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327章 我们需要真相

狼性总裁 五枂 1986 2011-11-30 22:05:41

  宋文点了点头,架起费司爵,悄悄的从侧门离开。

两人费力的将他扶到了床上,简落忙说,“宋特助,你先下去招呼客人吧,这里交给我好了。”

看到她那么殷勤,宋文勉强点头:“哦,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宋文回到会场,眉头始终都微微皱着,一抬眼,看到夏蓝,他想了想,大步走过去,神秘兮兮的说,“喂,小龙女,那个……”

看他别扭的样子,夏蓝有气无力的扭过头,“有事说事,别跟便秘似的吞吞吐吐。”

宋文绿了脸,最后没好气的说,“老板喝多了,现在在总统套房呢,别怪我没提醒你,简落跟他在一起呢。”

“简落?”夏蓝顿时提起精神,把手里的餐盘全都塞给他,提起裙摆就跑向电梯……

宋文离开后,简落来到床边,替费司爵脱去身上的外套,然后,又褪下长裤,一瞬不瞬地望着醉到不省人事的他。

那对冷邃精锐的眸,微阖着,敛去冷漠。充满酒气的呼吸有点不规则,双唇轻轻蠕动着,依稀,吐出两字,“小蓝……”

简落眯紧双眼,靠近,轻轻的贴在他耳边,“爵,我是小蓝,睁开眼,看看我啊……”

仿佛听到了她的声音,他竟真的睁开眼,双眸中渐渐浮现出她的影像,“小蓝……小蓝!”突然,他起身抱住她,怕失去她似的,紧到像要把她箍进身体里。

“不要离开我,小蓝,不要离开我,我好想你……”抱着她,他哭了,无助的哽咽着,“小蓝,永远也不要离开我,好吗?”

“好,我不会离开你,永远。”抚着他的背,简落轻声安慰着。可眉眼处净是阴沉怨恨的锋芒,他口口声声叫着“小蓝”,哪怕她死了,他也忘不掉她!

自己呢?究竟算什么?

“小蓝……”他抱着她,情难自禁的吻上了她的唇,“小蓝……我的小蓝……”

简落嘤咛一声,享受般的闭上双眼。

来自他的吻,永远都带着征服她的魔力,令她不由自主的受其蛊惑,继而沉沦,纵使是修罗炼狱,她也心甘如饴。

渐渐,在他强势的吻中,她全身的火焰都被点燃了。主动脱去身上的累赘,紧紧贴着他强壮的胸膛,“爵……哦……”

费司爵激动不已,“小蓝,我爱你,小蓝……”

就在这时,门铃狂轰乱炸的响起来。

简落一惊,“该死~!”

门铃响过后,又是一阵连拍带踢,“开门!快开门!”

“龙歆韵?”听到这个声音,简落恨得牙直痒痒。她绝不会让她在破坏的!

倏地,她翻过身,压在费司爵身上,然后热情的主动吻着他,“爵,吻我,快,吻我……”

门外,没了声音。

她得意一笑,更加妩媚的投入到接下来的激情当中。

突然,“铛铛”地传来一阵斧子凿门声。

“小姐,快停下!”

“滚开,谁挡我,我劈谁!”

“快……叫保安!”

这时,宋文急急忙忙赶到,“呃,都是误会,是误会,不需要叫保安。”回头,瞪着夏蓝,“别劈了!”

夏蓝不理,一个用力,门锁被凿开,夏蓝抬脚就把门踢开,手里拖着红色斧头走进去,冷声吩咐,“挡在外面。”

“你……”

宋文无奈的挡住酒店的工作人员。

卧室内,响起一声尖叫,”该死!龙韵歆!谁让你进来的?!”简落立即缩进费司爵的怀里,瞪着夏蓝。

冷眼看着这幅限制级画面,夏蓝二话不说,走过去就把她从费司爵的怀里扯出来,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到地上。

“啊!”简落跌在地上,痛得她不停咒骂,“你疯了吗?”

夏蓝扯住费司爵的衬衫领子,将迷迷糊糊的他拖进了卫生间,拧开冷水朝他身上淋去。

“SHIT!”

费司爵猛地打了个激灵,甩了甩头,抬眼就看到她,“你——龙韵歆!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夏蓝握紧双手,盯紧他,“你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做什么了?”费司爵摇晃着站起身,全身湿漉漉的,头发上滴着水珠,一对眸子快要喷出火来。

“不记得了?”夏蓝冷笑,倏地又扯住他,将他拖进卧室,指着裹住被子的简落,“现在,想起来没有?!”

看到简落的瞬间,费司爵怔住了,接着,怒吼一声,“你他妈的怎么在这儿?!”

“我……”

简落咬着唇,竭尽委曲之能事,“总裁,你忘了吗?我送你进房,可你却拉着不让我走,嘴里一直叫着‘小蓝’,我说我不是,可你不听,硬是把我按到床上,然后……你就……”

说着,眼圈发红,眼看着就要哭出来。

费司爵懊恼的一拳砸在墙上,“SHIT!”

夏蓝眯起眼睛,似刀的目光瞟在简落身上,“接下来呢?为什么不说下去?”

“你——”简落憎恨的瞪紧她,“龙韵歆,大家都是女人,你何必要将我逼得这么狼狈?这些事,还需要我说得明明白白吗?”

“哼,你想说的,是不是总裁酒后失态?”夏蓝冷笑,指着费司爵,“拜托你搞搞清楚!有哪个强奸犯会穿着底裤的?隔山打牛吗?”

一句话,说得费司爵脸色胀红,酒也醒了大半,这才惊觉自己这会连裤子都没穿,狠狠的瞪了一眼夏蓝。

简落身子一僵,双眸变幻几许,最后,强自镇定下来,“我没说总裁强……奸我。”

“很好,”夏蓝笑了,“大家都需要真相。”

费司爵漫不经心的穿上长裤,赤着上身,走到简落身前,冷眸,“这件事,我不希望再有人提起。”

简落咬着唇,双手紧紧揪住被角,艰难的点头,“总裁,我知道了。”

慢慢的,捡起地上的衣服,走出去,路过夏蓝身边时,恨恨的视线似要将她千刀万剐。而后者则挑起眉,嘴角嘲弄的扬起。

豪华的卧室内,登时只剩下了夏蓝和费司爵。

她不无怨气的转身就想走,可他却叫住了她,“等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