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32章 手心的秘密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302 2015-12-14 01:40:42

  筱竹气的不行,怒道:“更何况还诅咒姐儿是煞星,活不长,哪怕姨娘不出手惩罚,告诉老爷,老爷照样会给姨娘出头,姨娘如此得宠,在后院却混成了这个样子,说出去,别人都不信,明明是姨娘处处受欺负,别人还只以为是姨娘挤走了太太,太太好手段,这一招,竟然做的比什么都好看。姨娘只以为只要老爷向着姨娘就成,哪里知道这后院手段的厉害,积毁销骨啊,姨娘,太太这一举,赢得了除老爷以外所有的人心,以后,姨娘如何立足……”

筱竹说着悲从中来,竟是落下泪来,心中郁闷,可想而知的难受。

兰氏一直傻呆呆的,怔怔发傻,刚来时的好心情全没了,眼泪簌簌的往下直掉,心疼的抱着女儿,亲了亲,心里委屈,也替女儿委屈。

可她到底是妾,是没有资格在后院横着走的。

她也不能。她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筱竹看她傻乎乎的样子,恨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脸,怒道:“……可恨,太可恨了,说到底还是姨娘你自己太没用,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为何姨娘还是一味软弱,再这样下去,姨娘和姐儿只怕会死无葬身之地,姨娘到底是从那楼里出来的,为何,一点像样的立场都立不起来了?我真是不明白,万分的不明白,姐儿啊,你看看你娘,傻乎乎,软弱弱的样子,以后可怎么护着你……”

筱竹大哭起来,眼泪往下掉个不停。

兰氏更是悲伤,也哭了起来。

筱竹本来气她不争,到最后看她哭的伤心,抱着她也哭了起来,主仆二人在园子里哭的肝肠寸断,眼睛都肿了。

可怜筱竹一副忠心为主的心肠,却错付东流水,偏偏遇上的是这么软弱的兰姨娘,又恨又怨又郁闷,又纠结不堪,不甘至极,但是主子如此,她又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越俎代疱。

主仆两人也没了赏花的心情,红着眼睛回了金兰院,只是,兰氏心中存了心事,也不肯爱出门了。

天天郁郁寡欢的,一回去就大病了一场,傅大人焦急不已,哪知她是心病,她又不肯说,便天天让人用汤药的守着。

筱竹心急如焚,可却没有办法,只能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心下也是暗暗的怨着兰姨娘太过软弱。不懂反击。一个女人只指望一个男人的怜爱,怎么能成事,本来她有心要与傅大人说一说,只是兰氏一直叮嘱要她别生事,多惹事端。筱竹含恨也只能生生的忍了下来。

傅倾颜却是心急如焚。她的母亲,实在是太过软弱,她就是那种江南女子的性子,实在是没有什么主见,更自卑自己的身份,生怕徒惹事端,偏偏越怕,越有事情越上门来……

生活在这种大宅门里,她的攻击力为负,哪里是这后宅之中的女人们的对手。

傅倾颜恨不得自己快快长大,她实在是有点受不了兰氏负五的战斗渣渣了。

可惜她是个婴儿,现在什么忙也帮不上。

兰氏胆小懦弱,又自卑的很,偏偏人又长的极为出色,哪怕她不找事,事自然也会来找她。

兰氏一病,傅大人便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她身上去了,再加上朝中事务繁忙,回府的时间少了一些,一回府就守着兰氏。兰氏心中感激不已,越发温柔小意。但也因此,忽视了傅倾颜的处境。

她所有的温柔都对着这个男人,根本都从未想过,自己的软弱妥协带来的将会是什么。

傅倾颜心中焦躁,她已经好几天都未见到兰氏了。

也不知她现在究竟病成了什么样子,傅倾颜心中担忧,却是毫无办法。

奶娘照顾她,这几日无人盯着,就有些懈怠了。

傅倾颜这一天午后迷迷糊糊正在胡思乱想,有些打嗑睡的时候,突然就有一人进来抱起了她,一抱她将她口鼻给捂住了。

傅倾颜吓了一大跳,现在这院子里可没什么人,万一没人来,她就必死无疑了。

傅倾颜脸胀的通红,哭也哭不出来,那人捂得极紧,傅倾颜小小的婴儿身体,连挣扎也做不到,想歪脑袋,哪里又能甩得开这样的手掌,心下便开始焦躁不已起来。

院子里空无一人,她睁着眼睛看着上方人的阴影,心中一片发慌,难道这一世,又要结束了,不,她不甘心,她好不甘心……

可能是老天又听到了她的不甘,竟然有脚步声往这边匆匆的跑过来了。

而且还是两个人,那人显然一惊,阴沉着脸,也无法去躲,便干脆放开了手,忙忙的躲到了屋子里的帘子后面去了。

傅倾颜终于得到喘气的机会,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撕心裂肺的很,“哇,哇……”

外面两个丫头吓了一大跳,忙走了进来,道:“姐儿哭了,莫不是饿了,乖,别哭,别哭,快去叫奶娘来喂奶……”

那人忙去了。

这丫头将傅倾颜抱了起来后就有点吃惊,道:“……怎么回事,姐儿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

她心中焦躁不已,等奶娘一回来,便道:“姐儿不大对劲,莫不是生病了?”

