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1章 积毁销骨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87 2015-12-13 01:31:40

  奶娘又说了几句讨喜的话,哄的兰氏很高兴。叫了奶娘下去,自己哄着姐儿在玩。

“恒儿最近怎么样?”兰氏道:“最近几日都未见他,这便是男儿身的不好了,总是不得多亲近。”

“哥儿是养在前院的,这也是为了哥儿的前程着想。”筱竹笑着道:“若是养在后院,姨娘又担心老爷不教养哥儿了,可不就是害了他,这世上啊,哪有两全齐美的事,哥儿能养在前院,也是老爷看重的意思,哥儿陪着姨娘的时日多着,等姨娘老了也是盼着哥儿过活的,日日有见的时候,等他长大了出息了,娶了媳妇生了娃娃,那时便能天天陪伴在姨娘身边,多好,倒是姐儿,姨娘可要多疼疼,毕竟姐儿呆在姨娘身边也就十几年,等及了笄,就是要嫁出去的……”

兰氏道:“那时便就不能时时呆在我身边了……哎,养了哥儿姐儿,总有一点不顺意,若是日日能相处在一起多好……”

筱竹扑噗一笑道:“姨娘又说笑话了,这世上啊,哪有这么好的事,人有分时花有谢,姨娘事事要求完美,可知这心思本身就是一种不完美,时日长了,反而忧思过重……”

“好好好,你这丫头,说不过你,罢了,趁今日天色好,我们带姐儿出去逛逛园子,估计现在花该开了……”兰氏笑着道。

“春寒料峭,现在的冷可是融进骨子里的冷,姨娘小心些吧,别吹了身子……”筱竹拿来大氅披在她身上,笑着道:“若是吹坏了身子骨,可怎么伺候老爷……”

“你这丫头,又来打趣我……”兰氏红了面瞪她一眼道。

筱竹噗哧一笑。

“给姐儿包紧一些,我怕她人小,吹了风,可不是玩儿的……”兰氏道。

筱竹早拿来了小狐裘,将傅倾颜裹的紧了,笑着道:“这狐裘还是老爷亲自打来的,给姐儿做了狐裘却是正暖和……还是老爷疼姐儿,比疼姨娘还疼呢……”

兰氏懒得再理会她,抱着傅倾颜出门了,筱竹抱着暖手炉跟在她身后。

这一席话在外面是不说的,也只有两人独处时,才会这般开玩笑。

只是兰氏被她这么一打趣,脸上的表情比这春情还要美艳十分。

傅倾颜睁着大眼睛看着颜色正好的兰氏,暗叹,她的母亲,真是一个绝色女子,如此正美的时候,一颗芳心全被傅大人给占了去,身子也是让他占了便宜……

傅倾颜心中不大爽快,皱了下眉头。

兰氏低头一看,看到姐儿这副小样子,忍不住就亲了亲。

傅倾颜心中一暖,看着她眼中盛满的幸福和柔情蜜意,那种刻进骨子里的温柔,心也早软了三分。

兰氏心满意足,她已觉得这世上所有的美好,都抵不上她现在所得到的了。

春花正是花开斗艳之时,园子里的花都开的差不多了。兰氏站在盛开的牡丹前,轻笑道:“姐儿,看看,这可是皇上御赐进府的牡丹花,多漂亮,我的姐儿以后长大了,一定也比这牡丹还要美艳十分……”

筱竹听了轻笑起来,却没有出声打断。

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最好的赞赏和期盼,只是兰氏说的声音小小的,生怕被别人听到,两人的声音都是悄无声息的。

傅倾颜听了心中一暖,女子的容貌在这个时代来说真的太重要太重要了。这样一个依附男子女子才能生存的社会,一个女子必须要有好的相貌,才不至于过的太惨,才能在众花之中脱颖而出。

傅倾颜没有身份,只不过是一个庶女,兰氏这样的寄托之情,已经是对傅倾颜最大的期盼了,还是一个母亲对女儿最美好的愿望。

可惜的是,前世她只做了短短几天的皇后,而这一世,她发誓,即使做不了牡丹,也要做一个男人唯一的花朵,哪怕只是开在寒冬之中的腊梅,只要有人珍惜,她也能抵御寒冷。

重来一世,只要她看清人,选对人,老天必不会辜负她。她信老天,更信自己,唯一不信的只是上一世骗过她的人。

兰氏看着这牡丹花,笑着道:“开的真艳呐,这颜色真美,府中只这么御赐下来的几株,就已经这样美,若是宫中开满了牡丹花,一定更美,那样的花海,无法想象……”

兰氏的眼中满是惊艳。

“也只有姨娘是真正的赏花人了……”筱竹笑着道:“深宫之中,能真正赏花的又有几人,心思全不在赏花上面呢……”

“你这丫头,连这种事也敢编排……”兰氏紧张的道。

“这里又没人,姨娘,只我们在,谁能听得到?”筱竹笑着道。深宫之中,现在可是一片水深火热的,筱竹身在府中,自然也能听到一些关于宫中的流言和事情,久而久之也就上心了。

