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第30章 你至少要离他远一点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叶阙 2314 2015-12-14 01:41:04

  第30章 你至少要离他远一点

阿左点头:“是抱走的!”他特地在那个“抱”字上加重了音。

廖茗臻恼怒的看了他一眼:“那又怎样?”

“老大!”阿左恨铁不成钢的说,“当时那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是不敢上去呢?你要是拿出砍人那架势,洛洛小姐早就被你拿下来了!”

“滚!他妈的这要是像砍人那样容易就好了!”廖茗臻暴躁的说,末了,又加了一句,“被季辰鑫带走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的?”

阿左想了想说:“她很难过。”

廖茗臻拧眉:“他妈的季辰鑫真不是个东西!都离婚了还缠着人不放!”

阿左凉凉地看了他一眼:“老大,要是你愿意出面,肯定能让洛洛小姐脱离苦海。”

“这话要老子怎么说?老子愿意养你,你跟老子走吧?”他恶狠狠道。

阿左吹了声口哨:“就是这样!女人就好这口!只是老大,你说的时候……样子别这么凶狠……”

“边儿去!”廖茗臻一脚把他踹开。

冬日的深夜温度之低可想而知,季辰鑫小心的把晓依送到车里,给她披上了一件外套。

黑色的大衣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晓依往里面缩了缩,低声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轻抚她的脸颊,泪水似乎已经被风吹干,季辰鑫没有说话,而是发动了车子。

“裴君逸,袭夜的所有者,我认识他十多年了。”

晓依微微一愣,忽然笑了:“即使这个时候,你也不愿意把我正式介绍给你的朋友,但是他显然知道我,是不是?”

否则,他就不会那么惊诧的说,她就是段晓依。

沉默了一会,他沉声道:“你需要休息。”

“季辰鑫,其实我一直不懂你。”她喃喃,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季辰鑫低低的笑了。

“你不需要懂我,你只要知道你要的是什么,就够了。”

她自嘲一笑:“我今天忽然明白了,以权势压人,是一件多么让人愤怒的事,尤其是因为种种原因,连反抗都没有机会。”

车子忽然停了下来,季辰鑫看着她,黑暗里他的眸光熠熠。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弱肉强食。”

“那么当年,我父亲胁迫你,是不是也是弱肉强食的表现?”她讥讽一笑。

季辰鑫轻叹一声,略带一丝无奈的看着她:“所以我不恨你的父亲。”

晓依面无表情的点头:“可是你恨我。”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他没有解释,而是再次发动了车子。

晓依本来以为他会带她去酒店,谁知季辰鑫径直将她送到漠云的住处。

“段晓依,其实你还是不明白。”停下车子,季辰鑫忽然开口,静静的看着她。

晓依眨了眨眼睛,眸中似乎还有水汽。

“我恨的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以爱为名,是不是打着爱的旗号,你的所作所为就是应该被原谅的?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否则这个世界就没有这么多遗憾和不甘了。”

晓依睫毛轻颤了一下,她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是,我直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现在也没什么区别。”

“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他微笑着补充,“人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今日的果可能是因为之前种下了因,譬如今日,玫瑰为什么会死,她难道不知道周大建的脾气,可是为什么还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当然,周大建也总有一天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见晓依陷入沉思,他轻笑一声,继续说:“或许有一天,我会后悔从前不懂得珍惜你,而你,就可以骄傲的站在我面前,对我的心意不屑一顾。”

她扯了扯嘴角:“可能吗?”

“连我都不敢确定。”他低头,在她的额上温柔的落下一个吻,“进去吧,好好休息。”

晓依沉默着把风衣还给他,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走了没几步,她忽然回头:“可是,以爱之名强迫你是我的不对,也不代表你可以肆意践踏我的真心,既然你今天可以平和的和我说这么一番话,那么那个协议,是不是可以作废?”

微微挑眉,他笑着走到她面前,抬起她小巧的下颌:“什么协议?”

“我不想再应付你!”

“应付?”咀嚼着这个词,他的神色不辨喜怒,“段晓依,你一直认为我这么做是为了羞辱你,是不是?”

她嗤笑:“难道不是吗?”

“或许。”漆黑的双眸中似乎染上了别的色彩,“既然你已经决定不再爱我,那么你还怕什么呢?至于上床这件事,你并不排斥,我感觉得到。”

晓依微微一颤,良久,她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有三个月。”

“是。”他轻抚眉心,清俊的面庞在昏暗的路灯下竟然多了一丝妖冶。

晓依转身离开,长发在寒风中飞舞,她拢了拢衣服,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季辰鑫唇角含笑看着她走进去,直到彻底看不见她的身影。

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漠云正好回来,也许是因为今天袭夜一片混乱的原因,裴君逸提前让她下班了。

没有遮掩,漠云直视着她的眼睛:“晓依,你和季辰鑫不是已经离婚了吗?他怎么还会说那种话。”

晓依云淡风轻一笑:“我也不知道,也许他只是觉得这样很好玩。”

“他带你去哪里了?”

“没有,他直接送我回来了。漠云,你别这样,虽然我和他已经离婚了,但是毕竟曾经相处过三年,也不必每次见面都剑拔弩张,是不是?”

漠云叹口气:“好,那么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会问他那样的问题?什么你是不是不相关的人?晓依,你是不是还没有死心?”

晓依一愣,看着她说:“我这么问了?”

漠云点头。

问出这样的问题,难道是潜意识里,她依然期望对他而言,她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深吸一口气,她笑了笑:“我总会忘掉他的。”

漠云笑出声:“你至少要离他远一点,否则恐怕很难摆脱他对你的影响。”

心中一跳,晓依眼神微闪,点头说:“当然。”

拍了拍她的肩膀,漠云安慰道:“去休息吧!玫瑰的事别放在心上了,老板不会让她白死的,你放心。”

“嗯,只是……”她犹豫着开口,“漠云,我可能不能在袭夜工作了,要是留在那里,我就会想到……”

“我明白。”漠云没有追问她,只是温和一笑。

晓依松了一口气,和她道了晚安,然后回房间。

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闭上眼睛似乎还能看到玫瑰血肉模糊的样子,还有她不甘的眼神。

这就是现实,假如她不是段明远的女儿,假如她不是有漠云的照拂,是不是也会经历这样的厄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