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第39章 嘿嘿,激将法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轻尘如风 1379 2010-02-19 14:37:53

    半空中跟龙四交战的阎星魂听到花破茧的叫喊声,他心中所受到的震撼不小,可是面上却依旧若荒原一样冰寒,毫无表情。

  花破茧眼见阎星灏被她如此小小的场面言辞给惊扑了,她不由地翻动白眼,呶呶嘴角。“同样是一个妈生的,这差别怎么那么大呢?孺子不可教也!”

  “同样是一个爹养的,这承受能力有着天壤之别,朽木不可雕也。”理贝贝在旁侧加送了一句。

  她们二人会意的眸光在空气中交错而过,而后朝着阎星灏同时作了一个很鄙视的动作,伸出两手,大拇指统统朝下。

  切——

  鼻音几乎一致发音,冷哼了一声。

  狗爬式地趴在大地母亲怀抱中的阎星灏,他水眸汪汪,晶莹剔透的光泽一闪一闪地晃悠在他那双漂亮温润的子瞳上。

  他起身,潇洒地拍去长衫上的烟尘,一脸不满地看着花破茧跟理贝贝二人。

  “你们,你们——好男不跟女斗!”哼——他恼羞成怒,面色发红、气嘟嘟地挥洒一道美丽的弧度,翩翩玉宇地离开了她们的视线中。

  理贝贝摇摇头,搭上花破茧的肩膀,她皱皱眉尖道:“财迷精,刚才那个白面小生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他好像气得不清,开不起玩笑啊。看样子斯斯文文的,像个文人模样,自古书生最傲气,同样也最酸了。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跟他之间有啥丝丝缕缕牵扯不清的瓜葛啊。”

  花破茧嘴角扯了扯,她不感兴趣道:“贪吃鬼,你说他啊,喏——”她手指朝向空中激战中的冷面男阎星魂。“那个家伙的弟弟,嗯——实话呢——”她皱紧了双眉。“我跟他还真有那么一丝丝一缕缕的瓜葛。”

  “什么瓜葛?”

  “我名义上的小叔子。”

  “小叔子?!”理贝贝震惊地盯着花破茧,而后她看了看空中的阎星魂。“那么他不就是你所谓的老公?!啊——”理贝贝突然大叫一声:“破茧,你嫁人了?!”她嘴型成O型,几乎可以吞下一个鸭蛋了。

  花破茧蹙了蹙眉头,她犀利的视线,从头到脚扫了理贝贝一回。“贪吃鬼,你嫁了人之后,没想到某种细胞正在扩散中,看来龙四那个家伙太能养了,竟然将你养得跟猪头三一样。”

  “财迷精,你是说我变难看了吗?哪里,哪里?给我看看什么地方变难看了?是不是皮肤水色不怎么好了?还是我真的开始变成黄脸婆,成了黄花菜一朵了?”理贝贝紧张兮兮地拿出随身的一面小镜子使命地照啊照,当她看到镜子中自己依旧红润水色,肤色细腻而光滑,她一时松了一口气。

  “死破茧,就知道吓我,明明没啥啊。哦——”她似忽然想了起来,点了点她突出的腹部。“也就是这里多了一个球,身材变样了。可是等我的宝宝出世了,我才能去恢复身材的,现在,你就勉强看看吧。”

  花破茧仰天长叹。“天才果然是寂寞的,芳菲啊,你在哪里啊,我真受不了跟个白痴贝贝呆在一起。”

  “死破茧,你竟然拐着弯损我智商低下?”原来她刚才说的不是身材外型问题,而是在说她的智慧问题,理贝贝一时火大了。

  花破茧白了她一眼。“我是直白,非常标准的直白,我说话根本都没有拐弯过,谁叫你脑袋里的愚蠢细胞长多了,这么明白的话都听不懂?”她顺便飘了一眼理贝贝腹中的那个球体,无奈地摇摇头。“我真替你的后代担心,也不知道这智慧是叠加上去,还是相减下来。”

  “死破茧!”理贝贝气得七窍生烟,她卷起衣袖。“我向你下战书!你这个死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忍无可忍了,你怎么可以诅咒我的宝宝。”她双眸冒火,朝着花破茧攻袭而来。

  “行啊,打输了,你得再输给我十两银子。”她就要刺激她,刺激得她糊里糊涂地输了银子,让空中的龙四分心,嘿嘿,花破茧的算盘打得可好了。

  果然——

  “死破茧,我输了,我给你五十两银子都行!”理贝贝已经气糊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