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23章 针扎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16 2015-12-05 01:30:12

  林老太太不过也是说说气话罢了,待平静下来,才沉着眼道:“菀儿说的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宠妾的男人,这件事,需从长计议,就怕菀儿想岔了,钻了牛角尖,把自己的处境弄的更危险……这件事,菀儿是怎么个想法?”

贵嬷嬷附耳上前低语几句。

林老太太一怔,轻笑道:“好办法,若是成了,心头大患,倒去了一多半,只是这兰氏,只是失去一女,并不伤筋动骨,那个庶子,才是最要紧除去的吧?”

“动他太扎眼,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贵嬷嬷道:“况且这庶子之事,倒不着急,只是这小妖孽,却是等不到了……等她兴起满城风雨就什么都晚了……”

“哦?”林老太太诧异的道:“刚满月的婴儿能美到哪里去?无非是眼睛大一点,皮肤白一点……”

“老太太有所不知,这丫头,着实与常人不同,老爷爱不释手……”贵嬷嬷道,“而那庶子,不过是男生女相,长相也着实太过好看,但是,这可不见得是好事,所以,太太并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

“看来这小丫头是真的引起菀儿的恨意了。”林老太太道:“准备马车,我去傅府一趟……”

贵嬷嬷点点头,服侍着林老太太出来了。上了马车,直奔傅府而来。

林氏正在屋子里胡思乱想,生着闷气,傅宇焞和傅绵锦已经由各自的奶娘搀着进来了。

傅宇焞今年五岁,傅绵锦不过才两岁,两人一进来就奔了进来,叫道:“娘亲。”

傅宇焞还知道行礼,傅绵锦却早已经扑向床前,眨着眼睛道:“娘亲,你怎么了?”

林氏哪怕有再多的算计,再深的恨意,此时看到一双儿女也早已经暂退去了,忙坐了起来,抱过傅绵锦道:“娘亲没事,焞儿也快坐到娘亲身边来……”

傅宇焞这才过去了。

“母亲,你没事吧?”傅宇焞关心的道。

林氏听了心中一痛,道:“我没事,焞儿如今已经知礼懂事了,父亲对你严吗?”

“嗯,很严,要早起读书练武,今日是偷抽了时间才过来的……”傅宇焞道。

林氏亲了他一下,她不怎么常见儿子。傅宇恒还好,他才三虚岁,所以还没有去外书房一同授课学习,但五岁的傅宇焞已经离开后院,在前院接受教养了。

傅家以武传家,女儿都养在后宅,儿子无论嫡庶都是要养在前院,让家主一并教养的,所以十分严苛。

林氏想到儿子,有些想念,看到女儿,心中也是一阵剧痛,女儿有多久未见过老爷了?

全被那贱人生的小妖孽给占去了。想到这小妖孽以后还要抢去女儿所有的风头,林氏就恨的不行。

“娘亲,你怎么生病了?”傅绵锦此时尚小,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纯真而无辜的看着她。

“娘亲没事,只是昨日有些劳累,又没睡好。休息几日就没事了……”林氏笑着道:“锦儿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的,奶娘每天都要喂好多好吃的给锦儿……”傅绵锦道:“哥哥呢,哥哥也要吃好多好吃的,才能长高长大,以后保护我和娘亲……”

看着一双小儿女交谈起来,林氏心中一酸。她的手紧了紧,哪怕拼了这条命,她也要守护自己的儿女,其它都是虚的,只有自己生的才是真的。

奶娘看林氏脸色苍白,有点劳累的样子,便上前道:“太太,不若奴婢带着姐儿在外面玩一会子,与哥儿说说话吧,太太也倒下去歇着,有什么事叫奴婢便好……”

“也好。”林氏是真的累了,她是真的被气的,被累的,现在的情绪很压抑,见到女儿和儿子才好了些。但也是体力不支。根本不用装就已病了三分。

她与兰氏,是不死不休。从她们的孩子出世开始,就已经是你死我活。

奶娘这才将两个孩子带出去了,林氏倒下来,还能听到外面儿女叽喳的说话声。那些童言稚语,迅速的让林氏被治愈了。

林氏躺着躺着,便没了心事,倒睡着了。

大丫头出来,道:“哥儿姐儿小声些,太太睡下了……”

两人闭了言,傅绵锦低声道:“娘亲睡着了?我还想去看看兰姨娘刚生的妹妹呢……”

傅宇焞看着她道:“去看她做什么?”

傅绵锦想了想,道:“她不是妹妹吗?”

旁边的奶娘低声撇嘴道:“她是小姐哪门子的妹妹,不过是个贱妾所生的贱种罢了,小姐可别当这种人是妹妹,没得降低了身份,我们锦姐儿可是府中嫡出的小姐……”

傅绵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她不是妹妹是什么?”

“是敌人……”傅宇焞道:“兰姨娘是娘的敌人,她生的自然是我们的敌人……”

“敌人?”傅绵锦道:“就跟哥哥说的一样是战场上该杀死的敌人吗?”

