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27章 害怕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30 2015-12-09 01:32:37

  那婆子吓了一大跳,跪在地上,头上身上全是茶水茶渍,瑟瑟发抖,只是抖着求着饶,声音却越来越小,恨不得缩成一团……

林氏站在那边,呼哧的喘着气,胸口一起一伏,气的脸色发白,堪堪被身后的丫头子扶住,才稳住了身体……

傅大人也是脸色黑了,他却稳稳的站了起来,反应反倒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林氏,道:“叫人带姐儿和哥儿下去吧……”

傅宇焞一直呆在旁边看,比起傅绵锦,他现在已到记事的年纪,一张脸上却有着一股不同于往的沉稳和淡定,一句话都没说。

傅绵锦哭哭啼啼,道:“……父亲,我要奶娘,我要奶娘……”

她似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有点怕的抱住了傅大人的腿,眼神哀求。有点瑟瑟的害怕。

傅大人心一软,道:“别怕,先回去休息养伤,今天父亲打了你,是我的错,以后只要你爱护妹妹,就再也不会打你了……”

傅绵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还没想通,就被大丫头给抱走了。

傅宇焞一句话也没有说,沉默的由着人抱着了自己。

林氏道:“贵嬷嬷,先将哥儿和姐儿抱到我屋里去歇着吧……”

“是……”贵嬷嬷脸色郑重,知道此事不能善了,担忧的看了一眼林氏,便走了。

她至少还是知道轻重的,忙带着哥儿姐儿离开,只是心中暗恨这些奶娘竟然坏了姐儿和哥儿的心性,都是她不察,这下更是害了太太在老爷面前抬不起头来……

林氏看着傅宇焞在丫头怀里还朝着她看过来,傅绵锦更是哭着叫娘亲,心都揪了起来。

傅宇焞的眼睛一直亮亮的,直到慢慢地走远不见,傅绵锦的哭声也越来越远,她的心才缓和了下来。

“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傅大人见林氏脸色极差,道:“只是这两个奶娘竟敢教唆哥儿姐儿这些话,看来是夫人管教不严,幸好哥儿姐儿现在年纪尚小,不然被教坏了,根底坏了,以后连治都没得治,这几个奴才实在可恶!”

林氏脸色苍白,道:“……是我疏忽,没有好好盘算她们的根底和心性,差一点左了哥儿姐儿的性子,险酿成大错。这些贱奴,就由着老爷做主吧……”

傅大人脸色一沉,道:“这种贱奴,拖出去打死,扔到乱葬岗子里去,别脏了府中的地方。”

兰氏一听,竟不自觉的抖了起来。筱竹忙在身后扶住她,兰氏想劝两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她也知道,这种对话,是轮不到她来插话的,正在犹豫的功夫就错过了这个时机。

而林氏却半点反应也没有,淡淡的道:“的确如此,这种贱奴,留有何用,堵住她们的嘴,全部打死……”

她脸色阴沉,不像开玩笑,底下的人脸色全变了,还没来得及求饶,脸色便已经是一片灰败,被堵住了嘴,立即就被拖走了……

林氏跪了下来,道:“是我治家不严,老爷,还请责罚!”

傅大人看了她一会,发现她挺平静,便忙扶了她起来,道:“偶有疏忽也是正常,只是子女教养是大事,以后不可再犯这种失误了,至于奶娘的人选,再物色吧,别的不要紧,最紧要的一定要是人品端正才好。”

“是……”林氏面无表情,低着头应下了。

傅大人道:“这一次出问题,说不得恒哥儿和颜姐儿的奶娘也有问题,这几人也都一并换了吧,这两个奶娘,逐出府去。”

林氏的手握了握,道:“……是……”

傅大人有点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上前一步走到林老太太面前道:“岳母前来,竟让岳母看到这样的笑话,实在难堪,家宅内务,让岳母见笑了,是我治家不严,才闹出这样的笑话。”

“不碍……”林老太太皮笑肉不笑,她知道这个女婿对她也只是面和心不和罢了。

林家是文,傅家是武,两家本身就有些不搭调。况这些家宅内务,她也插不上手,自然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多嘴,或让傅大人不快。

她这个女婿,其实极要面子,也深赋野心,哪怕她是岳母,也是没什么资格说太多,不给他面子的。

“时候不早了,岳母大人便与夫人一道回去歇息吧,还请岳母也多住几日才好……”傅大人道:“招待不周的地方,请见谅!”

