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80章 有背景了不起吗?

狼性总裁 五枂 3008 2011-11-18 20:35:10

  刚刚早起,明哲就出现在了门口,“夏小姐,殿下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怎么了?”夏蓝边走边问。

明哲摇头,表示不清楚。

来到他的房间,夏蓝直接手一伸,“钥匙。”

明哲犹豫了一下,迟迟没有动作。毕竟,南宫烈的房间可不是谁都能进的。夏蓝瞟他一眼,“你想等里面的人吸尽CO或是把自己淹死在H2O里再开门吗?”

明哲神情一凛,果断的掏出钥匙,“给!”

  夏蓝接过来,几下扭开,然后“砰”地一脚把门踢开,“南宫烈,我数三声,你再不出来,我会带王宫里所有的人进来参观你的屁股!”

  房间内,无声无息。

  “一!”

  “二!”

  随着她数数的狠决声,明哲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不究其原因,他就是知道,这个女人说得出,做得到。

  “三——”

  尾声刚刚在屋子里转了个圈,还没收声时,浴室的门就被人猛地拉开,南宫烈裹着浴巾,狼狈的站在那,面色发红,头发上滴着水。

  明哲呆住了,殿下居然这么听话?那是不是代表他有好转的迹象呢?

  夏蓝抱着双臂走过去,围着他转了一圈,南宫烈瑟缩了下,很怕她似的。她眯起眼睛,不放过他身上任何一处,犀利的目光,颇有夏律师的余韵。最后,她慢慢走进浴室,里面雾气缭绕,花洒还在“哗哗”淌着热水,当她看到那扇虚掩的窗户时,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直到吃饭的时候,她也一直都在用探究的目光审视着他。南宫烈垂着头,认真而又小心翼翼的吃着。

  “烈殿下突然想吃麻辣小龙虾了。”夏蓝微笑着说。

  尤记他第一次吃时,因为过敏,脸肿得跟猪头似的样子……

  旁边的侍卫官一愣,南宫烈进餐的动作也明显僵了下。

  侍卫官好奇的问:“呃,请问夏小姐,那是什么?”

  夏蓝倒也干脆,“问度娘。”

  侍卫官疑惑的走出去,准备让下面的人准备。夏蓝又陆续打发走了其它人,直到餐厅里只剩下她和他,她才“啪”地一拍桌子,吓了南宫烈一跳。

  “现在,这里没别人,有什么话,你最好老实跟我说!”

  南宫烈没听懂一样,仍旧埋头吃早餐。

  “不说?呵呵,好!”夏蓝扬扬眉,漫不经心的凑过去,小声说,“还记得吗?那些可爱的,红红的小家伙们……那可是人间美味啊!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可是很爱吃,很爱吃……呵呵,放心,我会盯着你吃光那些可爱的麻辣小龙虾。”

  南宫烈手中的筷子突然掉到了桌上,反应过来后,又抓起来,头压得更低了。

  这时,冷面女侍又出现了,口吻不悦的质问道,“夏小姐,上次交待给你的工作,你做完了吗?”那命令的语气,仿佛已当夏蓝是奴仆婢女一般,令人听上去十分的不爽。

  她仅是用余光扫过她,便懒洋洋的回道,“没有。”

  女侍转过身,语气更冷了,“跟我来!”

  夏蓝一脸不情愿的神情,回头瞪一眼南宫烈,“我会回来验收的,你敢倒掉试试看!”说完,没好气的跟着女侍离开了。

  等她离开,南宫烈原本低垂的头,缓缓抬起,眸底闪现一抹虚弱的锋芒……

  出了千魅宫,夏蓝竟看到南宫陌从内侧经过,那里直通雅利宫,想来也是受伊砜召见。嘴角不屑的扬起,还真是小人得志!现在南宫烈出了状况,能够有资格做为继承人的,恐怕也就是这个家伙了。她不经意的冷眼一瞟,注意到他的脸上又新添了几处伤痕,走路的时候,右脚也是一跛一跛的。

  “走吧,”

  女侍催促一声。

  “嗯。”

  仍是那处不起眼的房间,女侍冷声,“你只有二十分钟。”

  夏蓝点头,推门进去。

  刚穿过那扇侧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季颜压低的咆哮声,“那丫头误会我,当我是变……态哥哥,你们也不相信我?!我跟那个罗忆儿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要过来找我啊?再说了,这事还不都怨你们!要不是你们,我能惹上这个大麻烦吗?你们没有同情心就算了,现在居然还笑我,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我讨厌你们!”

