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48章 筹谋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423 2015-12-31 10:08:20

  世间尤物,不过如此。

得了兰氏,其它人,哪里及得上她一个脚丫子。

金兰院中的好物件自然多了起来,什么得了御赐的东西也是往金兰院中搬,得了好的全搬了过来,哪怕兰氏有时候连一个眼神也不施舍。可傅大人就是费心讨好……

渐渐的这院中的气氛已然不同了。

兰氏低低一笑,与筱竹喃喃道:“……到时候了,现在只需要一个时机。”

“姨娘能保证老爷他一定会提一提姨娘的位份吗?”筱竹有点不安,也有点不大确定,虽说宠,但是,到底是妾。

“不升上二夫人的位置,怎么好管这个家?”兰氏道:“我一直未出过面,从来有事都是让你去与管家接洽,为的不过现在不是名正言顺罢了,像傅府这样的人家,万没有让一个妾氏管家的道理,我若真的接手了,才是万劫不复的开始,太太只需一点流言,就能将我打入地狱,人言可畏,太太举着正室的大旗,她自然不怕我接了家,只怕我不接,可我现在偏不接,要接也要接的名正言顺,让她以后都抢不回去……筱竹,我说过,光有宠爱是不够的,得有名份,有权势,而我以妾之名,是不能管家的,只有以侧夫人,二夫人之名,才能真正实至名归,不然这到手的权力,也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以后太太说拿走就拿走了……哼,我才不会让她得宠,她现在既进了佛堂,以后就让她好生与青灯古佛相伴吧,敲一敲木鱼,也是个好归宿,可惜,太便宜她了,不过不着急……”

“姨娘可是有好点子了?”筱竹道。

“当然有。”兰氏轻笑道,“没有把握,我能走到现在?我早说过,我已经拿出全副本事来了……”

“可是因为最近姨娘得宠之势,府中下人和府外流言越发多,对姨娘十分不利,怕是太太有意传出来的……”

“又想败坏我名声,不过我名声本就不好,我也不在乎……”兰氏冷笑道:“做二夫人,这事可是要看老爷的……”

筱竹点点头,道:“要谋划这事,得要趁早,趁姨娘正得宠之时才可,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时机……”

“我为妾时,太太是看不上我,我若升上二夫人的位置,直逼她大太太的地位时,不知道她会不会气的发疯……”兰氏轻笑道。

兰氏早已运筹帷幄,心有谋算。这二夫人之位,也是囊中之物,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而已。

情已死,拿出全副心机之时,战斗力真是强悍到爆表。

连傅倾颜都觉得以往小看了娘亲,原来娘不是不会,她以前只是不想。现在看来,娘亲是极聪明的。拿出本事来时,林氏也不一定是对手,她唯一依凭的不过是大太太的地位罢了。

娘亲到底是从楼里出来的,从小得到的培养,绝不可能差了。

傅倾颜一笑,虽心疼娘亲,但到底是放了心,至少现在的她不用担心娘亲会被欺负,不懂反击之力,至少兰氏展现出来的手段,不光有自保能力,还能再上升一点地位。

这一切,都是前世绝没有的事情。

兰氏与筱竹笑了笑,道:“回去吧,过的真快呢,转眼又到秋天了,这天气说冷就冷了。都道天凉好个秋,秋天一天,冬天一过,春天就又来了。”

筱竹抱紧了傅倾颜,笑着道:“正是这个理……春去秋来,万物之规律,不管人过的是苦是甜,一天天的都绝不饶人。”

两人回去了,兰氏第二天就叫了管家过来。

管家战战兢兢,见到兰氏的第一眼就先跪下来了,兰氏先乐了,笑着道:“管家,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你可是傅府的老人了,我到底不过是个妾氏,哪有你向我行跪礼的道理……”

“奴才不敢,姨娘是主子……”管家道:“奴才不敢不恭敬。”

兰氏笑了道:“什么主子,不过只能算是半个主子罢了……”

管家讷讷不敢言,兰氏愁着眉道:“这府中太太进了佛堂思过,除了我出头,竟再没一个能管家的人了,老爷虽说将管家之事先交与了我,可我前些日子病着,竟一直也没能出面,这些日子就辛苦管家了……”

管家忙道:“不辛苦,姨娘如今已大好了,这府中之事,理应要交到姨娘手上。”

“我不过是区区妾氏,半主半奴而已……”兰氏道:“怎么有这资格管这府中之事,名不正言不顺的,徒惹旁人诟病罢了,我可不敢接手,以后还是要劳动管家多多累着了……”

管家听的有点纳闷的很,百思不得其解,说讨好的话也不对,像打脸,不说话也不对,只能以不变应不变的道:“为主子分忧是奴才的本份,奴才以后定会克守本份,管好这府中杂事,不让主子操心……”

兰氏点了点头,笑着道:“我有两件事要吩咐你去办……”

