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40章 事发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89 2015-12-22 01:41:15

  “她心不小,竟然还敢在兰儿和太太之间周旋,害了我的颜姐儿……”傅大人眼中一片冷意和锐利,十分愤怒。

“她的背景的确牵扯不到太太身上……”副将迟疑了一下,道:“大人,不若此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若是,这事牵扯到了太太,家中事务动荡,反而……对大人的名声不利。”

傅大人没有说话,闹不清心中是什么心思。

但副将知道,傅大人看似糊涂,其实是个极聪明的人,他心中该有计较了。

不过上峰的意思,副将一向都是不怎么敢猜测的,所以,他笑了笑,便也没有再多提。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只是此事……”傅大人道:“把知道的人都处理一下……”

“是……”副将顿了一下,道:“关起来的这些人呢?”

“都远远的发卖出去,不得再进京……”傅大人冷声道。

“是……”副将退了下去。

管家被人提了上来,他扑嗵就跪倒在傅大人面前,道:“老爷,奴才知错了,请老爷再给奴才一次机会,奴才下次再也不敢了……”

他磕的头十分用劲,直到头破血流,傅大人都没有叫他起来。

良久后,他才淡淡的道:“你原本是我傅家的家奴,只因娶了太太陪房的女儿做儿媳,心思就不在傅家了?你改姓林了吧?”

管家额上后背上全是冷汗,道:“奴才断不敢忘记自己姓甚名谁,万不敢忘记自己的主子姓傅……”

“哼,你是资历老,可别以为,我真不会动你。”傅大人砰的一声放下茶杯道。

“奴才不敢,不敢揣测主子的意图,奴才疏忽了,奴才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管家红着眼睛道。

傅大人轻轻的吁了一口气,道:“你是家中的老人了,可别晚节不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有的事,我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有些事,可别超过了……”

管家这下连手心都是黏汗了,他战战兢兢的想,原来他做的事,老爷都知道……

“谢谢老爷,奴才再也不敢了……”管家虽然得了赦免,可却一点也不敢再心存侥幸。

“别只会说这么一句话……”傅大人轻声道:“你只需记得我一句话,在我府中,最厌恶的人,就是三姓家奴……”

管家抖如筛糠,道:“……奴才以后只知老爷是奴才的主子,万不断再心存妄念。老爷,奴才知错知罪了……”

傅大人轻笑一声,道:“行了,起来吧。”

管家一怔,慢慢的站了起来,躬着腰十分恭敬的站着不敢动。

“现在后院的人清理了不少,你再买些干净的人进来,要选好的些……”傅大人道:“要是拿不定主意的,去问兰姨娘和我都可以。若是姨娘懒得管,你自己做主便是,只要不触犯不该有的底线,其它问题都是小问题……”

管家一怔,立即又跪了下来道:“是,奴才记得了,以后奴才只有主人一个主子,奴才以后再也不会弄错了。奴才一定会约束好下人,再也不会伤害到主子的子嗣……”

傅大人见他还有悔过之意,料定他也不敢再如何,摆了摆手就让他下去了。

管家出来后才松了一口气。

老爷让他以后有事问兰姨娘,这后院以后怕是真的要变天了……管家的眼神有点复杂。暗忖,颜姑娘刚出事,只希望兰姨娘别记恨他才好。不然他更是步步难行了。毕竟兰氏是老爷最宠的女人……

傅大人招过来几个士兵,道:“去静安寺,与太太说,若是姐儿没事了,就都回来吧……你想办法接他们回来……”

“是……”士兵长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武将世家中,还是士兵最好用,有效率,有规矩,比下人,还要更得力些。

只是,怎么处理平衡这个问题,却是让傅大人有点犹豫不决的事。

士兵们到静安寺的时候,林氏和林老太太也都收拾好了,正准备回去,见到这些人来回话的时候,林氏和林老太太对视一眼,就知道已经事发……

两人都是精明人,什么也没说,上了车后,林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多余的没有多说,只说了一个字,“忍……”

林氏咬牙点点头。

以目前林家之势,傅大人绝不会现在就发作。林氏恨,但却有恃无恐,她知道,只要自己处理好,这件事很可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只需要一点点的时间罢了。

到了京城之后,林老太太才下了马车,坐了自己的车,两家分道扬镖,各自回府。

林氏发觉自己的心竟然无比的平静,根本就没有要去受审的心情,有的只是要去与那个贱人战斗的心情。

傅绵锦在车中颠簸着已经睡着了,林氏发觉自己的心还是带着恨,根本压抑不下来。

看来,她还是需要静安寺的气氛,要狠狠的修炼,才能喜怒不形于色,才能真正的做到这一点。

修炼不到家。林氏微微苦笑。

傅宇焞一直在她的腿边,看着她,良久后,见她一直在发呆,便道:“母亲?”

