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44章 给我一个机会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309 2015-12-29 20:12:31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你进医院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稍微调查一下,不难发现是段晓然做的手脚。”

晓依心中一跳,那么她怀孕的事……

“我五天前给你打过一个电话。”

“哦?”他挑眉,“可能我正好在开会。”

开会吗?不管怎样,他还愿意给她一个解释,晓依紧了紧双手:“为什么要答应晓然?假如她真的提出要到家里去看看,怎么办?”

她的心跳的极快,或许,或许她还是有机会的……

“哦,她如果真的要来,你就到我那里去住一天,反正你也很熟了不是吗?”季辰鑫漫不经心的说着。

只是住一天而已……预料中的答案,可是心里为什么还是会如此失落?她在想什么,难道还想与他复婚吗?

自嘲一笑,她点了点头:“好。”

季辰鑫看了她一眼,眸中闪过一丝痛惜,似乎想要说什么,只是他终究没有开口。

坐上了车子,晓依沉默的看着窗外,一只手始终放在小腹上。

要不要告诉他?毕竟是他的宝宝,不管他喜欢或不喜欢,他总有权力知道的吧?或许,或许他会很喜欢这个孩子呢……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旋转了,可是她终究没法下定决心。

一直到车子停了下来,她下了车,看着他走到她面前。

季辰鑫轻轻的在她额上落下一个吻:“好好休息。”

晓依忽然脱口而出:“假如,我是说假如,我有了宝宝,你会怎么办?”

季辰鑫眉心一动:“你怀孕了?”

“没有。”她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突然想知道而已,你看,我们在一起的那三年,我一直没有宝宝,你也从来不着急。”

他看着她,良久才开口:“如果是和我在一起,那么,你不会有宝宝。”

晓依愣愣的看着他。

“因为,我结扎了。”他无比平静的说出这几个字,仿佛只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一样的自然。

晓依的脸色一下子惨白。

结扎……

难怪这三年来,他不曾做过任何措施,她也从未怀孕,只是现在为什么……

他不愿意让她生孩子……

这个认知仿佛抽掉了她全身的力气,她觉得周身发冷。

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消息对她的打击这么大,季辰鑫扶住她,皱眉道:“晓依,你怎么了?”

她虚弱的笑了笑:“没事……”

所有的期望和旖旎在这一刻被击的粉碎,她多么傻,竟然会以为他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变化,就是爱上了她。

他的态度始终不曾变化过,三年前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季辰鑫似乎想要解释着什么,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想要拉住她,晓依却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开。

都结束了,这一次,是彻底结束了……

宝宝,你爹地根本就不希望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怎么办?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漠云正在看电视,看到她的样子,吓了一跳。

“怎么了?”她忙扶着晓依坐下。

“他结扎了……”她喃喃道。

“谁?”漠云皱起眉,然而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季辰鑫……那你和他说你怀孕的事了吗?”

晓依惨笑着摇头:“我怎么可能和他说?假如他怀疑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不是他,我该怎么办?我不要去自取其辱……”

“晓依……”漠云心疼的揽着她,“也许,也许他只是……”她想要找出一个理由,可是最终只有一声叹息。

“他一点都不喜欢宝宝,或者,他只是不想让我给他生……”晓依扯了扯嘴角,整个人看起来无比憔悴。

漠云抓着她的手:“晓依,别这样,你……你告诉他,或许他会喜欢这个孩子也说不定呢?结扎手术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晓依……”

“他要是能接受,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结扎了。”晓依捂着肚子,“漠云,我不要这个宝宝了,我看到他就会想起季辰鑫,我会一辈子痛苦,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爹地疼,肯定不会幸福的,我不能生下他……”

“晓依!”漠云大惊。

“我不是在开玩笑。”她笑起来,“这一次,我对他彻底死心了,真的,我会努力忘掉他,以后,他再也不会对我的情绪产生什么影响了。”

“晓依,你想好了吗?”漠云自然清楚她的脾气,一旦下定决心,任何人都没法改变。

“当然,漠云,陪我去医院,现在,立刻……”她明明在笑,可是泪水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他不知道,这三年,她有多期待有一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孩子,她以为是她与孩子无缘,或是身体不易受孕,怎么也没想到,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她为他生孩子。

结束了,都结束了。

拿掉这个孩子,也拿掉她和他之间的所有牵绊,她不会再留恋,也不会再可笑的怀着不该有的期待。

医院里满是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晓依刚走进去,就看见方亦柏面色沉重的站在她面前。

“晓依,你要拿掉这个孩子?”他低声问。

知道是漠云通知他来的,晓依已经无心去计较,只是点了点头。

“晓依!”他抓住她的肩膀,“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保证我会好好对这个孩子,就像对自己亲生的一样,嫁给我,晓依,我会让你幸福,和我在一起,我绝不会让你受任何伤害!”

晓依摇了摇头,想要继续往里面走,方亦柏一把抱住她,声音沉痛:“晓依,给我一个机会!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方亦柏。”她低低的说。

方亦柏一阵狂喜,然而晓依却接着说:“可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

他颤抖着问她:“为什么?季辰鑫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死心塌地?”

“和他无关。”晓依笑了,那样空茫的笑容,仿佛一碰就碎,“我永远也不可能答应你,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固执,固执的无可救药,如果有一天你能爱上别人,那么我或许就会爱上你。”

“你看……”她歪着头看他,“这是一个悖论,看到你我就会想到我自己,我会同情你,心疼你,就是不可能爱上你。”

他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直到最后的星芒都消失,仿佛一口古井,无波无澜,无悲无喜。

“晓依,你真狠心。”他笑的惨淡,“你讨厌我,是不是?”

“有的时候会很讨厌,就像讨厌我自己一样。”她眼神涣散。

漠云扶住她,看了一样方亦柏,心生不忍:“方亦柏,你回去吧!我会照顾她,你别担心,她现在状态不太好,你别在这个时候和她争执。”

“不会了……”他忽然执起晓依的一只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晓依,我会一直等你,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想见我,我就会立刻出现在你的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