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9章 局势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59 2015-12-21 01:31:19

  林老太太见她要发疯,忙一把抱住她,道:“菀儿,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且忍着吧……”

“娘,我忍的好痛啊……”林氏崩溃的大哭道:“我们筹划了这么多,这一次还没弄死她,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命这么大,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还有一件事要回禀太太……”底下那人道:“老爷请太医在府中看守了两日才救回小妖孽,后来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圣人知道了,圣人往府中赐了药,全给了……兰姨娘和小妖孽……”

“赐药?”林氏瞪大眼睛,怒道:“她怎么敢收?她怎么配收?就凭她这种下贱的身份,也配让圣人赐药?”

林氏的眼眸中已经一片腥红,恨不得立即就弄死眼中钉肉中刺。

“菀儿别闹,此事,怕是没那么简单……”林老太太沉吟道:“还有什么要回禀的一并说了……”

“是……”那人俯下头道,“只有一件事,因为此事,京城中传了开来,说是,说是大人此女甚得圣宠……”

“圣宠?”林老太太也冷了脸,那人大气不敢出,忙悄悄退下了。

“圣宠?”林氏的脸也扭曲了。

林老太太道:“君心难测,圣人的心思一向都是摸不透的,此举怕有深意,只是有一件事却是肯定的,这小妖孽,已在圣人心中有了名号,以后……对锦姐儿更有妨碍……”

林氏心中咯噔一声,呆若木鸡。

还是抢走了锦姐儿所有的风头吗?她才这么小,就已经抢走了属于锦姐儿的所有关注了。

为何圣人会关注一个庶女,区区一个庶女,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她的锦姐儿才是傅府名正言顺的嫡出大小姐……

林氏心一抽,疼的心肝都疼了起来。

“圣人这一举,置我们林府于何地?”林氏恨恨的道:“圣人疯了吗?为何要讨好一个庶女,下贱的东西,也配御赐之药……”

“慎言!”林老太太低声道。

林氏气的手都在抖,脸色忽青忽白,随即连连冷笑起来道:“呵呵,克星,她们母女果真是我的剋星,可是我不信,我不信我斗不过她们,她们算什么,我堂堂林府嫡女,圣人也得在意我们清流林府的名声……”

林老太太拧了拧眉头,看无人在,才松了一口气,低声道:“圣人这一举,实在是令人摸不透心思。”

她顿了一下又道:“这一举,又将我们林府置于何地呢?这不是打脸吗?”

林老太太有点寒心,但是,她知道圣人一向重武轻文,与先前的皇帝个个都不同。

这一举,怕是要暖傅大人的心的意思。

那既是如此,菀儿的地位,怕是更受威胁了。

而且傅大人若再得诸多圣宠的话,那么……他在府中将更有话语权,若是那对母女一直活着,只怕……以后傅府中谁人做主,就难说了。

林老太太脸色难看,眼光锐利如刀,直视着林菀道:“……我们不能再在这儿呆了,回去,菀儿,回傅府中去,你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以后的风云莫测,你要小心。要忌躁,不然一切都难说了,此次那贱人肯定有了防备,以后想要下手,更要花心思了,说不定她还学会咬人了……”

“再加上,傅大人一直对她在意,圣人也入了心思……”林老太太道:“……菀儿,记住我的话,一旦改变不了局面,就要忍,不击则已,一击必要中,否则就忍,不然被她抓住把柄,傅大人虽然不会动你根本,但你也会处处受制,就没现在的便利和自由了,明白吗?”

林老太太语重心长,道:“该回去了。逃避已无必要,面对才是良策。”

林菀心中微跳,看着林老太太眼中的深意,定了定神,竟半天没反应过来。

“回去以后,只怕林府也帮不了你什么……”林老太太道:“傅大人一旦动了心思,定会心细如发,以后我们想要再插手,是绝不可能的了,况且他也有所防备,我们林府终究不及傅大人渐渐势大,得圣人的青眼,如今边疆依旧不平,圣人用傅家人的机会多着……”

“前朝之事,惜惜相关。”林老太太道:“这一次,希望一切是个更好的局面……”

“母亲……”林菀心跳如擂鼓,道:“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他还要再升上一升吗?是不是……他会查到是我们?”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以我们林府暂时的能力,是能保住你的……”林老太太道:“但以后就不一定了,你家老爷正值青壮年,圣人又是用人之际,以后一旦冲天而飞,你们府中的地位就会发现新的变化,菀儿,想要应付就需要你更出色,更聚精会神,更不能输。”

“你家老爷的地位越高,这后院之事就越惊险,你要……小心。”林老太太喃喃叮嘱着,心中着实不安又害怕她会吃亏。

“等他再升上一升,我们林府想帮你,也有心无力了,他现在尚能看在林府一二分的面子,以后,等他位高权重,他眼中哪里还有区区林府……”林老太太不愧是多吃了许多年的盐,圣人一个举动,她就能嗅出许多的东西来。

“到那时,你需要更多的筹码,而林府也不足以成为你的后盾……”林老太太残酷的道。

林菀微微瞪大了眼睛。倏然间明白了过来。

说的虽然残酷,但是,却是事实。

林氏一下子就懵了。脑子转了半天,才明白了过来,把这关系给理顺了,她恨恨的道:“……那对贱人母女若是也能活到那时候,是不是她们就会风头盖过我?”