林氏一怔,转眼看到他,心情才好了些,她抱住他,道:“怎么了?”

“母亲,我一点也不想回去……”傅宇焞道:“以后就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不好吗,不要他们,我讨厌他们……我不想回去……”

“傻瓜……”林氏低声道:“我们为什么要躲着,那些,那里的一切都是我们的,知道吗,焞儿,你是嫡长子,一切都是你的,属于你的,母亲会给你夺回来,属于锦儿的,母亲也会给她夺回来,不要害怕,我们要像一个战士,那里即使是战场,再害怕,我们也能立于不败之地,母亲保证……”

傅宇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母亲,等我长大……”

“好,我的焞儿,母亲会一直等你长大……”林氏低声道。

傅宇焞定了一会儿,道:“母亲,那个妖孽,在水中泡这么久都不死,她一定是妖孽转世……”

林氏一呆,手微微紧了紧,道:“焞儿,你怎么又偷听?”

“我想知道,我已经是大人了……”傅宇焞道。

林氏知道事已至此,一切都没有追究的必要了,只低声道:“焞儿保证,这些话,谁也不能说,知道吗?”

傅宇焞点了点头,道:“母亲,不要哭,以后我长大了,会保护母亲和妹妹,都不要哭……”

林氏心中涌过感动,觉得所受的苦,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了,只因为她的焞儿的一句话,就足矣。

她紧紧的搂住他,低喃道:“好,我等着焞儿长大保护母亲的那一天……”

她的背影挺直而僵硬,仿佛回的不是家,而是战场。

马车终于到达了傅府,短短时日之间,傅府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除了这一次带去静安寺的人,府中很多人都不见了。

林氏下了车后有些恍惚,曾经她若是从外归来,多少仆人已经扑了出来迎接她了。

而现在冷冷清清,仿佛她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不,这里是她的战场,是她纵情厮杀的地方,她不会再失去这个战场,绝不。因为这里,将是她的埋骨地。哪怕是死,也要死得其所。这就是她作为一个主母的归宿。

她一进门,就有士兵道:“夫人,老爷请夫人去外书房一见……”

林氏收敛了一下表情,点点头,吩咐贵嬷嬷道:“带哥儿和姐儿去安顿好了,再吩咐厨房弄些吃食……”

“是……”贵嬷嬷满脸担忧,但还是忍住了。

林氏正想走,傅绵锦却紧紧的拉住了她的衣摆。她的眼中带了一点恐惧,有一些说不出的感觉,仿佛当初被打的阴影还在,一听说母亲要去见父亲,便几乎要哭了。

林氏心痛如斯,道:“乖,跟贵嬷嬷去吧,母亲一会就回来……”

“母亲,小心……”傅绵锦小声而胆怯的道。

傅宇焞上前来拉住了傅绵锦的手,道:“回去吧……”

看着儿女远去,林氏的手紧了紧,才去了外书房。

傅大人坐在书桌上不知道在批什么公文,也没看她。

林氏是第一次进来他的外书房,这么正式的地方。以前外书房,他是从不曾让人进的。

这一次,可真是荣幸。

“老爷……”林氏礼节不输,上前一步,行了一个礼。

傅大人冷冷的抬眼看了她一眼,道:“……夫人好手段,远在静安寺,也能遥遥摆布傅府中人的生死,就连我,怕也不是夫人的对手了……”

林氏一笑,淡淡的道:“老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事到如今,你还要把我当成傻子不成?你我多年夫妻,你做了什么,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傅大人道。

“原来老爷还知你我是夫妻……”林氏抬起了头,直视着他,道:“那可知我才是这府中的主母,焞儿才是嫡子,锦儿才是嫡女,不知老爷心中对嫡庶到底是什么看法?”

“你在记恨我,所以才对姐儿下手?”傅大人道:“她是无辜稚儿,你为何如此狠心?”

“狠心?”林氏一笑,也知道傅大人避开了众人,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与她撕破脸,或者说不会与林府撕破脸。更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此事,因为这内宅之事,丢不起这个人。

“锦姐儿到如今一听到老爷的名字,都会抖如筛糠,论狠心,谁能比得上老爷呢?”林氏挑衅的道。或者说她是无所谓了。

“你……”傅大人脸色变青,站了起来,恨恨的盯着她,道:“你根本就不怕,到如今,你竟真的没有一点悔过之心吗?”

悔过,向谁悔过?可笑……

林氏淡淡的看着他,一副随老爷处置的表情。

这下子可真的把傅大人给气到了,他脸色铁青,怒道:“不思悔过,罚你去后院佛堂思过一年,不得出佛堂半步。”

“罪名呢,老爷敢公然说出实情吗?”林氏听了也不生气,只是淡笑,道:“老爷嘴上的疼爱,原来也不过如此,重重拿起,轻轻放下,也不知这个结果,那个贱人可满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