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49章 季辰鑫是谁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457 2016-01-03 20:07:38

  “还有别的人吗?”

“还有一队人不知道是谁的手下,三天前就在这里了,似乎也是为了段明远而来。”

廖茗臻眉心一动,对晓依说:“别担心,我陪你进去。”

晓依点了点头,急不可耐的往里面走,保镖纷纷给她让路,见廖茗臻跟着她,有人欲拦着,却在他森然的目光下退怯了。

大厅里,秦宛丽端坐在沙发上,仿佛正在等她,晓依怒视着她:“爸爸生病这个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是不是你害得他?”

秦宛丽冷哼一声:“段晓依,你别上来就喷人!你这个做女儿的难道不知道你爸爸的身体状况,竟然还来怪我?亏得他那么疼你!”

晓依噎住,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如果爸爸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说完,她直奔二楼,廖茗臻小心的护着她。

打开门,晓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真的是一向健朗的父亲吗?不过短短一个星期时间,为什么他会憔悴成这个样子?仿佛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眼泪夺眶而出,晓依扑过去,喊了一声:“爸爸……”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段明远颤巍巍的拉起她的一只手:“晓依……”

“爸爸!是我!”她拉起他的一只手,贴在自己脸上,“我在这里!爸爸,女儿不孝……”

“是爸爸的错,是爸爸看错人了……”他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季辰鑫……”

“爸爸,真的是他……”晓依颤了颤,眼泪滴在手背上,“是我的错,爸爸,假如你不是为了我……”

段明远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惊动了靠在床边段晓然,她睁开眼睛,惊喜道:“姐姐!你来了!”

“晓然!”晓依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疲惫之色,心里一疼。

“姐姐!”晓然抱住她的胳膊,“姐姐,我好害怕,爸爸变成这个样子,姐夫逼着妈妈把段氏卖出去,妈妈见姐夫给的钱多,就同意了,可是,段氏是爸爸半辈子的心血,怎么能这样!”

“她同意了?”晓依语气冰冷。

晓然瑟缩了一下:“姐姐,你也不能怪妈妈,爸爸这个样子,她一个女人,能帮得上什么忙?何况姐夫态度那么强硬,她不同意又能怎样?干脆点答应,或许还能多要点钱……”

段明远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晓依,算了,爸爸没用,卖掉就卖掉吧,我不担心晓然,只是你……”

“爸爸!”晓依大恸,“我和季辰鑫已经离婚了!三个多月前就离婚了,我和他已经再无瓜葛!爸爸,你信我,我一定把段氏夺回来!”

段明远忽然伸出双手,双眼死死的盯着天花板上一点:“阿眠……”

“爸爸!”晓依惊慌的拉着他的手,为什么爸爸会忽然喊母亲的名字,都说人在临死之前会看到自己最想看到的人……

不……

段明远整张脸忽然爆发了别样的光芒,唇角的微笑那么温暖,然后,他的表情再也没有任何变化……

爸爸,爸爸!晓依大口呼吸,不,这不是真的……

晓然忽然的大哭让她回神,廖茗臻扶住她,低声说:“晓依,你……节哀顺变……”

秦宛丽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她面无表情,走到段晓依面前说:“他早就不行了,之所以一直吊着一口气,就是为了见你一面,现在,他解脱了。”

晓依看着她,目光仿佛利剑:“爸爸不在了,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反应?”秦宛丽讥讽的笑了,“什么反应?痛哭流涕还是寻死觅活?段晓依,你不要太天真!真正害死你父亲的是谁?如果不是你招惹了季辰鑫,事情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我嫁给父亲这么多年,他心里一直念着你母亲,只把我当成一个花瓶,现在他死了,你指望我给他殉情还是怎么的?”

晓依浑身颤抖,是,害死父亲的人,是她……

廖茗臻扶住她,眉头紧锁,他看着秦宛丽:“你闭嘴!”

秦宛丽冷哼一声:“好,我闭嘴,不过我告诉段晓依,变卖段氏所得的钱,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那是我和晓然的!”

晓然慌张的看了秦宛丽一眼,又看看段晓依:“姐姐,妈妈她……”

“我不会和你抢,我只有一个要求。”她的声音空洞,“让我带走父亲。”

秦宛丽皱了皱眉:“随你。”

晓然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却在秦宛丽锐利的目光下瑟缩,晓依已经没有力气去计较了。

廖茗臻很快吩咐手下将段明远的尸体带走,晓依怔怔的看着,却再也没有一滴眼泪。

痛到极致,痛到麻木,连眼泪都是奢侈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廖茗臻始终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他几次想抱着她,却被她拒绝。

以后的路,都只有她一个人了。

再也没有人会走在她前面,为她遮风挡雨,再也没有人会温和的和她说,晓依,累了就回家。

她已经没有家了。

她将父亲和母亲葬在一起,葬礼上,只有她,漠云,和廖茗臻。不远处却被廖茗臻的人手层层包围着。

“晓依,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她沉默的看着墓碑上父亲的笑脸:“我要想办法夺回段氏。”

“孩子呢?”

晓依笑了:“生下来。他再不是季辰鑫的孩子,他是爸爸的外孙,爸爸在天之灵,一定会很喜欢他。还有,”她顿了顿,“漠云,我打算出国。”

“一个人?”

廖茗臻皱眉:“我会陪你一起。”

“你不需要勉强……”

廖茗臻截住她的话:“你这个女人!这么能折腾,老子不放心!还有,别以为我是为了你!”

晓依轻笑着,蹲下身,将脸贴在父亲的照片上。

爸爸,我已经做错了太多,以后,我再也不会这么任性了……

“段明远死了?”季辰鑫一震。

袁鹏面色沉重:“是的,是我无能,下面的人没能把他带出来,只是秦宛丽以段明远的性命相威胁,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季辰鑫面无表情的看着手里的文件:“她在哪?”

“……我不知道,她应该是和廖茗臻在一起,只要能查到廖茗臻的踪迹,应该就可以查到段小姐的下落。”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眼中似有巨浪翻涌,然而很快就平静下来,声音毫无起伏:“暂时不要再查了,只要确保她的安全。”

“是,总裁,秦宛丽和段家二小姐怎么办?”

“暂时留着。”

他眸光暗沉,看向窗外,此时一架飞机正好自上空飞过,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

四年后,英国。

波光粼粼的泳池里忽然涌起了水花,一个人浮出水面,上岸,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水。

细腻洁白的肌肤,修长的双腿,完美的身材,微微蜷曲的长发泛着水光,在阳光的照射下平添了几分妩媚,擦干净身体,她取了另一条毛巾包住身体,坐在躺椅上,眯起眼睛惬意的晒着太阳。

英国冬天的气候可真好,她连冬泳都练出来了,算起来,她刚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冬天,如今,正好四年了。

这时,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忽然悄悄走近,她看起来三四岁的模样,因为天冷穿的多,圆圆的一团,极其可爱,此时她捂着小嘴,双眼弯弯,身子一抖一抖的,仿佛在极力压制着笑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