“这得看她到时还能不能得到你家老爷的宠……”林老太太道。

林氏手微微一抖,道:“母亲的意思是?”

“先韬光养晦吧……”林老太太道:“天下美人何其多,此事,只怕你家老爷已有所察觉,如此,倒不如收敛一些,以后等她失宠,你要收拾,才更方便,她们现在正是他的心头好的时候,你再做出什么来,就是撞到枪口上,再下手,也没机会了,他一定会防的跟铁桶一般……”

“忍?”林氏气笑了。

“不忍能怎么办?”林老太太不赞同的看着她道:“你想与她同归于尽吗,她也配你这样牺牲为她?”

林氏低着头不说话。

“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林老太太道:“局势已经变了,而你,也需要更多的眼光,不然,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母亲……”林氏顿了良久,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可是明白是一回事,真要忍,她真是生不如死。虽然理智告诉她,她也必须要这么做。

“你现在只不过是被眼前的仇恨蒙蔽了眼睛。”林老太太道:“别忘了,你是我亲手教出来的,你是聪明人,天底下真的只有她一个美人吗?”

林氏瞪大眼睛。

“只要用心搜罗,就不信找不到比她颜色好的。”林老太太轻轻点拨。

林氏自然明白这意思。但是她不甘心的道:“母亲的意思是要等她失宠?”

“菀儿,你还是太意气用事……”林老太太道:“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你的人生还长着呢……你当真以为男人如此长情,你是嫡妻,只要能忍,总是不一样的……”

林氏说不出话来,明白透彻,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压抑住心里的暴戾。

“你可不能输,否则,你的锦儿,焞儿全完了,你是要活到等他们出嫁,建功立业,为你争诰命的一天。如此一件小事,你就要栽在这里吗?”林老太太道:“值得?”

林氏不说话,一直在做着心理建设。

“你的心态还是磨的不够……”林老太太道:“不过这不急,等你笑到最后,到了我这把年纪,你讨厌的人都不在了,你就会明白了,菀儿,先不急。”

林氏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事已至此,此一时彼一时,她只能忍了。

“母亲,那我们就安排回府……”林氏道。

看她明白过来,眼底情绪已经控制住,便道:“……如此甚好。”

孺子可教。

林氏眼底一片深沉,有些恨意不能及时发泄,终会郁郁在怀,并且积累成一片巨大的阴影和彻骨的恨意。

一个女人一生总会遇到那么一个刻骨铭心,难以忘怀又爱又恨的男人,这说不上是幸还是不幸。而一个女人,这一生也很有可能会遇到一个恨到骨子里的敌人,遇不上,是幸运,遇上一个,是宿敌,遇上一群,却根本不会在意了。

而这个兰氏,只因为傅大人对他的宠爱,成为她今生都难以忘怀的敌手,原本,她是几乎从不将兰氏放在眼里的,没想到,她会变成她这一生,都势均力敌的女人。

这对于她的家教和自尊来说,简直就是难以忍受。

而这场后院宅斗,也注定了要隐忍,蓄机待发,而她们的斗争也从来都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和延续。

围绕着她们的延续的恨,已经到了后代的骨子里。

傅大人在家中彻查了两日,终于找到一些线索,但是,却没有证据。

傅大人脸色微微阴沉,副将用的是军中手段,刑讯手段一出来,有些事情也就有了一些眉目,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后宅内斗又算什么。

“此事的确是与太太有关?”傅大人冷声道。

“千真万确,只可惜没有证据……”副将因为涉及到了上峰的家事,所以有点迟疑,道:“况且这种事也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所以是保密的,只是所有线索都指向了她,她是隐在背后的人,但台面上的矛头却指向了后院的倚翠姨娘。”

“倚翠?”傅大人轻轻一笑,笑容有些冷,道:“她是老太太当初给我的人,前年才抬了姨娘,没想到……她有涉入其中吗?是背了黑锅,还是有牵扯其中?”

“她确有牵扯,黑锅也不算太冤枉……”副将低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