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43章 复宠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95 2015-12-25 11:11:31

  傅大人的新宠雪柳就过来了,她是新竞上来的姨娘,是别人送与傅大人的,刚来府上不过三个来月,天天得宠,日日生骄,哪里还能将过气的兰氏放在眼里。

不过她是不知道以前的这些事的,这府中现在管家治家甚严,也没人敢嘴碎的与她细说,她自以为得了宠,就越发的骄纵起来。

以往她骄一些,打骂几个丫头,傅大人自然不会计较,不过今天她却注定要撞到铁板了。

“哟,这不是兰姐姐吗?”雪柳身后跟着一个小丫头,这小丫头原本也是府中的人,一看到兰氏,腿都软了半分,脸色刷的白了,看也不敢看,整个人都僵僵的,不敢动半分,但是这些雪柳却不知道,只以为身边的人没什么出息。

她恨恨的推开她,笑着走上前坐了上来道:“姐姐真是好兴致,妹妹我来这园子里也有些日子了,姐姐却像那金屋的娇人似的一直深藏不出,妹妹想要请安,都没个机会……只是听说姐姐一直病着,我想去看看,老爷偏霸着不放,呵呵……”

兰氏胃口尽失,放下了石榴,没理她。

但这个雪柳不刺一刺人,她便心里不舒服,尤其是她嫉妒的兰姨娘。

“姐姐在这赏花吗?”雪柳轻笑道:“可是春天已经过去了,这初夏一来,该谢的花总是谢了,真可惜啊,姐姐,你说是不是?”

兰氏不气,反倒笑了,她看向雪柳,笑着道:“你就是新竞上来的雪姨娘了?”

不等雪柳回答,筱竹道:“是,姨娘,管家曾与我说过她……”

“原来如此,怪不得如此不懂规矩……”兰氏轻笑着,现在的她若是再让人这样随意欺到身上来,她就辜负了这三个月的伤过悲凉了。

“不知道雪柳姨娘可听说过倚翠姨娘……”兰氏轻声道:“她可是自小就服伺着老爷了,可惜,说打死也就打死了,连全尸也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

雪柳本来怒极,但听到这一事,便是一怔,因为她对府中之事一无所知。她发怔的时候,兰氏道:“难怪你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是老爷从外面带回来的罢了,来人……”

她的语气并不浓烈,反而是淡淡的,有点说不出的带了点威严之色。

这时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了好几个丫头,道:“姨娘请吩咐……”

“雪柳姨娘可真是不懂规矩,你们在这好好看着她,让她跪到亭子以外,什么时候明白了,清醒了,懂得规矩了,再让她起来……”兰氏道。

“是……”几个丫头应了,说着就要来拖雪柳。

雪柳吃了一惊,怒道:“你敢,兰氏,你敢,我是老爷的心尖宠,你是什么,你不过是过气的女人,老爷早不闻不问了……”

她正欲再说,兰氏眼神一扫,几个丫头一怔,忙捂住了雪柳的嘴,将她拖下去了,然后一踢膝盖弯,将她狠狠的踢了下来,雪柳一把跪倒,还欲再说,却一直被人捂着嘴,按到了地上,雪柳的头发乱了,一下子整个人就狼狈不已,与刚刚的架势已完全不同,她十分不甘,还欲挣扎。

而她的丫头却早吓的呆了,下意识之下就扑嗵一声跪倒地上,对着兰氏就磕起头来道:“兰姨娘饶命,雪姨娘她新进府,不懂规矩,我代姨娘认错了,请姨娘饶命……”

兰氏轻笑道:“不懂规矩,就好好的跪到懂规矩为止,筱竹,她名中竟也有个雪字,这是跟我示威呢,还是老爷他,故意的气我呢……”

“老爷哪里会,不过是碰巧罢了……”筱竹轻笑道。

兰氏懒得再看底下的人,站了起来道:“这儿这么吵,真是伤脑筋,走吧,回去歇着,一会子吃了午饭,也该与哥儿姐儿歇午觉了……”

筱竹忙扶着她走了。

兰氏走在路上就笑了起来,道:“她把我比作春天的娇花,我倒要看看,谁才是娇花……”

“姨娘只要用心,哪里是娇花,定是那万年不倒的常青树……”筱竹道。

以前的兰氏确实是太不用心了,而现在,她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过来。

兰氏一走,雪柳就跪在地上骂了起来,道:“她算什么东西,我要去告诉老爷,她竟如此欺负我,呜呜……”她忍不住就哭了,道:“不过是生了个哥儿姐儿,有什么了不得的,当别人就没有肚子不会生吗?”

她的丫头急坏了,忙上来道:“姨娘禁声……”

雪柳正在气头上,一巴掌就将丫头的脸给打歪了,道:“不中用的东西,要你何用……”

丫头忍着疼,苦笑着道:“雪姨娘,你刚进府并不知道,这府中之事,哪里那么简单,只是我们不敢说罢了,那倚翠姨娘是被老爷活生生的打死的。因为她害了兰姨娘的姐儿,因为姐儿之事,两次府中都进行过大清洗,血流成河,奴仆的命在兰姨娘面前,根本就不是命呐……”

雪柳一呆,脸色一白,道:“……你说什么?”