奶娘抚了抚,道:“不像,身上也不热,又不凉,只是脸怎么红红的,奇怪……”她忙喂她吃奶,傅倾颜也不吃,只是人小力微,举着胳膊往那人藏身的方向,只是这三人跟死人一样,根本察觉不出来。

“奶娘,姐儿这样不大对劲啊,若是现在抱过去给老爷看到,我们不死也得脱层皮……”那丫头白着脸道:“只怕要怪我们照管不力了,这可怎么好?”

“老爷让你们来抱姐儿过去的?”奶娘道。

“是啊……”两人丫头脸色白着,心里慌慌的。

那奶娘也是怕了,加上自己也分了心离开,大意了些,也怕被问出事来,便狠了狠心道:“你们去回老爷,只说姐儿刚吃饱睡着了……”

奶娘咬了咬牙,看她们脸上发白道:“没用的东西,看看你们脸上的样子,一看就是心虚的,还不快去,给我摆正脸色,别出纰漏。”

“是。”两个丫头一听,忙不迭的跑了。

傅倾颜真是气的倒仰,哭的更大声了,偏偏这奶娘根本就不在意她,恨恨的在她身上拍了拍,怒道:“还不歇下,再哭下去连累了我们挨打,也是你这个小妖孽害的……”

奶娘似乎想在她身上掐一把,但一想到这姐儿身上的皮肤嫩,一掐就会留印子,怕老爷看出来,才悻悻做罢,只是心中多少的有点不快,加上记挂着自己要去玩牌,更是恨恨的在她屁屁上狠拍了几下,道:“快睡觉,好好的哭丧呢?”

这些恶奴……

傅倾颜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丢下她一个人在床上午睡就算了,竟然自己哭成了这样,她们也能这样对待自己?

也许哪一天,她不是死在林氏的手上,却死在了这些想要息事宁人的人手中。

傅倾颜哭的更大声了,奶娘心里发慌,生怕被老爷察觉,更是焦虑不已。良久后,两个丫头回来便道:“没事了,奶娘,老爷说让姐儿安睡,到了晚饭时分醒了再送过去……”

奶娘松了一口气,恨恨的将傅倾颜丢到了床上去,道:“给我老实睡觉,打个牌也不能顺利,都是你这个小妖孽给害的……”

傅倾颜小小的身子被摔的七荤八素的,竟是连哭都没力气哭了,只觉得身上说不清的疼的厉害。

她暗忖这些下人们的厉害,欺她不知事竟然敢这样对她。

傅倾颜打着嗝,没力气哭了,恨恨的闭上了眼睛,难道今天真的逃不过这一劫。

那人躲着也是心慌,但是屋中三人都记挂着去玩,心不在焉的,哪有发现这躲藏之人的机会。

一见傅倾颜闭上眼睛似又睡着了,奶娘才道:“你们在这儿看着姐儿,我去打牌,姐儿醒了再叫我……”

两人应下,奶娘便跑了。

两个丫头毕竟年纪小,哪里闷得住,竟然也跑了。

那人终于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听了听脚步声,又走出来了,道:“小丫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看看你,这些丫头婆子谁能顾得上你,你命里就活该有这一劫,你这样的出生,谁能瞧得上你?看你脸上这么明显的红印子,她们也没发现……”

那人冷笑一声,傅倾颜睁开了眼睛,眼中盯着她,似有深意。

那婆子心中一惊,转头看了一眼,只觉得身上凉叟叟的,这丫头的眼神怎么会这样的厉害。

妖孽,果然是妖孽。

她心中有些害怕,壮了壮胆,也不敢再在这里行凶了,便将自己带来的篮子给揭了开,将傅倾颜给塞了进去,又速速的在她嘴里塞了一个东西,捂住她的嘴,盖上了布匹,然后拎着篮子避开了人就出去了。

一路疾行至花园之中,也没遇到什么人。她正愁着该将这孩子怎么办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的荷花池……

她眼睛一亮,瞅着附近无人,便速速的去了荷池,心中发慌的将这篮子往池中一丢,她心中惊怕不已,也没确定这篮子有没有沉下去,就匆匆的离开了。

水汨汨的涌进了篮子里,掩住了她的口鼻。

傅倾颜被呛的心中悲凉不已。今生才活到几个月大,竟然就这么死了?好不甘心,这场重生,难道真是一个笑话。

林氏,林氏,你竟如此恨我,恨到恨不得现在就要弄死我?

篮子虽然是浮着的,但是那篮子的被子布衣物等吸了水后,立即就沉了重,竟然慢慢的带着篮子一并的沉下去了。

傅倾颜心中悲凉不已,被水淹没的那一刻,她的心中带了一点说不出的难过。她还没有报仇,为何就变成了这样?

好不甘心,好不甘心。林氏,傅绵锦,傅宇焞,还有那个父亲,她还没有报仇,竟然就这么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