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309章 至死都不会忘记的感觉

狼性总裁 五枂 1971 2011-11-25 21:23:19

    意外的,夏蓝却冷静了下来,望着他,语气清淡的说,“真正的烈,不会这么对我。”

  “哈,就是因为我之前太软弱了,才会让你奔向那个费司爵的怀抱!”

  此时此刻,他邪恶,诸多的霸气,造就了现在的不可一世。

  “你不是南宫烈,你只是霸占他身体的恶魔。”夏蓝嗤笑一声,挪挪身子坐直,清眸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烈有时候虽然可恶,但是,他从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

  “伤害……”他扬起唇角,似笑非笑,手里不知何时多了颗晶莹剔透的白色药丸,“要说伤害,你还没有见识到真正的。”

  将药丸放到嘴里,喉结上下耸动几下,那药被他直接咽了下去。

  夏蓝一蹙眉,“那是什么?”

  “一个可以让我快乐,更能让你快乐的东西。”说着,他的面色已经出现潮红,盯着她的目光,愈发的意乱情迷。

  “你们都说我病了,可是,我从没有像现在感觉这么好过!只要是我想做的事,就没人能够阻拦!哈哈……”他站起身,当着她的面,慢慢解开衬衫扭扣,“吃下它,我就不会再有退路了,今晚,我一定要得到你!”

  他狂笑着,可笑容却越来越苦涩,最后,眼角竟滚落一滴泪……

  “烈!你清醒点!”夏蓝急了,眼见他扑了过来,在自己的脸上,颈上疯狂的吻着,野兽般撕开她身上的外套。

  “烈——”她的尖叫声,带着撕心裂肺。

  身上的男人突然顿了住,僵硬的俯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缓缓的,他低下头,看到夏蓝那张爬满泪痕的面容时,如遭电击,猛然弹开,跌坐在地上,“不……我不会做出这种事……不……”

  夏蓝手脚被绑,挣扎着坐起来,望着惶恐的他,咬了咬唇,“烈,是你吗?”

  南宫烈倏地抬头,对上她关切的眸,双肩剧烈的抖动着,“蓝,我是不是做出伤害你的事了?我是不是……”

  “不,没有。”夏蓝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可当他的视线落在她被绳子勒得红肿的手腕时,倏然一震,慢慢的,颤着手解开绳子,随即紧紧搂住她,悲鸣一声,“蓝,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烈,没事的,没事的……”夏蓝抚着他的背安抚着,“我们已经帮你找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医生,有他在,你会没事的,相信我。”

  “蓝……”

  突然,他目光一变,翻了个身就将夏蓝压在身上,脸上痛苦的神情未褪,却又载满狞笑,“女人,来吧,让我们好好享受这个疯狂的夜晚!”

  “南宫烈!”夏蓝快要崩溃了,抬手就打了他一记耳光,“你这是在毁了你自己!”

  “哈哈——哈哈——毁了我自己?是吗?你这样认为吗?那好,你就陪我一块下地狱吧!”

  兴许是药效使然,南宫烈再也把持不住,用力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该死!南宫烈,我会恨你的!求你,不要逼我恨你……”夏蓝哭喊着,反抗着,“我最不愿恨的人,就是你,不要逼我……烈……”

  “恨吧,尽管恨吧——”一手捉住她的双臂,高举过头顶,另一手大力的抚上她的胸部,双眼由嗜血的残忍光泽,变幻成了诡异的绿色,在黑夜之中,尤为悬秘。

  “不要……不要碰我……我怀孕了……我肚子里有宝宝……”

  “不行!你不许怀别人的孩子!我不许!你只能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你生的孩子也必须是我的!!”

  南宫烈疯狂的吻着她,折磨着她,无视她的反抗,几下就解开她的裤子,“女人,认命做我南宫烈的女人,哈哈……”

  夏蓝无力的被他抵开双腿,腹部突如其来的一阵尖锐疼痛,令她惊得瞪大眼睛,“不……烈,停下来,快点停下来……”

  这种感觉,她至死都不会忘!

  孩子……

  他不能有事!不能!!

  南宫烈完全化身野兽,根本听不到她任何的哭求,夏蓝怒吼着,尖叫着,“南宫烈,放开我!!”

  一股温热,顺着她的双腿间流下来。

  夏蓝全身一僵,“不,不不不……不!!”

  南宫烈突然抱住头,高大的身子滚落在地,面目狰狞,五官扭曲着,“该死……”

  渐渐,他又清醒过来,看到夏蓝的样子时,整个人呆若木鸡,“蓝……蓝!!”

  他扑过去,要抱起她,夏蓝却怕得缩到角落里,“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滚开——”

  伸出的双手僵在半空,他痛苦的猛地一头撞向墙上,血顺着脸颊淌下来。

  这时,头顶突然传来阵阵“轰隆”声。

  爵,是爵!

  夏蓝流逝的力气,好像全部恢复过来,她手脚并用的爬了出来,挥着手,“爵,我在这里……”

  飞机上的人看到她,心跳差点停止了。拉开机舱门,他连安全措施都没用,就从几十米的高空上直接跳了下来,在甲板上顺势一滚。

  “小蓝!”

  就在夏蓝想要奔向他时,颈间突然多了条手臂。

  南宫烈勒住她,有些狂乱的眸,冷冷的盯着面前的男人,“滚开。不许你碰她!”

  费司爵的目光落在夏蓝染血的下身时,全身的血液瞬间冻结。额上青筋隐隐跳跃,双手也在慢慢收紧,“南宫烈!我要杀了你!”

  夏蓝的双腿无力的瘫软下去,脸色也苍白的厉害,“爵,孩子……孩子……”

  “该死!南宫烈,你没看到她在流血吗?快放了她!”费司爵低吼着,想要冲过去,却见南宫烈忽然扯掉夏蓝唯一的胸衣,让她赤身/裸体的面对他。

  “混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费司爵已经变成了嗜血的猛兽,现在只想狠狠的啃咬着面前的男人!

  “费司爵,知道我刚才在催眠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吗?”南宫烈阴冷一笑,缓缓开口,“看到的,是你拥有她时幸福的样子。看到的,是我目送你们幸福的背影时,痛苦挣扎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