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26章 曾经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332 2015-12-10 01:41:01

  里面很暗,晓依赤足走进去,心里有些慌,然而很快,身体就被一个熟悉的怀抱圈在怀里。

滚烫的身体熨帖着她,晓依咬紧唇不说话,却听到他低笑一声:“这么久没见,你想我了吗?”

“不!”

“真是不乖……”他轻叹一声,低低一笑,“你看,还是你的身体比较诚实。”

衣服一件件剥离,他干脆将她放在地毯上,地上非常温暖,晓依情不自禁的叹息一声,季辰鑫抓住她的双手,声音里已经染上了情欲的低哑:“很期待,嗯?”

“我没有……”话未说完,唇已经被他堵住,晓依一颤,闭上了眼睛。

这似乎是她的死穴,只要他一亲吻她,她总是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季辰鑫似乎要刻意逼她发出声音,湿热的吻落在她身上所有敏感的地方。

黑暗里看不清楚彼此的表情,但季辰鑫可以想象出小女人一定是一副隐忍的面孔。

矛盾的小东西,他低笑一声,加大了进攻的力度,迫使她发出更多的声音。

温存过后,季辰鑫将她抱在怀里,轻嗅着她的发香,声音慵懒:“你从哪里过来的?”

晓依身体略略僵硬,她低声说:“当然是从家里。”

她的身上分明有一些不属于她的味道,心知她有事瞒着自己,季辰鑫并未点破,而是暧昧的抚摸她的身体:“还想不想要了,嗯?”

“我要回去!”时间已经不早了,晓依挣扎着要起来。

季辰鑫并未为难她,放她去沐浴,然后站起来开灯。

他点燃了一支烟,但是并没有吸,而是看着它在他手里慢慢燃烧,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他忽然笑了。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已经很适应这样仿佛偷情一般的幽会了。

流光溢彩的舞台,晓依双手握着话筒,坐在座位上,任由自己的声音流淌。

“You came along when I needed a savior,Someone to pull me through somehow.”

刻意压低的声音,尾音稍稍拖长,带了一丝挑逗的意味。

“Somebody already broke my heart,Somebody already broke my heart.”

她的眼神似乎没有焦距,模样带了一丝漫不经心,也丝毫不曾注意到台下众人的反应。

他们听的是声音,无所谓她这个人,她可以掩藏自己,这让她觉得安全。

而此时此刻,在舞池的一角,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双手抱胸靠在墙上,凝神听着这首歌。

他带着鸭舌帽,只看到线条坚毅的下颌,一身休闲装,似乎是还未走出校门的学生。

有妖娆的女子看到他,媚笑着欲和他调情,只是还未接近他,就有凶神恶煞的保镖出来将人撵走。

守在男人身边的壮汉不解道:“老大,这……唱的是什么?”

男人喝道:“边儿去!不知道就给老子闭嘴!”

壮汉呐呐道:“哦……老大,你……听的懂吗?”

他眼睛一瞪:“让你闭嘴你没听见是不是?”壮汉这才闭嘴。

台上晓依还在低声唱着,男人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疯狂扭动的人群中,忽然多了几张年轻的新奇的面孔。

“唉,小心点,靠着飞哥我们才能进来,别给飞哥添麻烦!”一个年轻的男孩子拉扯住身边一脸兴奋的少女。

晓然不屑道:“你真没用!怕什么?不就是一个酒吧吗?有什么了不起!”

男孩依然喋喋不休:“你不知道,这间酒吧是裴少开的,要是让他知道咱们是溜进来的,飞哥就完蛋了。”

晓然撇了撇嘴,不管不顾的往里面走,男孩子忙不迭的拉住她。

“唉,果然是裴少的场子,歌手都不同凡响。”男孩忽然叹道。

晓然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这个声音……”她的脸色忽然一变。

“Somebody already broke my heart.”歌声还在继续,晓然继续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看到台上的人,光线太暗,她看不真切那人的模样,可是,毫无疑问……

“姐姐?”她不敢置信的喃喃。

她身边的男孩子皱眉道:“什么?”

“真的是她……”晓然的表情变了几变。

这真是个很好的机会,不是吗?想到这里,她隐秘的笑了起来。

深夜,季辰鑫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耳边传来的竟然是段晓然甜的腻人的声音:“姐夫,姐姐在不在你身边?”

季辰鑫心中一跳,语气淡漠:“有事?”

“姐夫,不要这么冷淡嘛,人家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是关于姐姐的哦!”

眯起眼睛,季辰鑫合上手边的文件,恣意的靠在椅子上,低声说:“别跟我卖关子,你姐姐怎么了?”

说起来,他确实挺好奇这个小女人最近的动向。

“呵呵,姐夫,我竟然在袭夜看到了姐姐,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姐姐不是一向自诩乖乖女吗?怎么会去袭夜那样的地方?”晓然得意道。

袭夜?季辰鑫不动声色,语气甚至都没变一下:“还有呢?”

晓然语气一变:“姐夫,你知道?”

“知道什么?”季辰鑫低低一笑。

笑容着急了,一口气全说了出来:“姐姐在袭夜唱歌!姐姐在袭夜做歌女!说不定还有些别的勾当呢!姐夫,你竟然不在乎?”

在袭夜唱歌?原来这个小女人最近在做这个,季辰鑫漫不经心的回道:“我知道了。”

然后干脆利落的挂掉电话。

段晓然气的咬牙,本来以为季辰鑫听到这个消息会大怒,谁知他的反应这么平静!她好不容易从父亲那里套来季辰鑫的号码……等等!父亲!

她立刻打电话给段明远,听到他震惊的语气,晓然这才笑出来。

装什么纯洁,其实不就是一个出来卖的,一定是被季辰鑫抛弃了吧!否则季辰鑫为什么反应那么冷淡?想到这里,晓然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接到晓然电话的段明远忙不迭的打晓依电话,奈何怎么都不通,他立刻打给了季辰鑫。

“是的,我知道这件事。”听到段明远的质问,季辰鑫平静的解释,“晓依说整日在家待的无聊,而她正好喜欢唱歌,所以才去那里驻唱,袭夜是我朋友的地方,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您放心。”

听到这里,段明远才放下心来,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辰鑫,我是担心晓依,这么晚还打扰你,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马上就去接她回来。”

轻笑一声,季辰鑫结束通话,取了一件风衣,走出了别墅的大门。

这个小女人,果然能够给自己带来很多的惊喜。

袭夜三楼的VIP包间里,刚刚从美人的床上下来的裴君逸一脸不爽:“你搞什么,这么晚喊我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