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407章 一场赔上全部的游戏

狼性总裁 五枂 1897 2011-12-20 23:48:48

    九方茗仅是轻瞟过两人,进来后,直接来到办公桌前,取出一份文件来,柳霜接过来后,递到方凝面前。

  看到“离婚协议书”字样,方凝的恨伴着泪水,一股脑的倾泻出,“既然不爱我,当初为什么又要娶我?!”

  “商业联姻。”九方茗的回答,简单到无情,一下子就将方凝打入地狱。

  抬眸,淡淡地望着她,“这些,你早就知道的。”

  “我是什么?商品吗?”

  “是,不仅你是,我也是。”九方茗从诸多档案中,抽出一份来递给柳霜,她会意,再次送到方凝面前。

  “做为商品,你我的作用就是创造价值。这是你们方家两年来股票上涨指数,实际收益还远不止这些,互惠互利的原则,他们懂。就算我现在要中止这场交易,也没人有资格跳出来反对!”

  苏晓蕊静静的听着,看着他当真将狠决无情发挥得淋漓尽致。她不该吃惊的,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不是吗?

  方凝低下头,无法辩驳他说的话。事实上,方家要不是靠着九方家,绝不会在两年内就在亚洲的商业舞台站稳脚跟。

  颤抖着,她说,“为什么要离婚?我要听真正的理由!”

  苏晓蕊盯着九方茗,却发现他淡漠的视线,都不曾往自己这里瞟过。

  “我厌倦了你。”

  苏晓蕊一怔,担心的看着方凝。这句话,来得有些令人难以承受。

  “撒谎!!”方凝站起来,将那份离婚协议撕了个粉碎,指着他,怒道,“你根本就是爱上了别人!”

  九方茗眼神轻瞟,“不是爱上了,是一直都爱。”直到这时,他毫无畏惧的目光,才对准苏晓蕊。后者,皱起眉。

  方凝看在眼里,心也像地上的纸屑一样,变得零碎了。

  忍住想要揭穿他们的冲动,她痛声道,“我是不会同意跟你离婚的,如果你坚持要离,第二天看到的,只能是我的尸体。”

  说完,转身就走。

  柳霜忙送她出门。

  慢慢,苏晓蕊站了起来,清眸直视他,“都演了两年的戏,为什么不继续演下去?你离婚了,又能改变什么?”

  他的薄唇轻轻抿了下,嘴角竟勾起一抹耀眼的弧度,“这场戏唯一的观众已经消失了,我没必要再演下去了。”

  凝视他一眼,苏晓蕊倏尔扬起一抹笑,走过去,站在他跟前,然后俯下身,两人脸颊挨得极近,“一个爱着自己继母的逆子,是不会被这个道德社会所容的。不管你是多么厉害的商业奇才,照样,会让你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低下头,四唇间的距离在慢慢拉近,“你,做好准备了吗?”

  伸手抚上她的脸颊,无限留恋,他微微一笑,“晓蕊,随便你怎么做,别伤了自己。”

  苏晓蕊一愣,迅速离开,瞪着他,爱恨交织,“你以为你是谁?能主宰一切吗?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她不敢再多呆一秒钟,那会让她在他的目光中缴械投降。

  这场游戏,注定了的,两个人,都要赔上全部。

  一切果然如九方茗说的那样,明知方凝被抛弃了,方家却没有人敢得罪这棵他们倚仗的大树,反倒全都过来劝她早点同意离婚,拿到那3%的九方集团股份赔偿,这无疑才是最诱人的。

  亲人唯利是图的嘴脸,令方凝心灰意冷。九方茗说得没错,他们的确都是商品,现在,没有了价值,自然会被抛弃到一边。看得多了,也就麻木了。她开始懂得,凡事,想要得到,就必须靠自己争取!就算得不到,也要通通都毁掉!

  ……

  九方庭刚从九方家族的行政大厅里出来,方凝就从车里走下来,“爸,”

  看到她那双哭得红肿的眼睛,九方庭多少有些于心不忍,“方凝,过来这里是找我的吗?”

  “嗯。”

  九方庭看看手表,说,“我还有一个小时时间,呆会还要去王宫。走,我请你喝咖啡。”

  带着方凝,两人来到附近的咖啡厅里。坐下后,九方庭就歉意的说,“方凝,我很抱歉,茗给你带来这么多伤害,我也想阻止他,可是……你也说过,没人能改变他的决定。”随即,他略带尴尬的自嘲一笑,“当然,也包括我这个父亲。”

  “爸,你不要自责。”方凝的善解人意,让九方庭更加自责了,明明话都放出去了,却没能帮上一点忙,他这个父亲做得还真是失败啊。

  稳定下情绪,方凝轻声说,“爸,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事?你说就是了,如果想我帮忙,尽管开口。”

  “我想说的是小妈的事。”

  “晓蕊?”九方庭愣了,“她怎么了?”

  方凝犹豫着,一副拿捏不准的样子。涉及苏晓蕊,九方庭失去了沉稳,忙问,“方凝,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啊。”

  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她说,“是这样的。前天,我去了茗的办公室谈离婚的事。我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了小妈为他画得画像,每一张,都被他宝贝似的收着。”

  九方庭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阴沉,双眸也隐隐泛起怒火,但还是被他压制住,朝她笑了笑,“哦,那个啊,晓蕊就是喜欢到处给人画像,我家里还有很多呢。”

  “可作画的时间是……三年前。”

  见九方庭的脸色更难看了,方凝试探着开口,“其实,茗和小妈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九方庭一震,“什么?你知道了?!”

  话一出口,想挽回,已是来不及。

  方凝点头,“我知道,小妈和茗以前……相爱。”

  九方庭有些难堪的别开脸,抢了儿子的爱人,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