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庶女毒后

第28章 冲撞

重生庶女毒后 樱雨飘零 3256 2015-12-10 01:40:35

  以往她是那么爱他,信他,可是现在,她却浑身发冷,有点说不出的怕。

那种怕是一种对未知危险和未来的直觉和恐惧。

兰氏只是已经有了说不出的预感,以后……在府中,将会如履薄冰。

傅大人亲自接过丫头手中的药给傅倾颜上了药,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女儿睡的熟了,他才搂着兰氏去洗洗歇下了。

他搂住心爱的女人,吻了吻,道:“……兰儿,别怕,有我在。”

兰氏一笑,不知为何,今天却莫名的有点高兴不起来,心也是寒寒的说不清的感觉。

看着这个男人睡熟的侧脸,她觉得好像自己一直都未曾看懂过他的内心,原来这般的狠。不留情面。翻脸无情。

兰氏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昏昏沉沉的醒来的时候,傅大人已经走了。

筱竹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兰氏正坐着发呆,她上前道:“……姨娘?昨晚没有睡好吗?怎么眼圈下面这般的青黑?”

兰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低喃道:“……筱竹,昨天的事,老爷虽为我出了气,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相反,心里反而特别的难过,感觉老爷这么的陌生……”

“兔死狐悲罢了。”筱竹叹道。

兰氏脸上有一抹黯然,道:“筱竹,在那楼里呆时间久了,总觉得好像看尽了人间冷暖,世事无常,但是我总觉得老爷是不一样的,没想到……筱竹……”

她苦笑道:“我是不是在无病呻吟,太易伤感。”

“姨娘这样也是人之常情……”筱竹道:“姨娘太在意老爷了,这般的冷一冷也好,我是说理智上要冷静一些,面子上却是不能让老爷冷着的,姨娘这处境,一旦失宠,只怕生不如死……”

兰氏道:“也是,可以想象。”

说完就看着窗外发呆,连梳妆也没了心情。

筱竹上前道:“一个女人,只要够冷静了,不管处于什么位置,只要不脑热,就能不会输得太惨,甚至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姨娘,你也要为姐儿想一想,退一步,则是生不如死……”

兰氏浑身一怔,手脚冰凉,并不肯接话。

“姨娘始终是姨娘,不管有没有太太在,姨娘始终都不可能再往上走一步的……”筱竹道:“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固宠,仅此一途而已……”

“但是,若是我与老爷的感情淡了,我的容貌,总有一天也会失色,那时又该如何?”兰氏喃喃道。

“那时自有那时的办法,姨娘别忘了还有哥儿和姐儿……”筱竹道:“固宠自然美色要紧,但是站稳脚跟,也有别的很多的办法。等到哥儿和姐儿长大成器,那时,即使全然失宠又如何?哥儿姐儿那时便是你强有力的后盾……”

“我知姨娘只需下一个决心……”筱竹道:“姨娘心软,一直犹豫不定,且不说为了哥儿和姐儿,只说说老爷与姨娘的感情吧……”

兰氏看着她,筱竹上前帮她梳妆,一面梳一面道:“……姨娘可知姨娘在进府之前,老爷和太太是什么样的感情吗?”

兰氏一怔道:“我却不知,你打听过?”

“嗯,因为过了好些年,费了些功夫,才打听到……”筱竹道:“那时太太是林府的嫡长女,傅大人又是少有的青年才俊,两人珠连璧合,成婚后恩爱异常,一时传为佳话,一直到姨娘进府……”

兰氏一怔,整个人都呆住了。

筱竹道:“你看,曾经的佳话,也会变成笑话。太太尚且有此,姨娘今日之宠,又算什么呢?随时都可以变……”

兰氏脸色发白,手开始微抖起来。

“昨天太太颜面尽失,老爷根本毫不在意,哪里还有往日半分情份,但太太好在于是因为她是太太,是主母,所以,还能立得起来,姨娘呢,真有那日是何光景?”筱竹道:“锦小姐出生之时,老爷也是高兴异常的,可是,你看这才几年功夫,说打就打,老爷武力出身,若是赶巧了,打碰着了,只怕昨天锦小姐连命都没了。姨娘就不心寒吗?姨娘心里只怕也是清楚的吧?”

