管这个家,就得有这个能力,让人信服,这些事,可要让人尽心些,不然到最后坏名声可落到我头上了……”

筱竹应了一声,就去找管家了。管家自然应是,哪里敢怠慢半分。

筱竹百思不得其解,兰氏便笑着道:“男人呢,就是贱的,有时候你就是不能让他得手,让他冷一冷,他才会更珍惜,需知物以稀为贵,女人也一样,你这么轻易得手,他就不喜欢了,男人就喜欢征服感,喜欢带刺的玫瑰……”

“姨娘不用妄自菲薄……”筱竹心疼道,“姨娘才不是物品。”

“这后院中的女人,哪一个不是物品?”兰氏毫不在意的笑了,道:“我知道自己的份量,你不用安慰我……”

筱竹看她现在云淡风清的样子,却越发的难过,良久喃喃道:“世子男子皆是如此吗?”

“嗯,至少大部分男人都服这一套……”兰氏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道:“也许这世上也有那出尘的男子,我这一生,没有这运气,只愿姐儿以后能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我不要她大富大贵,嫁得显赫高门,只要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兰氏喃喃道:“万两黄金易得,真心人却无价可求……可遇,不可求啊,只是这世间,真有这样的人吗?”

“会的,一定会有的,我们姐儿大难不死,一定会有这福气……”筱竹道。

“嗯……”兰氏一笑,道:“我说的你可明白了……”

筱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明白,但也不是太明白……”

“罢了,你不明白也是好事,需知一个女人若是遇到一个真心的男人,她是不需要装的……”兰氏道:“以往的我就是如此,但我现在却不得不捡起我学过的所有本事,来全心对付我曾经深爱过的男子,一个女人幸福不幸福,其实能从她眼神里,脸上看出来,我以为我是个幸运的人,可惜是我错了……”

“姨娘……”筱竹道。

“但愿以后我的姐儿,定要有这福气,只愿她做个天真率直的小女人,永远不要强大,不要懂事,她才是真正的被男子护在怀里的女子……”兰氏低声道。

傅倾颜听的差一点哭了,她突然伸出手抱住了兰氏,将小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闭上眼睛,眸中有泪意转过。

她心中越发的难过,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娘亲。娘亲。为了我,你终于走到这一步,我应该欢喜的,可我,现在却好难过好心疼……

娘亲,我前世命也不好,所以才有今生的坚强,比你还要心狠的我……

可我,会护着你,虽然你已不能像从前一样,但,一定要平安生活到老。

娘亲。

“姐儿会撒娇了……”兰氏一乐,眼中带了一点真正的温柔,道:“她会安慰我了,这孩子……”

“母女连心啊,姨娘……”筱竹笑着道。

兰氏这下子心都软了,所有的坚硬,在这种柔情攻势下,果然都化成了水一般。

到了晚上的时候,傅大人又来了,这一次来却不是空手,而是带了一块玉,翠绿温热的,是暖玉,稀奇却在于它不是白色,而是翠绿晶透的,一看便是价值连城……

他捧到兰氏手里,兰氏看了看,就随意的放到一边了,傅大人却也不生气,只是笑着一直哄着她,兰氏爱搭不理的,但是却不是冷着脸,而是会用眼神勾的他心痒难耐,可却就是不让他得手……

筱竹看了,有点恍然大悟,明白兰氏说过的将所有的好的都捧到她手心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如此。

这世间男子,果真是贱的慌。

如此,兰氏与傅大人天天腻歪了几日,只是三五天,三五次的讨好,才肯让他得手一回。

傅大人却将她爱若珍宝,每天都要过来,如同人家寻常夫妻,这后院中其它人,早让他给丢的不知道哪个沟渠里去了……

傅大人容光焕发,自然对兰氏有求必应,对管家对下人,也是对兰氏的尊重,管家心下嘀咕,兰姨娘果真好手段,如今她盛宠不衰,又有子女傍身,以后……这后院之事,怕是以她独大了。

真是了不得。

每每他得手之时,兰氏都用尽本能,除了那一回,平常都不怎么搭理他,可傅大人却像闻了腥的猫狗一样的,天天腻在金兰院里,怎么也不肯走。

一得手,就像发了情的狗儿似的,真是丑态毕露。

时日长了,兰氏偶尔抬眼看到身上这人的表情,眼中自然带着厌恶,眼光极为冷峻,不过她吟哦的声音,却婉转如黄鹂,勾的男人一听这声音,就酥了身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