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328章 让他爱上自己

狼性总裁 五枂 1996 2011-11-30 23:04:22

    “干嘛?”

  夏蓝没好气的回他。

  费司爵阖了阖眸,起身,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昂起下巴,幽眸锁住她,“你不喜欢她接近我?还是说,只要是女人,你就不喜欢她们接近我?”

  心头一颤,夏蓝歪着头瞅瞅他,“总裁,请问,你是在暗示,我暗恋你吗?”

  费司爵走近,高出她一个头的身高,在此时充分显示出其霸道强势的特性,口吻笃定道,“至少,不是全无感觉。”

  “凭什么这么肯定?”

  “不是吗?”

  “是又如何?”

  “你承认了?”

  “你希望我承认吗?”

  “如果你想的话。”

  两人面对面,正在进行着针锋相对的拉锯战,他在试探,她在回避,同时,她也在试探,他亦在回避。

  半晌,费司爵垂下眸,走回去坐下来,淡然道,“简落,长得很像我深爱的女人。”

  夏蓝默默的坐在他旁边,哑声问,“那个女人呢?”

  “他们说她死了。”他静静的说,“不过,我不相信,因为,只要一天没有找到她的尸体,我就拒绝承认。”

  夏蓝的头垂得更低了,她怕眼里的晶莹会出卖自己。

  “如果,她真的死了呢?”

  费司爵燃起一只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等我厌倦了思念的那一天,那片大海,就会是我的葬身之地。”

  双手,抠住沙发边缘,所有的情感硬是被她压抑住。

  “你这么爱她?”

  “不知道。”他说。

  顿了下,他又说,“我只知道,我能为了她死。”

  眼泪,再也没办法压制,她也不想再去忍耐,而是当着他的面,放声大哭,“为什么要去死?死了不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吗?既然你相信她没有死,不管谁说什么,你就都不要听,只相信你相信的!”

  好笑的看着她,他挑起一侧唇边,抽出纸巾递过去,“擦擦吧,鼻涕都流出来了,真恶心。”

  夏蓝接过来,低着头,“你既然忘不掉她,你……还会再爱上别人吗?”

  费司爵一僵,挑眉睨视,“我不知道。”

  这个答案,真的令夏蓝是欣慰伴着失落。

  欣慰的是,身为龙韵歆,她还有机会。可是,做为曾经的夏蓝,她却自私得想要霸占着他的爱……

  呵呵,这就是人性,伪劣。

  “在你没有出现之前,我能肯定的说,不会。”

  她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你……你说什么?”

  费司爵又抽了一口烟,缓缓开口,“你身上,有她的味道,她的感觉,她的一切我所熟悉的东西。”

  那一刻,夏蓝突然激动得想要放声尖叫!

  他感觉到了,他真的感觉到了!

  他的爱,并不肤浅!

  他是用全副身心在爱!

  咬紧唇,她不想再让自己没出息的哭出来,确定了她想的答案,接下来,她需要的只有坚强!

  体会不到她心中的百感交集,他淡淡地说,“不过,即便如此,我也要明白的告诉你,我不会爱你!”起身,冷冷的,一字一句的说,“因为,你不是她。”

  拎着外套,他走出总统套房。

  夏蓝真不知道是该为“夏蓝”高兴的满地打滚,还是要为“龙韵歆”的出师不利悲哀。

  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她苦笑着摇了摇头。

  爵,你还真是出了一道难题啊。

  不过,她还是很庆幸他能如此坦白的说出他对龙韵歆的感觉。这代表了他对夏蓝的忠诚!基于此,她还需要什么可自我纠结的呢?

  站起来,双眸燃起了斗志。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剩下的时间,她必须要全力以赴,让孩子的爸爸重新爱上自己!

  ……

  “总裁,”

  费司爵从办公桌前抬起头,睨睨对面笑意盎然的女人,浓眉拢了拢,“怎么,借到二千三百万了?”

  夏蓝脸上的笑顿时跨下来,鼻头一抽一抽的,马上就要哭出来似的。尽管明知道她是在博同情,可他还是装傻充愣的佯装中招。

  “行啦,从薪水里扣吧。”

  “呵呵,谢谢总裁。”

  夏蓝心里暗自偷笑,反正要扣六百多年呢,她不急。

  “说吧,什么事?”他又埋头工作。

  “呶,”夏蓝接过去一张电影票,“今晚七点半,queen的电影。这是他送我的首场招待卷。”

  费司爵仅是瞟了一眼,兴致缺缺的“嗯”了一声。

  “电影院门口,不见不散,我会一直等下去的!”

  说完,不等他反应过来,转身就走。

  放下笔,拿起桌上的电影票,眉越拧越紧,然后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电影院。七点半。

  夏蓝穿着T恤牛仔裤,长发扎成了马尾,站在电影院门口,不时朝路边张望着。

  看看手表,她不停给自己鼓气。

  这是第一步而已,千万不能放弃,andy在等着自己呢。

  电影开场,门口渐渐只剩下她一人。

  同一时间,费氏大楼。

  费司爵端着咖啡走到窗前,看了眼腕上的手表,眉间摺印渐深。

  从刚才到现在,他就一直无法安心工作,脑子里不停闪现出夏蓝说要等他时的坚定神情。

  那个傻女人,不会真的等在那里吧。

  甩了甩头,喝掉大半杯黑咖啡,他又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工作。

  九点。

  电影散场。

  夏蓝坐在台阶上,一手支着手,一手抓起爆米花送进嘴里。

  那个家伙,真的这么狠心让她等在这儿吗……

  总裁办公室。

  “咚咚咚”

  简落敲敲门,走进来,目光柔和的望着里面的男人,“总裁,时间很晚了,该回去了。”

  “嗯,”费司爵阖上文件,抚了抚双眸,睁眼看到墙上的钟时一怔,“这么晚了?”

  “是啊,”简落走过去,收拾着桌上的文件,别有深意的视线一瞥,“现在,整幢大楼里还在加班的,恐怕只有总裁和我了。”

  费司爵的浓眉紧皱着,双眸晃过一丝挣扎,接着,骤然起身,抓起外套就走。

  “总裁!”

  简落低咒一声,急忙收拾后就追了出去。可等她跑出大楼时,费司爵的跑车正好从她身前一晃而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