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6章 敲打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80 2015-12-18 10:18:12

  兰氏双眼发直,看到是他过来,哇的一声就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肝肠寸断。哭的傅大人也是发僵,道:“……兰儿,你身子如此弱,还未休养好,你可千万不能有事,要保重身体才好……”

“……姐儿若有事,我还要这身子做什么?”兰氏被他抱到榻上,看着女儿,喘着气,脸色发白,整个人已经犹如将要凋谢的花骨朵一样,那么的黯然失色。

傅大人也是万分的内疚,突然间兰氏抓住了他的衣袖,道:“老爷,姐儿遭此大难,无论是生是死,那个狠心下手之人,老爷绝对不能放过……”

“我发誓,胆敢伤害姐儿的人,我保证一定会彻查出来,不会放过……”傅大人道。

兰氏得此承諾,仿佛浑身的力气都像被卸掉了似的,直直的歪在了榻上,眼泪就一直在掉。

筱竹一直在照看着傅倾颜,心中也是提着的,三人感觉度日如年。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傅倾颜依然没睁眼,高烧反复的很。这么久的时间,一口奶水也未吃,药倒是灌了一些进去,看的兰氏心抽抽的疼。

她茶饭不思,从日间又一直守到月上中梢。

眼看太医要说只怕真的不行了的时候,兰氏终于忍不住了,不顾人阻拦,从榻上连滚带爬的跪到了院子里,她跪对着月祈求上天,双手合十,道:“……老天爷,求你给我的姐儿一条生路,求求你了,她还这么小,什么也不知道啊……若是能换她一条生路,吾愿以我之寿命换吾儿之命……求你了,老天爷……”

她哭着又匍匐在地,三跪九叩,一直未停。

傅大人听着她说着的话,心中巨震。看着她这个样子,心像是被刀戳了似的。

太医看到了,也是默默无语,暗叹这姨娘虽然出身极低,但是也可怜她一片拳拳儿女之心。

筱竹也去跪在地上,三跪九叩,但她理智尚在,便劝道:“……姨娘,夜晚地上冰凉,你身子本来就不好,若是再跪下去,以后你的腿和膝盖可怎么办?姨娘,起来吧,外面这么冰凉,万一再冻坏了身子,以后可怎么照顾姐儿和哥儿呢,姨娘?”

筱竹心中也是万分的难过。

“兰儿,起来吧……”傅大人道。

兰氏摇头道:“老爷,请依了我吧,我一定要在这儿为姐儿祈求上天,也许上天怜悯,能让我的命换姐儿一命……”

傅大人一时间感慨万分,竟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筱竹哽咽着道:“姨娘,让我的命换姐儿的命吧,姨娘去屋中守着姐儿,我来跪着就好……”

她跪在兰氏身边,红着眼睛喃喃道:“若是姨娘有事,姐儿若醒了看不到姨娘,可怎么办呢……”

“不,筱竹,你去守着姐儿,若是她醒了就叫我……”兰氏泪眼朦胧,低喃道:“……若是姐儿有事,我也不想活了……”

筱竹还想再劝,却被兰氏坚持着赶进了屋子里。

傅大人心中略有些悲凉之意,找来大氅,将兰氏裹在其中,又拿来坐垫,道:“跪在这上面,你若是要跪,我便陪你……”

兰氏心中感动,低喃道:“……老爷。”

她哭的梨花带泪,只是此时却顾不得美貌,整个人上下都是十分狠狈的。

月亮渐渐的被乌云遮住,也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屋里传来太医惊喜的声音,道:“烧退了……”

筱竹也大叫起来道:“姨娘,老爷,姐儿醒了,姐儿醒了……”

屋内果然传来傅倾颜哇的一声大哭的声音,有点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味道。但这声音,却犹如天簌之音。

两人一喜,傅大人忙扶着兰氏起来,兰氏膝盖早麻了,差一点跌倒,但她还是喜极而泣的扑进了屋子里,扑到傅倾颜的摇篮面前,呜了一声就哭了起来,抽泣不已的道:“……姐儿,我的姐儿……”

她身上全是凉气,下半夜的雾水都打湿了她的发,兰氏不敢抱傅倾颜,却是使劲的看着,眼睛也不敢眨,喃喃自语着喜悦的道:“……我的姐儿,太好了,太好了……”

傅大人也是满面喜色,看着筱竹抱着姐儿哄着的样子,高兴不已,道:“……老天垂怜,太好了。怎么一直哭,太医,这……”

“可能是饿了……”太医道。

傅大人这才想起来姐儿的奶娘不在了,便忙让人将傅宇恒的奶娘叫了过来喂奶。

傅倾颜喝过奶水之后,果然就睡着了,太医再看的时候,她脸上身上的热度已经全然退下去了。

傅倾颜这样完全是本能,事实上她现在是根本没有什么意识的,喂饱过后就睡的沉沉的。

全部人都渐渐的松了一口气。

太医松了一口气,笑着道:“这下是稳定了,大人可以放心了。”

他又叮嘱了一些话,留下药方,就告辞走了。傅大人送他出来,直到他上轿后,他才回转了身。

说来也怪,太医暗想,以命换命之说,难道真能得老天的垂怜。

明明已经快不行的丫头,又缓过来了,只是太医有一件事没说,这么长时间的高烧,他现在不确定,会不会留下后遗症,比如烧坏了脑子变成傻子之类的。

只是婴儿还小,身体的毛病确实是退了,但是脑子的毛病,也只有在她长大了之后才能知道。

若是真的傻了,就可惜了。

只愿这兰姨娘用命求着换来的命,能平安无事吧。

傅大人回转身之后,才沉着脸道:“……人都关起来了吗?”

