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306章 不许你忘了我!

狼性总裁 五枂 1940 2011-11-24 22:18:29

    “呵呵,宝贝,生气了?”南宫烈捏着她的下巴,在她的小嘴上轻轻一啄,沙哑的低声,“那要看你在床上的表现了。”

  “讨厌~”女人伸手捶了下他,胜利的余光瞟向两边虎视眈眈的女人。

  这时,南宫烈微微拧了拧眉,抬头,目光调向不远处,那里,一对清冷的视线始终都在注视着他……

  端着酒杯,他慢慢走过去,半阖着一对邪眸,睨紧对面的女人,“你……认识我?”

  “呵呵,鼎鼎大名的南宫烈亲王殿下,摩诃国上下,谁会不认识啊!”

  南宫烈挑起一侧眉,不知为何,他能从她看似冷漠的态度中,感觉出一股淡淡的哀伤……虽然不是个美丽的女人,但她浑身上下透出的清冷气质,却轻而易举的吸引了他的视线……

  将手中的酒一仰而尽,他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女人,你成功了,今晚,就由你来陪我!”

  他那施舍的口吻,犹如钦点。

  几乎是迫不急待的,他将她带出舞池,直接走向后门。

  “烈!”先前的性感女人就要追过来,眼前突然窜出一个长相稚嫩,却异常冰冷的小女孩,“那个人,不是你能碰得起的。”

  “臭丫头,你——”她的咒骂还来不及冲出口,仙儿就果断的一拳解决掉她。

  四周一片惊呼,她则盯着地上的女人,冷声,“你更不配叫我‘丫头’。”

  走出后门,是条无人的巷子,南宫烈倏地停下脚步,将身后的女人一把按在墙上,高大的身子旋即压上,挑起她的下巴,盯住那张波澜不惊的清秀面容,邪笑,“虽然不漂亮,不过,你让我很冲动……”

  说着,就要吻下去。谁知,只听“啪”地一声,俊帅的脸颊狠狠挨了一巴掌。

  “该死!你敢打我?!”仿佛暴躁的公狮,南宫烈伸手就要掐住她的脖子,女人却强悍的架开他的手,盯紧他,“南宫烈,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我是谁!”

  “你——”南宫烈嗜血的眸,瞬间一滞,瞳仁内渐渐掀起一片漩涡,越转越快,似要将他所谓的理智通通淹没。

  “我不管你是不是忘了我,但我绝不允许你就这样胡闹下去!”夏蓝揪住他的衣襟,一个用力,反将他推到墙上,“烈,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失忆!更不会相信你能忘记一切!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就算你真的失忆了,只要是属于南宫烈的片段,我都会帮你找回来!”

  怔怔地望着她,那对眸,一点点变幻成柔情基调,最后,猛地抱紧她,将她收进怀中,哽咽着,“蓝——蓝……”

  夏蓝咬紧唇,泪水慢慢充盈眼眶,“烈,清醒过来,好吗?”

  “蓝,我好想你……”像大梦初醒,他急切的诉说着思念。

  “……我知道。”夏蓝深吸一口气,推开他,望进那对纷乱的眸,“烈,能答应我,不要……不要忘记我!好吗?”

  原谅她自私的用这种方法强迫他记忆,只有记住她,才能记住与之有关的一切。

  那么,他就还是南宫烈。

  “蓝,我好难过……”南宫烈扯着自己的发,无助地靠着墙壁,无力的滑坐下去,“我没办……我控制不了……我不想碰别的女人……好脏……我感觉自己好脏……”他像个犯错的孩子,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头。

  夏蓝冲过去抓住他的手,“烈!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别怕,有我在,我会帮你!”

  “蓝……”南宫烈缩进她的怀里,挣扎着,却怎样也不愿再放手,“我竟然连你也忘了……我真该死,我真该死!”

  夏蓝不再说话,而是抱紧他。

  半晌,他渐渐平静下来,抬起头,盯住她的眼睛,清晰的说,“蓝,答应我,如果,我伤了你,你就杀了我!”他自嘲一笑,“否则,我清醒后,真的会生不如死……”

  “南宫烈,我不许你再说这些屁话!”夏蓝真的怒了,这样的烈,不是她想看到的。

  就在这时,南宫烈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甩了甩脑袋,重新抬起头,狐疑的盯着对面的夏蓝,“喂,女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夏蓝一愣,随即,冷静的推开他,起身,“南宫烈,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南宫烈皱紧眉,盯着她的背影,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刚才答应过她什么,还有,瞧她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跟自己很熟似的,难道,她也是他曾经的女人之一?

  该死,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他懊恼的站起身,突然,神色一凛,扭头,“谁!”

  阴影处,慢慢走出一人。

  优雅的风衣,随风微荡,略长的发盖过前额,挡住他那对深邃的眸,隐隐,一丝诡异的绿,充斥其中。

  “你是谁?”

  直觉上,看到他,南宫烈就没什么好感,口气更是恶劣。

  “你别管我是谁,只是,你让我的女人担心了,这点,令我很不爽。”

  “哈,好笑,你的女人?”南宫烈微侧过头,朝夏蓝消失的方向瞟了一眼,“是刚才那个奇怪的女人?”

  “南宫烈,别以为我想管你。”费司爵走过来,淡雅,从容,摒弃一切戾气,“不过,她不喜欢你丧失记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会负责找人医好你!不过,在此期间,你最好别做任何让她担心的事!”

  “哼,”南宫烈冷哼一声,转过身面对他,挑衅意味十足,“你凭什么在这里对我指手划脚?”

  费司爵淡淡一笑,“你最好相信我有这个能力。直到……你康复为止。”

  “该死,我没有病!我现在不知道有多逍遥呢!”南宫烈厌恶的瞪着他,“凡是我想做的!谁都别想拦着我!”

  费司爵耸了耸肩,“哦?那就试试看好了。”

  笑笑,华丽转身,又消失在阴影中。

  南宫烈倏地一拳砸在墙上,双眸充满憎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