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25章 适应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328 2015-12-09 01:32:14

  晓依抱着酒瓶蜷缩在沙发上,忽然呜呜的哭了起来,漠云攀住她的肩膀,大着舌头说:“别……好好的,哭什么……”

晓依委屈道:“疼……”

“哪里疼?”

“到处都疼……好疼……”

“喝……多喝点就不疼了……”漠云不靠谱的建议道。

晓依忽然放下酒杯,咯咯的笑起来:“漠云,我喜欢你……”

“你又来了,什么……什么时候养成的坏毛病……”

“我喜欢你……季……季……”她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

“什么?”

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一喝醉酒就跟人表白?因为当年她那么胆小,她不敢和季辰鑫表白,何况那时他身边有乔若妍,所以她才会在喝醉的时候,借着发酒疯一吐心迹。

可惜那个时候,她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结婚后,他也不曾给她表白的机会。

见她沉默,漠云拨了拨长发,哑声道:“我就知道,你……你肯定在想……想那个谁……”

晓依傻笑,这时,熟悉的铃声忽然响起。

“你的……”漠云打了个酒嗝,又摸来一瓶酒。

晓依翻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手机,看到屏幕上的那个“辰”字,她的酒立刻醒了一半!

定了定神,晓依接起电话,好在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外面再怎么吵,里面也听不见。

“喂。”她的声音很镇定。

“在哪?”季辰鑫低低的声音自那边传来。

“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晓依看了眼漠云,见她正喝的欢快,松了一口气。

季辰鑫轻笑一声:“直接到我办公室来吧!”

“不行!”她断然拒绝,“我今天身体不方便。”

“不方便也过来。”他毫不在意。

晓依怒:“你难道还想浴血奋战不成?季总,您果然威武的很!”

季辰鑫笑了,声音低低沉沉:“我想你了,不行吗?”

心仿佛软软的陷下去一点,晓依鼻子一酸,冷硬道:“抱歉,季总,我们的协议里,我没有这个义务!”

说完,她干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漠云问道:“谁啊?”

“哦,做广告的。”晓依无所谓道,开了一瓶酒。

晓依忽然觉得很愤怒。

明明已经说好,没有任何关系了,他的态度也一直很明确,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以为她还像以前一样,只要他露出一点点温情,就会放弃一切扑上去吗?

她才没有那么没出息,现在再说这些话,她绝不会再有任何感觉!

“喝!”她狠狠的碰了一下漠云的酒杯,然后把一大杯酒灌进嘴里。

好辣,辣的她眼泪都出来了,为什么会这么辣?眼泪扑簌簌的落下,简直毫无道理,她一杯接一杯的喝,直到彻底失去意识。

而另一边,季辰鑫听着电话里被挂断的忙音,唇角依然含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似乎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小女人也曾无数次的和他说想念,他长期出差,他加班到深夜,回到家,总能第一时间看到她,还有她的眼睛中散发出的光彩,她会喋喋不休的在他耳边诉说她的委屈和思念,只是,他连一个眼神都不曾施舍。

可是她却浑不在意,似乎只要看到他,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

华灯初上,季辰鑫看着落地窗外面亮起的灯,眸色沉了沉。

晓依在袭夜的工作可以说是如鱼得水。

她独特的声音很快就引起了一些客人的注意,不过漠云将她保护的很好,所以至今没有人来打扰她。

当晚的演唱结束,晓依走下舞台,底下的客人纷纷在喊安可,漠云一个眼神过去,很快,舞台上出现了几个衣着暴露的少女,火爆的音乐响起,台上的热舞立刻转移了客人的注意力。

“怎么样?”漠云笑着问她。

晓依故作忧愁:“我要红了,怎么办?”

漠云笑:“去休息吧!走的时候我喊你。”

“嗯。”

晓依走进休息室,将热闹阻隔在门外,世界似乎一下安静了下来,晓依松了一口气,正欲躺下,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钝响,仿佛有人在撞门。

晓依一惊,忙走过去拉开门,两团黑影立刻顺势进来,晓依吓了一跳:“什么人?”

一个男人低喘:“靠!这里居然有人!”

女人低笑道:“金少,这可怎么办呢?”

“让她出去!今天老子非把你这个小妖精办了!”

原来就找地方偷情的一对男女,晓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生气:“对不起,这是员工休息室,金少可以去VIP包间。”

男人怒道:“要是还有空的地方老子能到这里来?”

女人忽然哼了一声:“真是没意思!金少,您慢慢玩吧!我没兴致了!”

“别!我的小玫瑰,我这不是在找地方嘛!”

“下次您还是提前订好地方再来找我吧!”女人妩媚一笑,转身离开,男人忙不迭的追了上去。

晓依无奈,正要关上门,忽然见那个女人又折了回来。

“幸好你在这里,不然今晚我肯定在劫难逃了。”她点了一支烟。

晓依一愣,认出她是袭夜的舞女,笑了笑说:“没关系,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她低笑一声:“我累了,能借你的地方休息一下吗?”

“当然可以。”晓依说着,侧身让她进来。

玫瑰身上有一种既妖娆又清纯的气质,举手投足仿佛都在诱惑人,她丝毫不客气的靠在沙发上,轻舒一口气,忽然说:“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晓依疑惑,印象中,她和玫瑰似乎没什么交集。

“嗬!”她低笑一声,“我这样的,不管被怎么追捧,在男人的眼里,不过是新奇有趣点的玩物罢了!”

“那你为什么还……”

“家里穷呗!”似乎知道晓依要说什么,她笑了笑,捻灭了烟,“一家子都指着我养活呢!我能怎样?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老板给的,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否则我什么都没有。”

晓依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得沉默,玫瑰轻笑:“你就当我什么都说,反正,走一步是一步吧。”

室内归于安静,想了很久,晓依才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只要能帮上的,我一定尽力。”

“谢了。”她笑了笑,但显然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过了一会儿,晓依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当她看到屏幕上那个“辰”字,一时有些恍惚。

自从醉酒的那个晚上拒绝了他之后,他已经很久没给她打电话了,今晚……大概逃不过了吧!

他只低声吩咐她去海悦酒店,就挂了电话,海悦距离这里不远,害怕他发现端倪,她等了一会才出去。

跟漠云说她先回家,漠云见她似乎十分憔悴的样子,就同意了,只是嘱咐她要小心。

只要在漠云下班之前赶回家就行了,她计算着时间,很快来到海悦。

每次,季辰鑫都会做好准备,所以她一走进大厅,就被人带到了总统套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