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32章 我来送你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226 2015-12-16 01:40:10

  “这样……你难得来一次,今天我做东,请你吃饭吧!”晓依微一颔首,礼貌却疏离。

方亦柏热切的眼神稍稍黯淡,他当然看出来她的排斥,这么多年没见,他有满腔的热情想要表达,却在她的冷淡之下尽数熄灭。假如他不来主动找她,她是不是甚至想不起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他这个人。

晓依低头,敛去心头的那一份愧疚,再抬头时已经是笑容满面:“正好我今天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就当是为我庆祝,为你洗尘吧!”

喉咙一堵,他禁不住想要去抚摸她微笑的面庞,就是这样的笑容,让他在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

“既然是庆祝,那么就是我做东。”他握住她的一只手,不由分说地带着她走向车子。

印象中方亦柏不是这样强势的人,事实上那个时候她一心放在季辰鑫身上,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尽管两人是十多年的同学。晓依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还没来得及拒绝,人就被他塞进了车子。

她沉默的望着窗外,最终因为他灼热的目光而扭头看他,神色带了一丝懊恼:“你专心开车。”

方亦柏笑了,声音里分明带了一丝欣喜:“晓依,我很想你。”

咬了咬唇,晓依声音冷硬:“我不想你。”

似乎已经意料到她的答案,他并没有任何不悦,笑容依然温煦:“你还是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晓依怔了怔,似乎自从知晓他的心意的时候,她对他的态度就是这么冷淡,甚至想尽办法避开他,却从来没想过他会受伤害。

见晓依沉默,方亦柏笑了笑说:“我还记得你喜欢吃海鲜,去金满楼怎么样?”

稍稍一愣,晓依点了点头说:“好。”

或许也只有他还记得她喜欢吃海鲜这件事,因为季辰鑫对海鲜过敏,她已经很久没有碰过海鲜了。

车子很快在金满楼停下,方亦柏绅士的为她开门,伸出了一只手,晓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手放上去,方亦柏眼中出现狂喜,说话的声音也带了一丝颤抖:“小心碰头。”

晓依忽然有一点哽咽。

这种被人爱的感觉真好,或许是渴望温暖太久了,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抛弃一切,投入他的怀抱,只是,她不能这样,她很清楚她不爱他,那么就更不能利用他。

这个时候还不是饭点,酒店里面很安静,方亦柏看着仿佛神游的她,温柔一笑:“晓依,当老师的感觉怎么样?”

“哦,我今天才求职成功,还没有正式上课呢。”提起这个话题,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

“你会是一个好老师的,我相信。”

“谢谢。”晓依礼貌的颔首,然后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方亦柏看着她沉静的侧脸,犹豫了很久,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问道:“晓依,我听漠云说,你和季辰鑫已经离婚了。”

不是疑问,是肯定。

晓依笑了笑,神色轻松:“是,已经一个多月了。”

“晓依……”方亦柏很清楚她对季辰鑫的感情,就像自己对她的感情一样,她真的像她表现出来的这样不在意吗?

晓依咬着吸管,垂下眼睛说:“方亦柏,有些东西是不属于你的,再怎么努力也不会属于你,强求来的幸福不是幸福,及早放弃,对谁都好。”

方亦柏轻笑一声:“你是在说你自己,还是说给我听?”

“方亦柏,我用了三年时间才明白这个道理,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不会接受你,无论如何都不会。”终于说出这番话,晓依深吸一口气,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终究还是有点内疚,又有点悲哀,从他身上,晓依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从某些方面来说,她甚至比季辰鑫更加残忍。

“晓依,如何选择是我的事。”他的语气很轻,“我有足够的耐心,在我完全死心之前,我都不会放弃。”

“那你怎样才会彻底死心?”早已料到他的答案,若那么轻易就放弃,他怎么可能会坚持到现在?

“不知道,也许会到我死的那一天。”

晓依猛地抬头看他,却见他一脸认真。

“我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威胁你。”他笑了笑,语气平淡中透着一股坚定的力量,“只是我想不出来有什么理由让我放弃,你爱季辰鑫爱到发狂的时候我没有放弃,你嫁给他的时候我也没有放弃,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我彻底死心?晓依,有一种感情,它是深入骨髓和血液的,失去了它,会死。”

晓依一震,忍不住看着他的眼睛,和季辰鑫的不同,他的眼睛是大而明亮的,一眼就可以看到底,而季辰鑫的双眸狭长,眼角上挑,让人看不懂也猜不透。

“方亦柏,人不可能为了别人而活。”

“我很清楚我要什么,晓依。”他微笑着看着她,似乎早已对她所有的质疑胸有成竹,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晓依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也有这样狡黠的一面。

唇角微扬,她啜了一口红酒,再看他时已经面无表情:“随便你,但是,我不会给你任何承诺。”

饭后,晓依强硬的拒绝了他要送自己回去的要求,方亦柏最终拗不过她,只好看着她打车离开,然后不疾不徐的跟在后面。

还没到家晓依就让司机停下,然后付钱下车,不出所料,后面那辆奥迪A8也随之停了下来,晓依走过去的时候,方亦柏正好走出来。

两人沉默着对视着,良久,晓依开口:“方亦柏,你别这样,我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只是朋友。”

“我也说得很清楚。”他微笑着看着她。

“那么,就别怪我残忍,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还有,我不希望你打扰到我的生活,否则我们连朋友都不是。”晓依说完,转身就走,然而她还是看见他眼中的一丝受伤。

他们都是如此固执的人,否则这一切或许早就结束了。

家里,漠云歪在沙发上看电视,晓依走到她面前,无奈的问道:“是你打电话告诉方亦柏的?”

漠云爽快的点头,眯起眼睛说:“你很生气?”

“你这样是在害他。”

“谁知道呢,或许是在救你,你为什么那么笃定你不会被方亦柏打动?”漠云笑了,带了一丝狡黠。

“如果可以,三年前我就会和他在一起了,怎么还会拖到现在。”晓依苦笑,“我的工作是不是也有他的功劳?否则校长没道理对我这么热情。”

漠云摊手:“难道不能是我的功劳吗?只是,能不能留下来还是要看你的实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