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33章 你能再给我唱一首吗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331 2015-12-17 01:31:16

  第33章 你能再给我唱一首吗

“漠云……”

“要不是看你还和季辰鑫不清不楚,我也不会这么做,有方亦柏,至少可以让你转移一下注意力。”

或许漠云是对的,晓依无奈的想。

第一天上班,效果意外的很好,这群十三四岁的孩子特别喜欢她,下课以后就甜甜的喊她“晓依老师”,这让她的心情从未有过的好,只是一出校门,就看到方亦柏靠在车子旁边,安静的等待着,那样的姿态,仿佛只要她不出来,他就会等上一辈子。

他出色的外表已经吸引了太多的目光,无论的老师还是十几岁的学生,晓依低着头,转身向另一边走去,方亦柏却出声唤住她:“晓依!”

人群哗然,原来这个男人是今天新来的那位段老师的男朋友啊!见众人看向她,晓依只得走过去,神色有一丝恼:“你怎么又来了?”

“学校和你的住处还有点距离,我来送你。”

“不需要!”

“晓依,别这样,大家都在看呢。”他的声音带了一丝笑意,说完拉开了车门。

众人的目光如芒刺在背,晓依只好坐进了车子,方亦柏唇角一扬,笑容笃定。

“想去哪里吃饭?”他温声道。

“不用了,在前面那个路口放我下来就行了。”晓依没好气道。

“今天去吃四川菜怎么样?”他仿佛没听见她的话。

“我说,在前面放我下来!方亦柏,别逼着我讨厌你!”晓依怒视着他。

“晓依,只是吃个饭而已。”他苦笑一声。

“你信不信我敢跳车?”她咬牙道。

车子猛地停了下来,晓依正欲拉开车门,手臂却被他紧紧抓住。

“晓依,”他的声音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你就这么讨厌看见我……”

“方亦柏,我说过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如果你非要这么说,是,我确实讨厌看见你。”晓依毫无感情的说出这番话,挣开他下了车。

方亦柏呼吸急促,一手抚着胸口,惨然一笑:“晓依,你真是……”

“走吧,我看着你。”她平静的看着他,直到车子远离她的视线。

其实,她并不是讨厌看到他,而是害怕看到他,因为看到他,她就像看到从前的自己,既心痛又恨铁不成钢,所以她一直不敢看他的眼睛,那里面如海一般深沉的感情会让她觉得透不过气来。

或许每个人都有个命定的克星,她的克星是季辰鑫,而方亦柏的克星则是她,其实她又有什么资格责怪季辰鑫,季辰鑫不珍惜她的感情,她又何尝不在践踏方亦柏的真心,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方亦柏早点死心,不要像她这样,直到遍体鳞伤之后才醒悟过来。

离家还有些距离,晓依决定走回去,这个路口比较偏僻,人并不多,她走了没多久,刚转了个弯,人忽然被一股大力拽住,她想要呐喊,嘴却被一只手捂住,她奋力挣扎着,那人呼吸急促,低声在她耳边说:“别乱动!”晓依哪里肯听,狠狠的踩他的脚,那人吃痛,手上用了点劲:“老子让你别动你听不见是吧?非逼着老子用粗!”他说完,大力拖着她往巷子里面走。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歹徒,晓依心中悲愤,却连挣扎都不得,那人力大无穷,脚步匆匆,很快,她就被扔在地上。

“人带来了!老大在哪?要不要洗洗干净给老大送去?”是那个男人兴奋声音。

周围安静了两秒,晓依正想站起来,却听那个男人闷哼一声,继而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靠!老子他妈的是让你去请人,不是让你去抢人!你这个蠢猪,你让我怎么跟老大交待?”

嗯?

晓依正疑惑,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张放大的笑脸,男人呵呵的摸着头:“洛洛小姐,抱歉啊,铁链没见过您,多有得罪,您没事吧?”

晓依冷静的站起来,拍了拍衣服,那个男人似乎想要帮忙,又不敢碰她,只好搓着手一脸紧张的看着她,晓依对他有点印象,似乎是茗哥身边的人,叫什么阿左的。

“你们让我来干什么?”知道他们是茗哥的人,她稍稍放了心,至少自己应该不会受到伤害。

阿左转脸对那个绑她来的男人说:“铁链,还不快和洛洛小姐道歉!”

那个男人脸色通红的走到她面前:“对不起啊,那个,洛洛小姐,我,我是个粗人,您没碰着哪儿吧?您可千万别在老大面前说,不然,我就完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盯着地板。

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话还真让她不习惯,晓依皱了皱眉:“算了,我不会告状,我只想知道你们是什么目的?要是没什么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是这样的!”阿左清清嗓子说,“洛洛小姐不是从袭夜辞职了吗?我们老大好久没见你了,所以就想见你一面……”

“是你们老大让你们来抢人的?”晓依面色一凝。

阿左苦着脸:“不是,我们是看老大天天愁眉不展,才自作主张,洛洛小姐,您要怪就怪到我们身上吧。”

这里似乎是个地下车库,晓依皱眉说:“你们老大在哪?我愿意见他一面。”

“那太好了!”阿左立刻眉开眼笑,然后大力拍了拍铁链的脑袋,“快,车子开过来!”

“是!”

听他们的意思,茗哥似乎对自己很上心?不管怎样,上次玫瑰的事,他毕竟是帮忙了,自己应该向他道谢,虽然玫瑰还是没能逃过一劫,那也不能怪茗哥。

车子将她带到一个普通的民房处,这里相当荒凉,房子也很破旧,阿左恭敬的请她下车,将她领到一个房间门前。

他敲了敲门:“老大,在吗?”

过了一会儿,门才打开,廖茗臻睡睡眼惺忪的低头扣着扣子,哑着声音说:“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又有哪里出问题了?”

“老大!”阿左又唤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他,廖茗臻这才注意到晓依,一下子愣住了。

晓依九十度鞠躬:“茗哥,上次的事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她未说完,门忽然砰的一声关上了,晓依愕然。

连阿左也愣住了,过了几秒,他忽然爆发出一声大笑:“老大,你快开门,啊哈哈哈,你太挫了啊哈哈哈!”

晓依震惊了,茗哥这是……不好意思?

又过了一会儿,门才再次打开,茗哥已经穿好衣服,他铁青着脸,冷声道:“进来吧!”

屋子里的东西非常简陋,晓依心下了然,这个地方估计只是一个临时的住处,他们或许正在进行什么任务,但是她并不敢多看,再次对廖茗臻说:“打扰您了茗哥,我是专门来向您道谢的。”

廖茗臻抓了抓头发,不自然的“嗯”了一声,阿左忽然说:“老大,堂上还有点事,我先去了。”说完不等廖茗臻说话就窜出了房间,廖茗臻满脸懊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