“姨娘今天真不该去惹她,兰姨娘从不是惹事的人,但是惹她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倚翠姨娘死了,连太太都退出一射之地……”丫头小声的跪着,与她并排,低声捂着脸道:“……连奶娘就死了五六个,这府中的丫头婆子,死了不下几十个,全部都是……”

她脸色都白了起来,人都开始抖着,道:“……全部都是老爷处罚的……”

雪柳一下子瘫软在地,跪在地上,整个人也是发起抖来道:“……我,我怎么不知道?”

“没人敢说,兰姨娘虽然现在不怎么管事,但是,府中的人都不敢说,就连管家也是怕了兰姨娘,事事都要寻问她的丫头筱竹,她在府中,是连太太都不敢触其锋芒的……”丫头发着抖道。

雪柳汗如雨下,整张脸都俏生生的白了,双眼发直,她怔怔的看着丫头的发顶,看着她发抖的身子,想到她一看到兰氏,整个人都在打抖的样子,她也怕了起来,可是,她到底是有点底的,道:“……不会的,我什么也没做,只是说了两句,老爷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老爷很宠我的……”

丫头不再说话了,哭了起来,她太知道,自己可能因此而受到的连累和责罚了……

跟了一个蠢主子,就是卖命也比不上筱竹这丫头的运势。

太阳已经到了正午,最烈的时候,曝晒的两人是摇摇欲坠,可是这府中之人,却只当没看到……

兰氏没有发话,竟也无人敢叫她们起来,甚至不敢上前打一声招呼。

两人又渴又昏,但人人避着她们走,哪里敢靠近一步。

兰氏回了金兰院,筱竹笑着道:“姨娘今天精神好了些,不如就打扮一下吧,今天有雪姨娘之事,只怕老爷一会子就来了呢……”

“打扮什么,没心情……”兰氏懒懒的道。

以前的兰氏可不是这样的。女为悦己为者容,但是,她现在根本不想打扮,这种改变真是彻底改变的。

兰氏淡淡的道:“打扮讨好,也没什么意思,与其如此,不如换个方式。”

“不打扮也成,姨娘天姿国色,即使是这样娇弱,也是西施在世,惹人怜……”筱竹道。

兰氏冷笑了一声,道:“以后我会叫他知道,什么叫任性,率真的女子。以后我就做个妖妾,叫他生死都离不开我……”

筱竹看着她的变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心头滑过一阵悲凉,姨娘要经过怎样的地狱,才有今天这样的变化呢?

一腔真心错付,换来的,不过是铮铮钢筋铁骨。

不过兰氏还是洗了个脸,没有涂脂抹粉,但她天姿过人,哪怕这样清水的样子,也胜出那些丫头姨娘等人千百倍去,哪里是那些庸脂俗粉可比?

兰氏也不像以往那样对傅大人翘首以盼了,反而午后睡了一会,醒来后就开始做针线,十分淡定从容无所谓的模样。

果然,到了傍晚,傅大人就来了。

一进来看到兰氏的样子,整个人都酥了半边身子,他到底是有点心虚的,轻声上前坐到榻上拥住她道:“……兰儿,你在做什么针线,仔细伤了眼睛,要是真想做,也给我做一个……”

“哼……”兰氏轻哼了一声,眉眼一勾,瞪他一眼道:“这是给姐儿做的,你也好大脸,也要与姐儿争这些个,你不是有那些雪柳雪雁,给你做的人还少着,找她们去啊……”

“她们哪及你?她们不配……”傅大人道。

“来与我兴师问罪的?”兰氏道,“我罚她跪了几个时辰,可是心疼了?”

“哪能啊,她们罚就罚了,没什么打紧,谁让她去招惹你,也不看看她们是什么东西,给一点颜色就当自己真是主子了……”傅大人道。

兰氏眼底带了一抹讽刺,却笑着道:“再有颜色,还是你给她们的……”

“兰儿可是生气了?”傅大人道。

“哼,我看你是彻底的忘了我吧,不看我也就罢了,我病着也不理我,连哥儿姐儿是不是也不要了,不是最疼姐儿的吗,现在三个月未看,你的疼爱原来都是挂在嘴上的……”兰氏轻笑道。

傅大人看她是真的醋了,又偏生出一副娇态来,只觉得与以往温柔可人不同的她,那么的勾的他心痒痒。

他真是爱极了她现在这副小性子的样子,女子,原来还有这样娇憨的一面,原来她的兰儿使起小性子来,比那些女子,真是甩出他们十条街去。

傅大人难免的就心猿意马的道:“兰儿别生气了,我哪敢忘了你,只是一直繁忙,你病着又不敢来打扰你……”

“繁忙?忙的连你的新竞姨娘,都要欺到我头上来了,你管是不管?”兰氏恨恨的瞪着他,偏偏眼若秋水,一下子就将傅大人兽性给激发了出来。

“管,当然管,兰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兰儿别生我的气了……”傅大人扑倒她,气喘吁吁的道:“兰儿,你别生气了,你生气,我就紧张,我就心疼,以后,我再也不敢忘了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