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第21章 还你一巴掌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轻尘如风 1593 2010-01-24 19:42:02

    第二天天色大亮之时,花破茧就被阎星魂派来的侍卫传唤着去大厅。

  “十三夫人,庄主有情。”

  花破茧淡淡地飘过侍卫一眼,她无视他的传话,继续抬抬腿,伸伸手,她正努力地做着体操运动。

  来人见花破茧的动作招式不像招式,舞蹈不像舞蹈,心中有些纳闷。但阎星魂的命令他又不能不传达到,他以为花破茧没有听见,便大声地再重复了一遍。

  “十三夫人,庄主有情。”

  花破茧白眼翻动,飘了飘侍卫。“我不是聋子,说过一次就够了,没必要当个复读机,再重复一遍给我听。”

  复读机?!这是什么玩意?侍卫眼中明显地晃着疑问。花破茧才懒得解释,如果她每一句话都要向他们解释一遍,她不得累死啊。

  腊梅听到花破茧口中吐出新鲜的词,她已经能够处变不惊了。但见她给花破茧递上温热的湿巾,并不吭声。

  花破茧清亮的眸中,划过一道满意之色,她接过腊梅的湿巾,擦了一把脸,又还给了腊梅。随后她才懒洋洋地对着来人道:“现在可以走了。”

  阎星魂在恶魔山庄的大厅内,久不见花破茧出现,他双眉之间,一抹暴戾隐隐而露。他刚起身想要去教训花破茧这个得寸进尺、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花破茧却已经慵懒迷人地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今日的她,穿了一件橘黄色的小披肩,内穿白色长衫,同色淡雅儒裙。头上发饰全无,依旧只是一根青竹梅花簪子随意地插在发髻上。

  阎星魂不知道是对她的服饰不满,还是对她姗姗来迟不满,总之,他冷漠的黝黑子瞳,漂浮一道冰封的寒光,寒光之中,还有些压抑的怒光复杂地交错而过。

  “十三,你来迟了。”他口气极为冰冷。

  花破茧看到大厅内十二位夫人已经排排站,却没有落坐饭桌旁。那大圆桌上的碗筷摆放整齐,饭菜压根还没有动过。

  她便指了指那桌子,迎上阎星魂沉色的黑瞳。“这不是还没开饭吗?我不算来迟啊。”她轻松愉快地走过来,准备落坐吃饭。

  阎星魂却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抓起来,架空了她整个人。

  花破茧不满地哇哇大叫。“阎星魂,快点放我下来了。我今天什么都没有做,哪里有得罪你了,你干嘛这么对我?”

  “女人,要不要我帮你恢复一下记忆?”阎星魂冷冷地盯着她的脸。

  “十三,明日你就去狼窟伺候着,给狼崽们喂食。”那绝冷的嗜血语气,穿过花破茧的脑袋,立即使她浑身一震。

  她忙笑嘻嘻道:“对不起了,庄主。昨天破茧被庄主折磨了一天了,身体到处酸麻,累得四肢散架,一觉睡到大天亮,都忘记有那么一件事情了。你就息息怒,大人有大量,饶过破茧这回吧。再说了,这也是你折磨我累趴了,我才会忘记事情的吗?”她转头,讨喜地伸手,抚了抚阎星魂的胸口。

  阎星魂狠狠地盯着花破茧,盯着她抚在他胸口上的纤长玉手,饶得他心头起火。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这种大胆的话,也敢说得出口,这么放肆的举动,也敢做得出来,一点也不害臊。

  简直就像是个——

  那两个可恶的字眼,跳过阎星魂的脑海,他立即毫不客气地将花破茧重重地扔到了地面上。

  花破茧没有猜到这个家伙会突然松手,她悲惨地跟大地母亲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哎呦——

  花破茧揉着她摔疼的屁股,她怒视着阎星魂,“不就是忘记去喂狼了吗?我又不知道狼窟在哪儿?你不带我去,我怎么会知道。”这个冷血的家伙,怎么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她痛苦地扶着桌子起身,却发现在场的十二位夫人,皆脸蛋红红地低下头去了。这位十三夫人,怎么可以拿闺阁之事不知羞耻地说出来呢?她们替花破茧感到羞耻,统统心中鄙视着花破茧。

  蓦然心神领会,一定是刚才她那一段话引起她们的误会了。“各位夫人,你们不要误会哦。我刚才说的是庄主昨天奴役我,让我干杂活,累得趴到的,而不是你们想的那种跳双人舞了,在塌上滚来滚去的那种,绝对不是男女欢乐的那种事情哦。”

  “闭嘴!贱人!”花破茧此话一出,阎星魂更加愤怒,他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耳光响在大厅内,震撼了花破茧。

  接着。

  啪——

  花破茧毫不犹豫地挥了阎星魂一耳光。

  “阎星魂,你有种,你再将刚才的话再说一次!”花破茧眼中水光浮动,她捂着红肿的脸颊,朝他大吼道。

  满厅震惊,众人都觉得花破茧是活的不耐烦了,她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