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5章 不争便是死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290 2015-12-17 01:31:42

  筱竹一惊,心惊肉跳的看着她,道:“姨娘,喝药吧?”

兰氏一声不吭的将药接了过来,也不嫌有点烫,也不嫌苦,一骨脑儿的全给灌下去了。

筱竹看她这样,心中发慌,道:“姨娘,你怎么了?倒是说句话啊……”

这样的兰氏,实在太反常了。眸子中流动的全是彻骨的那种觉醒过来的东西。

“你说姐儿会不会已经没命了?”兰氏白着脸道:“都怪我,以前太软弱了,一直没有听得进你的话……”

兰氏冷静的声音,让筱竹开始发起抖来,她惊慌的看着兰氏,道:“姨娘,你若想哭就哭吧,不到最后一刻,也许,姐儿还活着呢,别失去希望……”

“姐儿失踪已经这么久了,你说,太太她怎么会在这么长的时间内,还让姐儿活下来?”兰氏道。

筱竹瞪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兰氏。

“是她,我知道是她……”兰氏喃喃道:“以前我总想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没想到,我这么懦弱,把我的姐儿给搭进去了……我太没用了,筱竹,我太没用了,姐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放过她,绝不放过她……”

兰氏低低的说着,声音闷闷的小小的,恨的将嘴唇咬出了血痕来,道:“……我不能死,更不能心灰,我的姐儿等着我报仇呢,等我报了仇,我就去陪姐儿,是我害了她,是我没用……”

“姨娘,你别这样,要哭就哭吧,你只别这样,你还有哥儿啊,哥儿怎么办?”筱竹哭道。

兰氏浑身一震,道:“还有哥儿,我若再这么软弱,哥儿也要没命了……我真是没用,真没用……”

兰氏瞪大眼睛,眼中空空的,虚虚的令人心里发慌。

“以前我总想着是我对不起她,没想到,没想到……我只息事宁人,可她却不肯放过我……”兰氏道:“不放过我就算了,本就是我欠她的,是我抢走了老爷的宠爱,她怨我我不恨她,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算计到姐儿身上,姐儿……是我的心头肉啊……”

兰氏哆嗦着嘴唇,低喃道:“……姐儿,我的姐儿,你在哪儿……”

筱竹看她状态不对,好像有似疯癫的迹象,吓的不行。恍然间就听到外面士兵中气十足的声音道:“……大人,找到小姐了,她在荷花池中的一只竹篮里,还剩一口气……”

傅大人腾的就冲出去了。

兰氏一听,眼睛一睁,刹那间的光采和希望遮也遮不住,她急忙下床,道:“姐儿,我的姐儿……”

前一刻的痛苦绝望,全没了。

傅倾颜的消息给了她最后的希望。筱竹一听也激动起来,只要姐儿没死,姨娘她就不会发疯。姐儿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兰氏下了床,衣服也不穿,急急的就要往外冲,被筱竹拖住,给她披上了中衣,裹上了大氅,知道也拦不住她,干脆与她一道冲到园子中去了。

到的时候,傅大人已经抱紧了棉被,匆匆的往回走了。看到兰氏过来,忙道:“兰儿,姐儿没事,你看,她还活着,还活着……”

兰氏冲了出来,抱紧了棉被,终于放了心底压着的一口绝望之气,号啕大哭起来,肝肠寸断。

“兰儿,走,回去,快,叫太医……”傅大人道。

筱竹忙道:“太医还未走,在前院的一间客房里……”

“快去叫来……”傅大人道。

已有士兵忙去叫了。

傅大人一面与兰氏往回走,一面安慰她道:“没事了,没事了,兰儿,别怕……”

兰氏此时哪还能再听得进去傅大人所说的,只是一只手一直握紧了傅倾颜的小手,感受着她冰凉的体温,心中发沉。

女儿是她最后的寄托,若是真的再出事,只怕要将她给打入地狱。

傅大人看她此情此景,也颇有点心酸心疼。

他拥紧了兰氏,一面往回走,一面听着副将说发现她的情景,听说是在一只竹篮里躺着泡在水中,脸上沉到可怕。

“小姐命大,头那边轻一点,浮在水面之上,竹篮稍微倾斜了些,不然只怕已经没命了……”副将道。

“菩萨保佑……”筱竹眼含着泪道。

兰氏一直紧紧的盯着女儿的小脸,她紧抿着嘴唇,一句话也没说。

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女儿的小脸已经发青发白,她恐惧不已的握紧女儿的手,冰凉的小身子,整个人都处于失神的状态,仿佛下一刻,能将她拖进地狱。

所有的一切,她都听在耳中,越是听,就越是愤怒和恨。

太太,你再恨我,冲我来,我绝不还手,为何,为何要牵连无辜的孩儿?