林老太太应了一声,林氏行了礼,脸色有点灰败的和林氏一道出了院子。

今天遇到这样的事,去佛院的事,竟不好这个时候开口,当前还是女儿的事安慰了才好。

不过来日方长,林老太太担心的看了一眼女儿,与她一同离开。

只是她身边的一个嬷嬷低喃道:“老太太,傅大人未免太过可恨,我们家姑奶奶竟只不过是有一个主母的身份,管家的名声,竟然……这种时候了,姑爷还,还不送姑奶奶回屋……在他心里,还有没有我们林家姑奶奶……”

嬷嬷脸上面有愤色,林氏却面无表情,不为所动,眼底一片阴沉。

林老太太再知她心意不过,她知道女儿的心,经此一事,只怕是彻底的化为飞灰了。

那个男人,已经不再在她的心里。

这也是她所经历过的人生,她怎么会不明白?只是看到女儿心死成灰的过程,心中还是一阵剧痛。这种感觉,与林氏为锦姐儿伤心难过心痛是一样的。

只是林老太太经历的事多,一直在忍着罢了。

女儿家,女儿家,生来就是被人辜负,被这些臭男人克的。这世间男子多薄情。

她也曾无数次的想过,让女儿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哪怕平凡一点,也可以,只要对她好一辈子。

可惜,哪怕是傅大人这种莽夫,也做不到。

薄情,又好色,呵……林老太太讽刺一笑,一回到屋里,就将林氏给搂进了怀里,低喃道:“我的儿,苦了你了……”

林氏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热泪流了下来。打湿了前襟。

两人没有说话,林氏紧紧的纠住林老太太的手,越恨越伤心之时,反而不会再惊天动地的哭闹诉说了。

她只是沉默的流着泪,心尖是越发的疼痛万分。

自此后,她只要在内宅斗个你死我活,却再也不会对那个男人抱有半分的希望。

良久后,林氏才停了下来,眼中无了泪的她,看上去,像个阴沉的木偶人。

贵嬷嬷进来了,道:“……太太,哥儿和姐儿都睡下了,只是哥儿沉默了些,好像心里存了事,姐儿一直哭闹着要奶娘,我给哄睡下了……”

“哥儿已到懂事的年纪,姐儿受此刺激,只怕会晚上睡不好,一定要照顾好了……”林老太太道。

“是……”贵嬷嬷道:“晚上老奴亲自照看,一有问题,会立即安排。太太也不必伤心,那几个贱奴,敢背地里这样教唆主子,打死了也是活该……”

“我不伤心……”林氏淡淡的笑了,道:“我只是有点累。母亲,我们洗洗歇下吧,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才是真正的战斗……”

林老太太看她仿佛脱胎换骨的样子,点了点头。

之前,她身上还有感情的纠结,可现在,她身上是没了这种束缚,有的是更锐气,更霸气,更硬的心从内里透出来的狠毒……

林老太太知道,她是真正的破茧重生了。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从此后,她不再对丈夫抱有希望,有的只是更可怕的算计。

一个女人,遇到好男人是永远长不大的,永远天真,可惜女儿才这么年轻,却已经仿佛老了许多一样的成熟。

林氏洗了洗,疲惫的睡下了。

她心底里最后的一点期望也早已经全部煙灭,从明天开始,她只是一个战士,为自己,为儿女的战士,与那个男人,无半分干系。

林老太太与女儿共枕一席,看着她的侧影,道:“菀儿,你还有娘在,还有母家在,别怕,想做什么就去做,即使将傅府闹的天翻地覆,我们林家,永远为你做主……”

“……嗯。”林氏哽咽了一声,转过身来,已是泪流满面,钻进了她的怀里,委屈的哭了。

怎么能不委屈?

最软的一面,也只敢在最亲近的人面前露出来,以后在这个傅府,却是半分再也不会露出来了……

林老太太长长的,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不死不休。妻妾相争,从来都没有少过……

林老太太心中盘算着太多的事情,一时间也是苦苦无眠。

而金兰院中,兰氏脸色发灰,却不敢言语,她深爱这个男人,却看不透这个男人,还有点怕这个男人,她现在不敢看他,只是僵直的站在屋子里,一点话也说不出来,纠结的很。

她们一进来,其实傅倾颜就已经醒了,只是她没有睁开眼睛,噩梦让她也总是睡不安稳。

傅大人,早已经过来了,看着女儿这样受惊的样子,睡不好的表情,心疼不已,轻轻的哄了哄,道:“……今天姐儿真是吓坏了……”

见无人回应,回头看到兰氏正僵直着身子发呆呢,他笑着上前搂住她道:“兰儿,你也吓着了?别怕,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我保证……”

他哪里知道她是在怕自己。

兰氏回过神,笑了笑,笑容勉强,一句话也没有。

傅大人也没责怪她,毕竟女儿遇到这样的事,他能理解。他又心疼的去哄傅倾颜了,口中喃喃自语,道:“……我的心肝,以后你想要什么,爹都买给你,可好?”

他俯下身亲了亲,心疼不已。

兰氏在一边看了,心疼复杂难言。这样的独宠,是好还是坏事?兰氏忧心忡忡,她心里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事,已经将一切都搞砸了。

以后,女儿与她都会变成太太的眼中钉肉中刺。而老爷他……今天处理确实稍有不当……只怕会置她们母女于水深火热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