身后的副将低声道:“是,大人,已经全部关起来了。”

“这府中,竟然还有如此恶奴,今日盯着姐儿,下一次就是盯着我了,给我查,彻查,一定要将这人给我纠出来……”傅大人道:“后院之事,我确实是没管过,今日,少不得要好好的用军中之法查一查这家事了,不必心慈手软,该用刑的地方就用刑,我要知道真相……”

“是……”副将低应了一声,便转身去了。

傅大人踌躇了一会,才大踏步的来到金兰院中,想到兰氏对月发过的誓,不惜自己的命也要换姐儿一命的样子,心不由的就一软,也渐渐的升上不少愧疚……

进到屋内,兰氏已经累极,小心的护着姐儿睡着了。筱竹守在一边,并不敢大意,还是怕傅倾颜反复,所以盯的很紧,时不时的就要看一看她头上身上的温度。一刻也不敢放松。

傅大人知道这个丫头做事是十分稳妥的,便将此事交给了她,他也放心。

他抬脚走出来时,傅宇恒的奶娘还没有走,一直在原地待命,一看到傅大人将视线投到她身上,她立即就扑嗵一声跪了下来。

她头都不敢抬,战战兢兢的在发着抖。

今日府中之事,她也听说了,姐儿出了事,结果她的奶娘,老爷说打死就打死了,哪里还有半分的情面。

姐儿果真是老爷的心头肉,此时奶娘心里早已经抽成一团,吓的抖如筛糠,惊吓过度了一般,她匍匐在地,一个字也不敢说。

傅大人看她这样,眼神有点复杂的反而笑了,他坐了下来,道:“府中的事,你也知道了,与你一起被我选中的奶娘,已经死了,知道为什么吗?”

底下的人抖的更狠了。

傅大人道:“当初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她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今日就是她的下场,现在只剩下你,你现在应该知道怎么做了?不会蠢到重蹈复辙吧?”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是,是她糊涂,奴婢是万万不敢的……”奶娘抖着道。

“谅你也不敢,你们总是打量着哥儿和姐儿人小好欺负,不会告状,便想着办法的偷奸耍滑的欺负他们是吗?”傅大人道:“下次再敢离哥儿姐儿半步,你的下场也好不了……”

“老爷,奴婢不敢……”奶娘抖着道。

傅大人也是被傅倾颜的事给弄怕了,看她实在吓的不轻,知道也敲打到了点子上,便道:“我也说过的,只要你们好好服侍哥儿姐儿,府中不会亏待了你们,这种事,不会再有下次,那个奶娘,我是便宜她了,只要她一人的命,若是你下次也敢犯,就杀你全族……”

奶娘吓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一个劲的磕头。

“以后,你一并照顾哥儿和姐儿,姐儿受如此大的惊吓,将哥儿接到金兰院来,先陪着她住一段时日,你也先安顿在这里,若是人手不够,还有其它人供你使唤,绝对不能再出半点差错,明白了吗?”傅大人淡淡的道。

“是……”奶娘忙应下了。

“傅宇恒是我的儿子,以后是我要亲自培养的……”傅大人道:“你也不可轻忽。”

奶娘忙磕头应下,傅大人摆了摆手,奶娘便战战兢兢的退下去了。

现在整个傅府已经是风声鹤唳,死了这么多人,谁还敢再轻忽小少爷和姑娘,只是再也不敢出任何岔子了。

傅大人心中闷闷的,虽已是下半夜,但却了无睡意。

太医回到家的时候,却突然接到圣旨,他连夜入宫,见到圣人,圣人详细的寻问了傅府的情形。

太医心中不明,但一一以实相告,又道:“……陛下,说来也怪,那兰氏姨娘跪地半宿,以命换命后,那姑娘确实是活了,这其中因缘际会之事,实属难说……”

圣人一直沉默着。太医心中有点敲边鼓,但君心难测,又猜不透圣人心中到底在想什么,便也沉默下来,御书房里只有那笔尖触到纸上的那种声音,丹笔朱砂,在灯光跳跃下,竟有一种肃杀的感觉。

圣人好久后才放下笔,道:“朕近日听闻有传言,说那傅府庶女,相貌出众,不知是怎么个出众法,不过才几日的婴儿,哪里能看出出众的相貌?”

太医便小声道:“回陛下,那婴儿长相确实出众,比寻常人家的女儿确实颜色好一些,但是经此一事,怕是受创,以后脑子可能不灵光也难说,只是此事,臣还未曾与傅大人挑明,如此雪上加霜之事,实不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