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40章 那谢谢姐姐喽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322 2015-12-24 01:41:41

  “你为什么还来招惹她?你凭什么?”

吐掉口中的鲜血,季辰鑫竟然笑了:“这是我和晓依的事,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来和我说这句话的?”

方亦柏脸色一白:“你这个混蛋!”说着作势要打他,晓依忙挡住他。

“方亦柏!你为什么上来就打人?”出手这么重,她看着季辰鑫嘴角的血迹,眼中不掩心疼。

方亦柏涩然一笑:“晓依,你还在为他说话?他给你的伤害还不够多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只是……”晓依皱眉,“反正不管怎样,你也不能上来就动手啊!”

季辰鑫眸光在她身上扫过,微微颔首:“我先回去了。”

她想上前看看他的伤势,手却被方亦柏紧紧拉住,只有嘱咐一句:“你……你小心……”

“晓依……”方亦柏心中大恸,攥着她的手,声音颤抖,“你还在和他来往是不是?你明明知道他不爱你!他在玩弄你的感情你知不知道?”

“方亦柏!”晓依脸涨得通红,“这是我自己的事!”

仿佛一盆冷水兜头而下,方亦柏眼神黯淡了下去,他哑声道:“你是说,我管得太多了。”

晓依没有说话,可是眼神分明是这个意思。

方亦柏惨然一笑,松开了她:“对不起……”

“方亦柏……”

“你回去休息吧!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他转身就走,声音飘落在空气中,带着无尽的伤痛。

晓依想要解释,却不知该说什么,她终究还是伤害到了他,或许这样也好,他能及时醒悟过来,不要再在她的身上浪费时间。

只是,她自己呢?季辰鑫若即若离的态度让她时而欣喜若狂时而心如死灰,永远无法坚定自己的决心。

她一定是中了他的蛊,否则,为何心里还是因为他的那句“晚安”而泛起了涟漪。

“很痛苦是不是?”乔若妍看着眼前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心里竟然有了一丝同病相怜的感觉。

方亦柏认出了眼前的人,冷笑一声,径直想从她身边走过。

“我可以帮你得到段晓依,只要你愿意和我合作。”她的笑容在月光下竟然露着一丝惨淡。

方亦柏脚步顿了顿,看着她说:“你不是季辰鑫喜欢的女人吗?”

乔若妍呼吸一窒,笑容依然无懈可击:“可是现在季辰鑫放了太多的心思在段晓依身上,你痛苦,我也不舒服,不如我们合作吧,我保证让段晓依对你投怀送抱。你刚才那一拳,季辰鑫完全可以躲开的,你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躲吗?”

“放了太多的心思在段晓依身上?”方亦柏抿紧了唇,仿佛正在考虑什么事。

乔若妍心中一喜,有戏!她娇美一笑,伸出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段晓依很信任你,利用这一点,我们可以做很多事。”

信任!这个词仿佛触到了他的神经,方亦柏粗鲁的挥开她的手,冷笑:“真不知道季辰鑫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抱歉,对你所说的我完全没有兴趣。”

看到乔若妍恼羞成怒的脸,他忽然一把捏紧了她的下巴:“我警告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

乔若妍娇美的脸微微扭曲,她挣脱他,眼神残忍:“真是可怜,永远只知道在段晓依面前摇尾乞怜,可是她看也不看你一眼,如果你这样就满足了的话,那么,恕我打扰!”

寒风阵阵,乔若妍气得连手都在发抖。

装什么纯洁,装什么无辜?好像全天下只有她段晓依最善良,所有男人都围着她转,明明当初是她硬生生的分开了她和季辰鑫!

有很长一段时间晓依都没看见方亦柏。

心中虽然愧疚,但更多的却是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从此死心,那最好不过,只是,她终究是伤他不轻。

在学校的工作也很顺利,她一向很擅长和这些小孩子打交道,而和学生在一起,她的心情也是从未有过的好,再大的事,看到学生们的笑脸,心里都无比喜悦。

这天下班之前,她竟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起来,她确实有些日子没回去了,和漠云说了一声,她径直打车回段氏老宅。

段氏最近的生意很顺利,段明远的心情也很好,看到晓依,他笑容满面的招手示意她坐。

晓依坐在他身边,揽住他的胳膊:“爸爸,最近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季辰鑫没陪你一起来?”

“我今天是临时过来的,他抽不出空,况且,我回娘家而已,也不必要让他次次都跟着。”晓依笑得坦然。

段明远点点头:“行,那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让他寂寞一个晚上。”

“爸,你说什么呢?”

段明远哈哈大笑:“你看,你和季辰鑫结婚都三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晓依眼神一暗,继而笑道:“他都没着急,您操什么心呢!”

“嗯,你们还年轻,是我多嘴了,来,吃饭吧!”

跟着父亲往餐桌走,晓依有些恍惚。

宝宝。

她曾经期待了很久啊,只是,幸运之神从未降临于她,渐渐的她就再也不抱期望了,今天听父亲提起,心里还是一酸。

晓然这个时候从楼上下来,看见段晓依,她挑高了眉,冲她挥手:“姐姐,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姐夫没和你一块吗?”

“你姐夫忙。”段明远打量了她一眼,忽然皱眉,“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穿的这是什么?”

段晓然扯了扯身上的皮裙,撅着嘴上去换衣服了。

对于段明远的命令,她还不敢忤逆。

“爸,秦阿姨呢?”

“她去和几个朋友度假了。”段明远简短的解释,“来,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

“嗯。”晓依心中一暖。

段晓然换了衣服在她对面坐下,觑了她一眼,忽然开口:“姐姐,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晓依一愣,点了点头说:“什么事?你说吧。”

晓然放下筷子,想了想说:“我被一个男的缠上了,想摆脱他,可是摆脱不掉。”

“什么?”段明远皱眉,“你怎么不跟我说?难道爸爸帮不到你吗?”

晓然摊了摊手:“那人是艾华的孙少,爸爸,恐怕你真的帮不到我。”

“艾华?”段明远放下筷子,沉默了。

晓依冷静道:“什么叫缠上你了?他在追你。”

“还不止呢,姐姐,你不知道那个孙以默,仗着家里有钱有势,什么不敢干?要不是因为他知道他们家和我们家有合作关系,搞不好早就霸王硬上弓了呢!”晓然哼了一声。

段明远怒道:“荒唐!难道就任他欺负咱们家?明儿我就去和老孙说一声,他怎么说也要卖我一个面子。”

“不行!”晓然断然拒绝,“爸爸,你也不想想,假如孙以默趁机和他父亲提出两家联姻怎么办?难道真要我嫁过去不成?虽然我们两家有合作关系,但是根本上还是咱们家倚仗他们,我都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