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第64章 怪异的阎星魂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轻尘如风 1208 2010-03-27 15:15:31

    阎星魂抱着花破茧回到恶魔山庄,一路上惊吓到了无数人的下巴。尤其是阎星灏,那一贯温润儒雅的形象彻底在花破茧面前破灭,他眼睛瞪得跟铜铃那样大,直愣愣的。

  让他神情震撼的不是大哥对她的珍视,而是她此时的形容神态。

  “嫂子,你这是——”她浑身染血,肩处衣衫似被利器划伤。那伤处足以令一个男人扭曲了眉峰,她却怡然自得地舒心而笑着。

  此刻的她没有往日那刺眼夺目的火焰气息,却有了温柔小女人的婉约恬静。她倚靠在大哥的怀抱中,美丽的唇瓣,流泻着柔软的飞花笑旋,没有剑拔弩张的气焰,也没有往日讨喜的目光,只是安静的,淡淡地笑着。

  此刻的她,恐怕才是真实的她,淡淡的笑容,淡淡的眼神,清亮水波之上,时而晃悠睿智慧黠的光芒。

  他看着这样的花破茧,温润的眼眸中浮动淡淡的迷雾,他有些恍惚了。直到——

  “二弟。”低沉的嗓音,含着三分警告的意味。

  阎星魂冷冷的目光落在他的眼睛里,他才感应到,他旁若无人地盯着花破茧看了很久了。

  当下他立即回收目光,讪讪地笑了笑。“大哥,嫂子,小弟还有事情要办,先行一步了。”他转身离去的脚步,微微有些不稳,淹没在黑暗中的翩然身影,在冷月之下,显得有些清瘦迷茫。

  花破茧有些不解地望着阎星灏离去的方向,阎星魂警告的冰冷目光却恶狠狠地巡视在她娇好的面容上,有些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该死的女人,真会惹事。”他低低地咒骂了一声。

  花破茧眼波流转,她愕然地盯着阎星魂突然阴沉下来的俊脸。“喂,冷面男,刚才人家在医馆已经道歉过了,你可别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啊。”

  “你——”阎星魂恨不得剜出她心口上还在跳动的那颗心,看看她究竟是在真糊涂还是假迷糊。

  “我什么?”花破茧怔怔地看着他越发黑暗的冷峻面容。

  胸膛上一股闷气,想要发作出来。但是当他的视线撞上她清澄明亮的眼睛时,看着她无辜茫然的样子,当下他也只能千言万语化作一句了。

  “算了。”他将她抱进孤风楼内。花破茧的贴身侍女腊梅早等候多时,此刻闻听到门外动静,便立即快步走了出来。

  当她看到一身是血的花破茧躺在阎星魂的怀抱中时,她吓得双手捂住了唇瓣。

  阎星魂冷冷地飘了她一眼。“她没事,赶紧烧一桶热水,替她沐浴更衣,让她好好睡一觉。”“是,奴婢这就去。”腊梅急急忙忙地出去张罗去了。

  阎星魂将花破茧安置在椅子上,深黑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她的伤口处。

  呲——

  他微一扬手,她右肩上的衣衫被他撕扯开来,露出她自伤的伤口。阎星魂看着那利箭刺进的尺寸,他黝黑的眼眸之中,一道无形的暗流,徒然翻动起来。

  啪——

  花破茧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她清亮的眼波中,流露出坚韧的光色。“不要这样,拜托了。”

  “女人。”他这一声女人的称呼跟往日有所不同,夹带着无奈颓然的气息。“算了,早点安歇吧。”他突然收口,取出一个小瓶子,放在桌边上。“这是消痕凝霜露,一日三次,不会留下伤口的。”话完,他起身,踏步走了出去。

  夜风吹起,他黑色的衣衫,似跟窗外的黑夜融化在了一起。

  这一夜,花破茧睡得很不安稳,她的耳际,时刻闻听到窗外萧萧风雨的音色,还有寒剑飞舞的刷刷犀利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