兰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整个人都发直发僵。

“不是要姨娘与太太争,而是不得不争,不争便是死,不光要与太太争……”筱竹道:“还有以后代替姨娘的宠爱的其它新人,姨娘想要做什么,也只有在这得宠的短短几年里,几年有多长?什么期限,又有谁知道呢?说不定过几日就有新人进门……这世间女子,姨娘虽是绝色,可也难以保证老爷不会再找出一个来,以老爷今时之地位,易如反掌,姨娘心里想一想,也是清楚的,只是平时里不敢想罢了。”

筱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看得清楚了,一定不会幸福,可是我不想姨娘日后变得凄惨,也只有现在让姨娘看得清楚,早早筹谋罢了……”

兰氏只觉得有一盘冷水从头将自己浇到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残酷的现实,让她清醒了许多,她看着镜子里筱竹看着自己清醒的眼神,缓缓的回过了神来,道:“……我听你的……”

筱竹摇摇头道:“不是听我的,而是姨娘自己要立得起来,罢了,多说无益,姨娘再想一想罢,只是,我看那一位,必不肯放过姐儿的,锦小姐吃了这么大的亏,那一位最是心疼儿女,如何肯罢休,面子倒是其次,儿女也是那一位的心头肉……”

兰氏道:“你是说,是说……她要对付颜姐儿?姐儿也是我的心头肉……”

筱竹道:“姨娘且看着吧,只是这事不得不防,还得要依靠老爷。只是,千日防贼也不是办法……姨娘自己立得起来,才行……”

兰氏不说话,惨白了脸色。

筱竹给她梳了妆,洗了手脸,又化了妆,将脸上的惨白遮去了,才显得她的脸色好了一些。

过了一会,就有丫头子抱了傅倾颜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奶妈子,道:“……姨娘,这是主院派来的两个奶娘,新来分别照顾哥儿和姐儿的,哥儿的奶娘和姐儿的奶娘也都逐出府了……”

兰氏看着这两个奶娘的样子,还算忠厚老实,点了点头,道:“……以后好好照顾哥儿和姐儿……”

筱竹递上去两个锦袋,道:“照顾得好,姨娘不会亏待你们……”

“是,谢姨娘赏……”两人应了一声,便先退下了。

兰氏将傅倾颜抱了过来,道:“你看那两个奶娘怎么样?”

“看上去还行,只是不知品性如何,以后相处才知道,但人心难测,这种事,也是一时难定的……”筱竹道。

她身边的那个丫头一面收拾着用完的水盆,一面道:“这好像是老爷亲自派人挑来的奶娘,并没有经过太太的手,应该能信得过的……”

兰氏吃了一惊,道:“老爷不是上朝去了吗?怎么还顾得上这些?”

“听说昨晚就吩咐下了,今天外院就送来了四个奶妈子,一人一个,也送了两个去了太太屋里……”小丫头笑着道:“可见老爷对哥儿姐儿的事是十分在意的……”

兰氏心中一暖。筱竹却皱了皱眉头,道:“收拾好东西就先下去吧……”

“是……”小丫头想挤也挤不上来,只好不甘心的下去了。本想说两句讨巧的话,但兰姨娘身边只有筱竹最亲近,她们想要上来的,也是毫无办法。心中自然也难免不甘,但再不甘,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筱竹什么事都管的紧紧的,兰氏的事不让任何人插手,她们想讨好也找不了门。

傅倾颜现在已是吃饱了奶水,正睁着漂亮的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兰氏看,一双眼睛跟黑珍珠一样的美丽,让人移不开眼睛。

看着女儿脸上的针眼的红,兰氏心疼了疼,亲了两口,还没说什么,便已有婆子进了金兰院报信道:“……不好了,太太屋里锦姑娘从昨下半夜就开始发高烧,一直到现在都未睡,一大早就折腾着去找太医了,太医来看了,说是被吓着了,现在折腾的人仰马翻的,兰姨娘,你可要去看一看?”

兰氏吃了一惊,走出屋子,道:“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那婆子忙道:“前院已经乱开了,说是吓着了,现在太太急的不行,也晕过去了一回,姨娘,可要过去看一看?”

兰氏忙要出门,却被筱竹拉住了,道:“姨娘这时过去不是太碍眼了吗?太太此时只怕正恨着姨娘呢,锦姑娘的事,是因我们姐儿而起,若是此时去了,只怕要臊一脸……”

兰氏一想也是,便对那婆子道:“老爷呢,这么大的事,得赶紧通知老爷才是啊……”

那婆子一怔,呆立片刻,磕了个头便忙狂奔走了。

兰氏心口直跳,紧张不已,道:“若是锦姑娘有个什么,那就是我们颜姐儿的过失了,这可怎么好?这该怎么办才好?”

她一时没了主意,也是心急如焚。

筱竹却想得更深,道:“越是此时越要稳住,姨娘,这婆子好面生,行为也奇怪,好好的竟然来叫姨娘去前院……”

兰氏怔了怔,这才发觉其中的不妥,主院有事,她身为妾氏,却是不能去添乱的,不然就是……冲撞了。只有等人稳定下来,静养之时,她才能去。

“这府里,看来想要摸一把混水鱼的多着呢……”筱竹一想就明白了是那些通房丫头在生事。

她们也想要添一把火,让这事更乱。

真是打的好深的算盘。

兰氏一想,竟然默然无语,到底是担心着纠着心的,便坐立不安的很,想去看,又怕冲撞了,一时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十分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