傅宇焞点点头。

奶娘和大丫头听的好笑,只以为是童言稚语也并没有在意。

傅绵锦道:“哥哥,我们去看看她吧,看看我们的敌人……”

傅宇焞动了心,被她缠不过,便道:“也好,母亲正好睡着了,我们去看看……”

两人缠了奶娘,奶娘拗不过,只好带着她们出了主院,一路去了金兰院。而大丫头也并没有在意,只想着孩子走了也好,别吵着太太休息才好。

林氏也并没有睡沉,打了个瞌睡便醒了,道:“哥儿姐儿呢?”

“怕吵着太太休息,奶娘带他们出去顽了……”大丫头道:“一会儿该回来了……”

“让厨房准备一些羹汤,等他们玩累了回来吃……”林氏道。

大丫头应了一声去吩咐了小丫头。

林氏喝了一些茶,等了等,耐心的很,不久后,便有人来通传道:“贵嬷嬷和林家老太太回来了……”

“快请母亲进来……”林氏眼睛一酸,忙放下茶道:“快请进来……”

大丫头忙去了。林氏也迎到了屋门口,林老太太一进来就眼泪涕流道:“我的儿,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林氏十分憔悴,一看到自家母亲,就哭成了泪人,到底心里是委屈的,看到至亲之人,才发了出来。

直到哭声渐歇了,打发了丫头们下去,林氏才红着眼睛道:“母亲误我,嫁了一个这样宠妾灭妻的男人……以后,我们焞哥儿和锦姐儿哪还有立足之地,这后院,我除了占着一个正室之名,管着一个家的名头,哪里及得上那个贱人的地位,在他心里,我究竟算个什么?”

“我的儿,苦了你了……”林老太太又红了眼圈道:“都是娘的错,当初该好好看一看……”

“日久见人心,当初老太太也不知道老爷是这样的人啊……”贵嬷嬷道:“老太太可别因为外人,与太太生份了……”

林老太太道:“这是我亲生的女儿,我哪能听她几句怨,就与她生份了。只是,菀儿,你家老爷到底不是算太过份的,他虽宠爱兰氏,但也敬爱你这个嫡妻,你只要牢牢的稳住你现在的地位,自然有出头之日,傅家人一向手段狠,也极自私,你别犯到他头上,就不会有事,时事已至如此,再怨也没有用了,菀儿,听娘一句劝,这种时候更要沉住气,小心再小心……”

林氏点点头道:“我明白,只是娘,那个小妖孽,我是绝不会让她长大的……”

她的眸中带了一点狠毒。

“娘帮你……”林老太太道:“苦了你了,你也别妄自菲薄,哪家的主母不是这样过来的,哪家风光的主母后院不都有几个小妖精,你这个还不算太过份的,还有更糟心的呢,就是你爹,当初后院不也有几个小妖精迷的他神魂颠倒的?可你看如今,她们在哪里?”

林氏点了点头,心定了定,道:“我明白,母亲的苦心,我记在心里了。”

“好,避开些也好……”林老太太沉吟道:“你出嫁时,带来的人都是我们林府中的老人了,有他们在,事必能成。你不是后来还买了不少人吗?一定不会看出是你的人动得手。菀儿放心,娘亲会帮你……”

林氏点点头,心中的阴狠,嫉妒,这些折磨,让她苦不堪言,还只能放在心里,如今见到母亲,她的心才定了又定,道:“我听母亲的……”

林老太太点点头,压低声音与她低语了几句。

林氏连连点头,贵嬷嬷则在屋外守着门。

等两人说完了,林老太太才道:“天下的男人皆薄情,菀儿,他现在对你这样,反而是好事,正像嬷嬷所说,你已有一子一女,怕什么?但有一天,他对兰氏移了情,便是她的地狱之日了,这就是你们的不同,所以,得到了一时的心又能怎么样呢?长久不了。你可明白了?别庸人自扰,我女儿是最好的,那傅莽夫,还配不上你……”

林氏红着眼睛点点头道:“母亲,我明白了……”林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道:“一会子等你们老爷回来,我亲与他说带你去静安寺休养一些时日。他必会答应……”

林氏点头。

“焞儿和锦儿呢,既来了,便带他们来见一见。我也好久没见过他们了……”林老太太擦了眼泪道。

林氏正想派人去找回来,便已经听到外面有人在干嚎道:“太太,太太,不好了,出事了……”

贵嬷嬷怒道:“出了什么事嚎成这样?不知道太太生病了要静养吗,一个个的净是会添乱的糊涂东西……”

贵嬷嬷看她脸色苍白,怔了一下,收回要踢人的脚,道:“……怎么回事?”

“大哥儿和姐儿去了金兰院,也不知怎么回事,用针扎了颜姐儿的脸,颜姐儿哭的不可开交,兰姨娘也晕过去了,老爷正好回来,看到颜姐儿气的心疼坏了,就,就……”那人不敢说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