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第10章 她是他的十三妾?!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轻尘如风 1449 2010-01-19 12:08:45

    “女人,你的父亲将你卖给本庄主为妾了。我的十三夫人。”他最后的称呼,故意拉长口音,他想看一看她的反应。

  花破茧哗地站了起来。“你,你说什么?!我父亲卖了我?!我是你的,你的十三夫人?!”这玩笑开大了吧,她连堂堂六王爷的正妃都不要做,跑来做恶魔庄主的十三妾?!

  阎星魂有些困惑花破茧的反应,按理说,她应该尖叫或者惊恐才对,但是为何是一副吃惊的模样,好像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情似的。

  “哪个丧尽天良的家伙,竟然冒充我爹,王八蛋,混蛋,乌龟蛋!将我捆绑到这个鬼地方来,还下药迷昏我,让我画押,莫名地奇妙地成为恶魔庄主的小老婆,实在是太混球了。哪天让我知道是谁,我非让他下地狱不可。”花破茧恶狠狠地盯着手中的卖身文书,她想撕裂了这张纸。

  阎星魂却鬼魅似的,像是一阵风从她的掌心里滑了过去,将卖身文书从她的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拿了过去。

  “女人,你想销毁卖身文书?”他的眼神变得很冷,很阴。

  唉,花破茧轻叹一声。这件事情确实不能怪到阎星魂头上去,他是出了银子买了她当十三妾的,怪就怪在那个该死的杀千刀的冒充她爹的那个人,她有机会查出是谁的话,她一定剥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抽了他的筋。

  花破茧心中将那个家伙诅咒了千万遍,她连带地,将那个家伙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她骂得如此有精神,越骂越有力气,以至于她完全忽视了她身边这个危险的男人。

  直到阎星魂阴寒的黑瞳,逼进她清亮的眼瞳中,她才意识到,她似乎骂的时间过长了,竟然忘记这个危险的男人了。

  “呃——这个,那个,我知道了。”她身体慢慢向后仰,脚步配合着向后退去。“我知道这不能怪你,无论我是不是被人捆绑来的,无论我是不是被人贩子陷害了,你都是出了银子买了我。我是明白的,很清楚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卖身文书上的卖身银两五百两还给你的。只是现在我身上只有十两银子,你可不可以先收下这定金,等我回到京都,我一定派人将剩余的银子给你送过来。”早知道有这种事情,她就该从老伯伯卖首饰的二万两银票中抽一张留在自己身边的。

  阎星魂冷笑地盯着花破茧递送过来的十两银子,他道:“女人,等你到了京都,我剩余的银子估计也飞了。”

  “喂,我是一个商人。你明白吗?商人最注重的就是诚信,没有诚信,是没有办法做生意的。所以,你不可以侮辱我的经商人格。我说过我会派人给你送过来,我就一定会给你送来的。区区五百两银子而已,我还不至于为了这么点银子,破坏我经商的声誉。”花破茧异常认真地跟阎星魂争辩道,她一定要让他相信,她是个有职业道德的经商之人。

  阎星魂却冷哼了一声。

  “女人,你说破了嘴,也没有办法拿出五百两银子。所以,本庄主给你的机会没有了。”他横眉冷目一扫。“来人,带十三夫人回庄。”

  “喂,你这个人怎么不相信别人说的话呢,我告诉你,我刚刚替一位老者赚了两万两银子,我没有欺骗你,拜托你相信我一次,我一定会将五百两银子还给你的。”花破茧非要阎星魂相信不可。

  阎星魂却二话不说,他已经没有兴趣听她废话了,但见他一把抓起她的身子,带上了高大的黑马。

  啊——

  花破茧虽然在锦衣王朝生活了多年,可惜,她还是没有学会骑马,她看见马,她的心里就直打鼓,她没有安全感啊。

  她尖叫着抱住阎星魂,紧紧地抱住,生怕这个冷血的家伙一不高兴,就将她扔下马,让她摔个骨头散架了。

  阎星魂被花破茧抱住的瞬间,他身体一僵,本能地想甩掉花破茧。奈何她像个八爪鱼一样,抱他抱得死死的。

  他本可以用蛮力强制地将她扔下去,但是不知道为何,他没有将她扔下去。

  “女人,闭嘴!”他阴寒的眼眸,略过一道隐隐的怒光。

  花破茧立即安静下来,她真的怕这个家伙会杀掉他的,她绝对相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