况且,宫中之事,与众府中之事,也都大同小异,想都想得到这情景。

兰氏松了一口气,不敢再说花的事了,只是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大片大片的芍药花前,芍药花就多了许多品种,大片大片的盛开着,加上春风日暖,晒在身上果然暖洋洋的。

兰氏走的累了,便笑着道:“去那假山上坐一会子吧,春天的太阳最暖和,晒一晒,人身上的懒骨头也去了一多半。”

筱竹应了一声,上前将石凳子上辅上暖褥子,兰氏坐了下来。

筱竹道:“姨娘把姐儿让我抱一会儿吧,小心胳膊酸。”

兰氏递了过去,傅倾颜十分乖巧,也不哭,筱竹笑着道:“姐儿长大了肯定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孩子,看看她现在乖的不得了,这么小就知道要体贴姨娘了……”

兰氏听了便笑,她正待说话,就听到远远的有几个丫头说话的声音传来,正往这边走来。

两人坐在假山里面,又有大片的花海拦着,众人倒一时没有发现。

“太太不在府中,兰姨娘最近可真是得势得宠……”一个大丫头低声道:“哎,这府中也越发的没有规矩了,太太不在,像什么话。我看啊,过不久,兰姨娘可真要管家了,传出去,也是我们府中的笑话了……”

“老爷喜欢她有什么办法?”另一个接口道:“她生的女儿也真是,一出生就将锦姑娘的所有一切全夺走了,还害的太太和锦姑娘大少爷避开府中去了静安寺,她以后也铁定不是一个省事的,真是一个煞星,因为她,上次死了多少人了?”

兰氏听了脸色一变,筱竹大怒,正待要站起来出去,却被兰氏拉住,兰氏白了脸,目光炯炯的,一直在听着她们到底会再说些什么。

筱竹耐了性子,便没有再说话,只是愤怒的听着,心下不由的愤愤不已。

“我看她以后长大了也定是一个祸害,肯定跟兰姨娘一样,能将男人的心都给勾跑了,小小年纪就已经有红颜祸水的样子,等长大了还得了,以后说不定……”那人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兰氏隐隐的听到了什么宫中之类的事情,却听不真切,只是兰氏的脸已是青了,只是颤着手,有点发抖,克制不住的悲愤。

那些人又提高了声音,道:“锦姑娘也是倒霉,怎么会有这样的妹妹,以后指不定什么都要被她给抢走,谁家里有这样一个庶妹都高兴不起来,也难怪太太要被气的避开到静安寺去了,也是眼不见心不烦……”

“跟兰姨娘一样,以后定是狐媚子一个……”那人呸了一声,道:“不要脸的,月子没做完就勾的老爷没了魂一样……”

兰氏听的摇摇欲坠,却死死的掐着筱竹的手,不让她出去,筱竹气的脸都紫胀了。

兰氏两眼发直,说不出话来,直直的盯着前方的花,却根本没有站起来去看看这些丫头是哪些人。

“哼,说不定以后活不长呢,谁知道她能不能长大,不是有一句话叫天妒红颜,红颜薄命吗?”那人幸灾乐祸的道:“老爷还巴巴的给她取了个名叫倾颜,这看这名儿就是诅咒,这样的妖孽,活不长……小小月份,就长成了这样……”

煞星,活不长……诅咒……

兰氏的脸上再无一丝血色,僵在那里,光采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

“你说话小声点儿……”另一人道。

“怎么就不能说了,她有脸做,就不怕人说,哼……”那人不服气的道。

“她到底是老爷的心尖宠,没看到前头那些人的下场,老爷当时可是连太太的面子都不顾了,若是被她听到,我们还有命活?”那人劝道:“到底是个煞星,以后啊,我们看到小妖孽也躲着跑,免得惹祸上身……”

“就是。”另外几人劝道:“你少说两句,我知道你是为太太不甘,但是老爷喜欢,你有什么办法,嫁为人妇就是这样的……”

“若是每个男人都如此,我宁愿不嫁……”那人发狠道。

“好了好了,走吧,别再在这耽搁,免得有人过来……”另外几人将她推搡着走了。

声音渐渐远去,兰氏已经摇摇欲坠。

傅倾颜敛下眸中所有复杂的神色,现在已是开始了吗?从诋毁开始,一盆盆的脏水往她们身上泼。

呵,只是这一世,好像比上一世,还要狠,还要早。

看来林氏已经忍不住了。

筱竹忍不住,腾的站了起来怒道:“姨娘为什么要拉住我,至少也要知道到底是哪几个不要脸的丫头敢编排姨娘,看我不撕了她们的嘴,竟然敢说姨娘和姐儿的闲话,还说的这么的难听……”

筱竹气的发抖,怒道:“……姨娘只知一味的忍让,可知,有一天退到无处可退时,便是悬崖,姨娘掉下去就罢了,难道还要连累姐儿也掉下去吗?”

兰氏呆呆的道:“这府中全是她的人,我再反抗,只会让人更反感……”

筱竹气的跺脚,道:“姨娘,你啊,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你一味的忍让,她们就不欺你了吗?她们一惯是会欺软怕硬的,这几个硬骨头只有敲碎了,以后才没有人敢欺负姨娘,姨娘这种道理也不懂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