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第25章 黑暗惊梦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轻尘如风 1346 2010-01-28 21:09:15

    黑暗,眼前只有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永无尽头的黑暗,她心慌慌地摸索着黑暗之中的道路,慢慢地探过去,探过去。

  慢慢地,黑暗散去了,一道明亮的光斜照在她的身上,那银闪闪的光,笼罩了她一身。在光源的顶处,她看到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他的脸是荒原一样的冰寒,他的眼睛,比千年雪山的冰箭还要犀利,还要寒冷。

  黑色的,与黑暗的环境融合在一起,他的手中,是一把短式手枪,那黑色惊恐的枪口,对准着她的面门。

  不——不——不——

  怎么可以这么对她,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她摇头后退着,后退着,退无可退。

  “贱人,去死吧!”

  子弹透过枪膛,穿越空间,扑了一声,射进了她的胸口。她来不及惊讶,呆滞地凝视着她胸前的血色,慢慢地印染开来,滴滴落地。

  “不——”云塌上昏迷不醒的花破茧,突然惊叫一声,她的额头上全是汗珠,满满的。阎星魂残冷的黑瞳,掠过一道快光。

  他掌心一发力,推上她的后背,将源源不断的真气输入她的体内。黑暗中,浑身冰寒的她,突然感觉到一道暖和的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她僵硬的四肢慢慢地舒展开来,凝结的双眉,若春风吹过干枯卷缩的草叶,慢慢地舒展了眉峰。

  阎星魂见此,他残杀的黑瞳,冰冻的光泽断裂一道缝隙,他将花破茧身体放平,体贴地替她盖好了被子。

  他微凝剑眉地看了沉睡中的花破茧,而后冷漠地起身,转身想要走。突然他的手臂,被一道强大的力量拉扯着。

  他深沉的黑瞳中,光色震开,他盯着花破茧使命扣住的手。他抬手想要使用巧劲挣脱出来,没想到,花破茧抓得更紧,更狠,指甲几乎陷入了他的肉中。

  “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无限悲愤之色从她的唇瓣透了出来。

  阎星魂黝黑的子瞳,波光微微漾开,一圈又一圈。

  “我不是贱人,我不是贱人,龙行玥,你污蔑我,污蔑我,你太狠了,太狠了!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龙行玥!”云塌上的花破茧浑身开始发抖,她的音色颤颤的,似咬紧牙关地磨着。

  阎星魂的手臂被花破茧都刺出血痕来了,他却只是剑眉微微凝了凝,并未说什么,也没有什么举动,只是任由花破茧张牙舞爪地残害着他的手臂,他连吭一声都没有。

  “龙行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一定要杀了你!”深仇大恨般似的,无意识中的花破茧突然扑过来,用力地咬进了阎星魂的手臂中。

  她咬得很狠很紧很深,不留任何余力,简直就像是要饮其血,断其颅那样地仇视。

  阎星魂剑眉凝得更深了,他冷意的唇线微微扯了扯,却再无其他的动作。

  这个龙行玥究竟是谁?为何在她昏迷之际,她念念不忘的是那个人,他在她心中一定留有很重要的位置吧,要不他轻轻的二个字,贱人,就唤起了她痛苦的回忆,让她不惜一切也要跟他斗到底,让她不顾性命地跟他拼过。

  那个人,究竟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阎星魂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花破茧的唇瓣尝试到血腥的味道,她的唇边扬起一抹嗜血的凄凉笑容,她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很安详,很平静。

  她慢慢地躺了回去,躺了回去。

  那扣得他手臂若铁夹一样的手,也缓缓地松开了,放下了。

  阎星魂盯着他手臂被花破茧咬出伤口的地方,他幽暗不明的眸光,漂浮不定,而后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门外,腊梅端着一盆热水进来,她看到阎星魂手臂上的血迹,她眸色惊诧,差点叫出声来。阎星魂残冷的黑瞳,漠然地飘过她一眼。

  “好好照顾十三夫人。”留下这一句,他离开了,他想要去调查看看,那个龙行玥究竟是何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