一进到金兰院中,太医人已经到了,听了士兵所说的事实,心中早已发凉,待看到孩子的脸色,心中也发沉,他给婴儿切了脉,连忙去开药。

脸上凝重,抽出空来对傅大人和担忧的兰氏道:“大人,姨娘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此寒冷的夜晚,也不知姐儿泡了多久,寒气入体,别说她是小小婴儿,哪怕是大人,也不一定能撑得过去,这一次,就得看佛祖慈不慈悲了,现在心脉虽正常,但是,很可能随时都撑不过去……况且婴儿脾胃虚弱,吃药也要惦量,下重了,也一样是没命……”

傅大人脸色也沉重,还没反应过来,兰氏已经扑到床边去了,她呆呆的看着女儿,眼泪扑簌簌的掉。整个人都在瑟瑟的发着抖。

她的女儿还这么小,怎么在池水中熬这么久的?

姐儿一定是舍不得她,兰氏痴痴的看着女儿,心中惊乱的说不出话来。

傅大人看着她柔弱的身子心疼不已,忙对太医道:“还烦请太医勉力救上一救,她可是我们的命根子……”

太医忙道:“自然……”

他无力再多说,只忙去弄了药材熬了药汤,将傅倾颜给小心的抱了过去泡着,只是傅倾颜到底是发了烧,后半夜一直沉睡不醒,虽未断气,但看上去实在不怎么好。

傅府人仰马翻,一夜未睡。兰氏后半夜更是半宿都未睁眼。

第二天一早,傅大人哪怕再不舍离开,再支撑不住,也去上朝了。太医留在这里,一直在照看着婴儿。

看着还未断气,但稍一个不好,只怕连命说没就没。

太医一面暗叹婴儿命大,一面又想着这荷花池水中泡了许久还未死去,只怕这婴儿以后是个有福气的。

又生的如此之好,说不定必有后福。

只是,得要撑得过来才行,一旦撑不过去,死了也就没了。

傅大人一走,兰氏就支撑不住的倒了下来。

筱竹忙道:“姨娘歇一会儿吧,你还病着,别熬坏了身子,有我和太医照看着,姐儿不会再有事……”

“我怎么睡得着?”兰氏似乎经此一夜,从骨子里都爆发出来很多不一般的气质出来。

她现在整个人仿佛精神又蜕变了很多,哪怕人很萎靡,可精神却完全不一样了。

她直视着女儿,一点也没移开目光,道:“……筱竹,我咽不下这口气,姐儿差一点就死了,差一点我就失去了她,因为我没用,下人们才如此轻慢她,这一次是姐儿,下一次就是哥儿,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既不肯放过我,我又怎么能让姐儿哥儿跟着我一起等人宰割……”

她的眸中带着怨毒的光芒,手紧紧的攥紧了锦帕,“她既不肯给我们母女留活路,我为何还要对她处处歉疚,既然要我们死,我便一一的还给她,不然姐儿,凭什么要受这一次的死罪?”

筱竹浑身一震,道:“姨娘下定决心了?好,我帮姨娘,无论姨娘要做什么,我都帮姨娘……不为我们自己,只为在这里争得一席之地,只为姐儿和哥儿能平安长大……不争,就是死……”

不争便是死。

兰氏心中明白了许多,她想做一个不问世事的人,可这一切都不容她做一个不谙世事的简单女人。她不欲沾染世间腥恶之事,可是,现实却容不得她去做一个莲花一样的好人。

也许,这一生,她的手上也注定要沾满罪孽的。

她握紧女儿的手道:“姐儿,娘答应你,一定会为你报仇,为你受过的罪,娘会为你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兰氏眼中迸发出一股狠毒的视线。

筱竹陪着兰氏一直守着傅倾颜,几乎是一刻也不敢擅离,更有太医守在外面,家中人人紧张万分。

可是,小小婴儿却依旧脸色青紫,眼也不睁,像是要离开这个世界一样的远去。

兰氏心痛如刀搅,不思食寝,只是呆呆的守着她,等待着时间过去。

傅大人下了朝就回来了,走到外间,便问太医道:“……怎么样了?”

“姑娘她到如今都高烧不退,大人,你可做好心理准备……”太医为难的道:“这样的高烧,虽然已经处理过了,但是这样反反复复,即使侥幸能活下来,只怕脑子也烧坏了……”

傅大人浑身一震,整个人都僵直了,仿佛有一盆冷水从头顶狠狠的浇下。

他略失神的看着太医,太医略有些不忍,看着傅大人脸色转青转白,又转了回来道:“……太医,她是我这一生最疼惜的女儿,你能不能……能不能……想办法救救她,求你了……求你了……”

太医看着这个硬汉竟然露出了这种神色,也是十分不忍,摇了摇头道:“现在,只等天意,我已尽了人事,她……太小了,哎……”

太医想了想,便退下去了。

只剩傅大人一人僵立在那里。

兰氏听到这里,早已经瘫软在地,脸白如纸,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再也支撑不住了。

傅大人终于回过神来,听到里面筱竹紧张的叫了一声姨娘,他便打起精神冲了进去,看兰氏晕倒,忙上前扶住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