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48章 是谁的错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404 2016-01-02 20:01:00

  “你他妈再啰嗦老子把你丢出去!”他怒,接着大吼,“快点,开饭了!”

佣人忙将饭菜端上来。

或许,真的有涅槃重生这回事,廖茗臻瞄了一眼对面优雅进餐的女人,觉得不可思议。

几个小时前还半死不活的人现在竟然这么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牙好胃口好,连口齿都变得伶俐了,知道取笑他了。

或许伤口还在,但是已经开始化脓,虽然痛,但是总有一天会愈合。

这样也好。

“喂,漠云,我是晓依,嗯嗯,我很好,当然,嗯,你也保重……住多久?不知道,看他什么时候愿意放我走吧,不过看样子,他大概想等我生了孩子然后让我闺女给他做老婆,”晓依说到这里,某人杀人般的目光就射了过来。

“不会不会,我闺女就是你闺女,当然要得到你的首肯,不会让他得逞的,你放心,说不定还是个儿子呢!好,好,拜拜。”晓依合上电话,立刻就看到对面的人一脸怨愤的看着她。

晓依无辜的摊手:“是儿子我就真没办法了,你总不会……”

“你他妈给老子闭嘴!”他脸色十分难看,“要不是看你是个孕妇老子绝不会放过你。”

晓依挑眉笑道:“谁让你天天在我面前晃啊,你不是老大级人物吗?怎么这么闲?”

他鄙视的看了她一眼:“知道什么叫老大吗?就是专门吩咐手下人干事的,要是什么都要我亲历亲为,这个老大做的还有什么意思?”

“就是做决策的?”

他得意点头。

晓依遗憾道:“我真为你的手下担忧,不怕虎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上司。”

“干!你一天不编排我你浑身不舒服是不是?”

“你说对了,我每次看到你跳脚都特别开心。”晓依眯起眼睛笑道,廖茗臻郁闷的一脚踹上茶几,然后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晓依看了眼咣当响的茶几,叹息道:“少年,人生如此美好,你为何如此暴躁呢?这样是不好的。”

刚刚走出去没几步的廖茗臻的踉跄一下。

晓依扑哧笑出声,茶几因为被他踹的移了位,压在底下的一张报纸露了出来。

某人一直不让她看电视和报纸,说是孕妇看多了不好,说起来,她已经脱离外界很久了,于是就走过去,把那份报纸拾起来。

刚刚翻到第一版,她就愣住了。

段氏被高价收购?她没有看错吧?听父亲的意思,段氏经营的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卖出去呢?

她连忙往下读,只是扑面而来的信息几乎让她接收不暇……

“段氏总裁段明远卧床,相关收购事宜均由其秦宛丽一手进行。”

“称段明远因为身体原因,早生退意,只是膝下只有两个女儿,都对经营公司不感兴趣,故决定卖掉半生的心血,好让妻子女儿后半生有保障。”

“据知情人称,买下段氏的可能是季氏国际,这或许是季氏国际即将进军家电服装领域的一个信号。”

“又有知情人称,段明远对段氏感情极深,不大可能会将段氏卖出,有人猜测或许是季氏国际总裁季辰鑫高压逼迫。”

“段明远告危?”

心仿佛已经破了一个洞,她想要张口呼吸都十分困难。

那种窒息的感觉又来了……

她闭了闭眼睛,忽然站起来往外跑。

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父亲会把段氏卖出去,那是他半辈子的心血,何况他现在卧病在床!

父亲的身体明明很好,为什么会突然倒下?

“廖茗臻!”她大喊一声。

廖茗臻回头,见她大口喘气,皱眉走过来说:“你怎么这么不爱护自己?走慢点不行吗?我又不会真的离开……”

目光触及她手中的报纸时,他的话忽然顿住。

“晓依,别担心,我已经派了人去调查这件事了,正在想办法把你爸爸带出来,你千万别莽撞!”他连忙解释。

“为什么不告诉我?爸爸的到底怎么了?我不信他是突然病倒的!”晓依抓紧了他的衣服。

他无奈道:“不告诉你就是怕你受刺激!宝宝还不到三个月,正是最危险的时候,就算你知道了又能帮什么忙?”

“是季辰鑫,对不对?是他把段氏买下来的?”

廖茗臻犹豫了一下,点头:“这个,我可以确定。”

晓依忽然笑出声。

真的是他,一定要把她的全家赶尽杀绝他才满意,是不是?

“晓依,现在段氏被卖出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关键是你父亲……”

晓依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送我去段家,我要去见爸爸!”

“我会把他带出来……”

“我要亲自去见他!”晓依狂乱道。

心里的不安一点点扩大,她只知道,她必须立刻去见父亲一面!

三天前。

“总裁,据我的调查,秦宛丽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密谋卖掉段氏了,而且段明远身体变差可能也和她有关,她利用段明远对她的信任长期的在段明远的茶水中下毒。”

季辰鑫翻看着面前的报告,面沉如水:“继续。”

“此次她借口外出度假,和邵氏的邵总幽会,邵总让她就在近期行动,她前天回来,昨天段明远就病倒了,她立刻拿出一份据说是段明远写的遗嘱,由她秦宛丽全权支配段氏,遗嘱的分配中,并没有段晓依小姐的份。有这份遗嘱在手,加上段明远昏迷不醒,她就是段氏的临时总裁,所以,她立刻和邵总善良变卖的事宜。”

“那你觉得,邵氏一个普通的经理知道这件事的概率大吗?”季辰鑫露出一丝冷笑。

“几乎不可能,这些都是邵总和秦宛丽秘密协议的,他不可能告诉别人,除非不小心泄露。”袁鹏恭敬道。

“很好,现在段明远还在段氏老宅?”

“是,他昨天发病,今早秦宛丽已经和邵氏开始接触了。”

乔若妍是是今早向他透露这个消息的,好像就是特意给他时间准备一样。

他沉声道:“袁鹏,你亲自去和秦宛丽接触,就说我会高价收购段氏,如果她不答应,后果,让她自己想。”

袁鹏一惊,但并没有多问:“是。”

“想办法把段明远救出来,出入段家的医生要重点查看。”

“我明白!”

“另外,”他的目光忽然变得幽远,“查一下段晓依的下落。”

他可以确定她是安全的,因为漠云完全没有任何担忧之色,只是段明远被害这件事,她能受得了吗?

袁鹏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轻叹一口气。

明知这是一个圈套,为了保住段氏,他还是做了这样的选择。

段氏老宅被层层包围住,原本温馨的家竟然显得如此凝重阴森,晓依忽然觉得心慌。

爸爸,你一定不要有事……

廖茗臻眼风一扫,示意手下行动,两分钟以后,阿左就恭敬的走到他面前说:“老大,那个老女人说段晓依小姐可以进去。”

廖茗臻一皱眉:“让你们带个人出来就这么难?”

阿左面露难色:“秦宛丽不肯放人,何况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秦宛丽要对段总不利,我们没有任何立场要带人走,她不仅找了保镖,还有警察,我们不敢轻举妄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