“姨娘请说……”管家道。

“第一件,恒哥儿如今先不养在前院了,他还小,我与老爷说了,先养在金兰院中,与姐儿做个伴,趁小时也能培养些感情来,倒是好事,等他大了再出去,只是,他的教养之事,却是不能马虎的……”兰氏笑着道,“我让你去找两个德高望重的老师,一文一武,来教导哥儿,以后老师来时,便让哥儿去前院学习,休息时再回金兰院,倒两不误了……”

“是……”管家忙不迭的应了,道:“奴才一定好好的办妥。”

“定要寻个仔细,人品一定要细细察看。”兰氏道。

“是……”管家忙应了。

“第二件,姐儿渐渐的也大了,眼看快要过周岁,也要给她寻个教养嬷嬷了,姐儿到底是老爷最疼的女儿,虽是庶女,却也是官宦之女,太太她有林家的教养嬷嬷在,我们姐儿也只能靠老爷找了,所以此事也得甚重,子女教养是老爷重中之重,你也明白轻重的。”兰氏笑着道:“所以,也要仔细的寻了来,要识字的,针线功夫也要好,琴棋书画样样都要,若是有一样不行的,也要再寻几个行的人来,不拘人多,能将姐儿教好了,才是正理……”

“是……”管家唯唯应是,忙应了,道:“奴才一定仔细搜寻,定不会错过好的……”

“姐儿和哥儿之事,是大事,你可不能轻忽……”兰氏又细细的叮嘱了一番,提了俱多要求,这才让管家走了。

管家出来后才细细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难事,这事倒不违例,他便忙去办这事。

他一走,兰氏便坐在帘子后面捧了茶杯,道:“且等着看好戏吧……”

筱竹道:“姨娘的意思是?”

“你忘了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兰氏淡淡的道:“我这身份,不知有多受人诟病呢,你猜,有些清高自傲的人,管家请,能不能真的请得来,只怕来的也是与我们相并论的人……”

筱竹脸色一变,道:“……这,姨娘你何必如何自苦……”

“我只能从我身上做文章,却不能从哥儿姐儿身上做由头,我舍不得……”兰氏道:“我坠污泥不算什么,现在提出来,撕破了这一层,倒是好事……遮着掩着做什么……”

筱竹眼泪就下来了,道:“这是自取其辱。”

“我就等着这一步呢,这一步不成,还有下一步,下下一步,但我永远不会拿哥儿姐儿的事做文章……”兰氏道。

“姨娘就忍心自污?”筱竹难受的道。

“趁他现在还心疼我……”兰氏笑道:“也许只这一次就成了……”

筱竹难受的很,看着兰氏,脸上全是不忍。

“武则天为除王皇后,求上位时,她是怎么做的?杀了自己亲生的女儿嫁祸于人……”兰氏道:“可我却没有如此狠心,我所求不多,所做一切,这一切的反击,都不过是想护着我儿我女周全,所以筱竹,你要记住,哪怕有一天,我自身不保,你也不能拿哥儿姐儿的事来护我,绝不能,让他们受半点伤害……”

筱竹使劲点头道:“……我知道了,姨娘,只是苦了你,苦了你……”

兰氏难受的道:“不,我这出身,说到底,还是污了哥儿姐儿的出身……哎……”

筱竹泣不成声,一时泪如雨下。

果不其然,管家出去寻找几日,一听闻是给兰姨娘的孩子找嬷嬷和老师,但凡有点脸面的,想也不想就回绝了。

如是三番,管家才知这其中严重性,哪怕花重金,人家也不肯来了。

那些人清高自傲,哪里肯与三教九流之处出身的兰姨娘为伍,生怕自此降低了身份……

管家找不回来人,渐渐的脸色就越来越差。

拖到不能拖,终于找回来六个人,但是,却是那般的不堪的出身。这里是极讲究出身的。

为哥儿找来的人,却连功名也没有,几乎是底层混着的人,而为姐儿找来的人,就更不堪了……

兰氏大怒,一下子就气倒了。

傅大人不知前因后果,当初管家回禀之时,他也未曾在意,直到这时知道,他也是大怒。

他忙忙的走到金兰院中,苦苦拍门道:“……兰儿,别生气,你开一开门,有什么气,也别与我置气啊,别气坏了身子,你又得喝苦药了,兰儿……”

他久拍不开,只听到里面低低的哭泣声。

筱竹红着眼睛,在门外对着傅大人跪了下来,道:“老爷,姨娘自知出身低贱,但是,却给哥儿姐儿找了这样的人来,岂不是,岂不是……在挖姨娘的心吗?这是打她的脸呢,姨娘出身是不好,可哥儿姐儿却是老爷的亲生骨肉,姨娘心疼不已,又自责,又难过,又痛不欲生,她只怨为何自己还活着,竟然……污了姐儿和哥儿的出身呐……”

“如此不堪,只怕姨娘她承受不住,她原本就已经对过去之事苦不堪言,到如今,可如何自处?……”

筱竹哭的肝肠寸断,傅大人听的却痛如刀搅一般,斥道:“糊涂,哥儿姐儿是我的儿女,是我捧在心尖上的人,谁敢怠慢?我要他们的命,找不到好的,我自会为哥儿姐儿寻来,关兰儿什么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