  正在发泄中的他,一看夏蓝进来了,急忙问道,“夏蓝,夏蓝,仙儿昨天说什么了?”

  “干嘛,你不是一直当她小孩子吗?你那么在意一个孩子的话干嘛?”夏蓝纯心挤兑他,对他打过仙儿这事还是耿耿于怀。

“哎呀,你就别开我玩笑了,快告诉称,她到底说了什么?”季颜有点急了。

夏蓝倒也简单,就三个字,“不知道。”

季颜委曲的扁扁嘴,“你……你也跟他们一起欺负我……”

  费司爵起身,迎上前,“好了,别逗他了,这家伙从早上一直叫到现在,再不给他吃定心丸,他可不止会被欲火憋死的。”

  季颜那张美得似妖孽的脸一下子胀得通红,“爵!”

  夏蓝失笑,“行了,仙儿没生气,不用担心你哥哥的光辉形象了。”

  “真的?”季颜双眼一亮,“她真没生气?你没骗我?”

  “啧啧啧,”一边的火魁不时摇头,扭头问向冰魄,“什么武器,会让男人的智商变成负数值?”

  冰魁红唇一挑,吐出两字,“爱情。”

  火魁打了记响指,“中。”

  “你们……”

  不理这边的三人,费司爵拉着夏蓝走进另一间房,特殊材料建成的房间,将外面的喧闹完全屏蔽在外。这是一个小套间,他径自走进房,端出特意为她准备的营养早餐。

  她想起什么,突然问,“喂,你找过南宫陌了?”

  “嗯,”他应得轻描淡写。

  夏蓝终于明白那家伙的新伤是从哪来的了。

  费司爵将她拉到餐桌前坐下,亲手为她剥了颗鸡蛋放到盘子里,又端来一杯新鲜的牛奶。夏蓝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突然问道,“你答应给九方茗什么好处,才让他做出跟封人家终止一切合作的决定?”

  “呵呵,”他轻笑,坐在对面,优雅的伸展下双腿,然后又交叠在一起,饶有兴致的睨着她,“你怎么知道是我?”

  夏蓝耸耸肩,“很简单,摩诃国除了四大家族外,再也没有其它强悍的势力集团了。所以,只能是外界力量!而九方茗挑选的合作伙伴,也绝不是普通人!不过,在他眼里,费氏国际再厉害,也抵不上会制造武器的你!”她一笑,“他知道你的价值。”

  “哦?”费司爵脸上升腾出一片暧昧春色,凑近,十指交叉在一起,“那么你呢?你看出我的价值没?”

  嘴角的笑立即消失,她很认真的点头。

  “真的?”他像得到糖果的小孩子,马上兴高采烈的问,“那你说说,我的价值在哪里?”

  “一颗精……子的贡献。”

  “……还是吃早餐吧。”

  二十分钟,对于两人来说,极其宝贵。即便是这样逗着嘴,也觉得惬意无比。当然,那些敏感的话题,谁都没有再提及,他们都很清楚,现在不是时机。

  夏蓝推开面前的红枣粥,拍拍肚皮,“我吃得好撑,再也吃不下了!”

  “我可是足足熬了两个小时呢,你不吃,肚里的宝宝也要吃啊!”费司爵哄着,更不惜端起碗来送过去,“来,张开嘴,吃一口,啊~”

  “不要!”夏蓝很不领情的推开,“宝宝说他吃饱了。”

  费司爵一本正经的摇头,“胡说,宝宝刚刚明明有说还没吃饱,但他的妈咪却偷懒!”

  “你让他出来跟我对质!”

  他一笑,帅气又迷人,“呵呵,他现在不方便,我是他的发言人,有话对我说就好!”

  “跟你没话。”

  “好,那吃粥。”

  “……”

  外面,那台留声机把里面的对话全都一字不落的转述出来,季颜窝在沙发里,笑得肠子都快抽筋了,“太强悍了!哈哈……哦,对了,魁,你刚才问的什么来着?有关男人智商那个问题,我看爵最有发言权了。”

  火魁也低头轻笑,“让爵知道这是你的主意,小心他真的会翻脸。”

  “哎呀,不会啦,那家伙现在正享受做一个准爸爸呢,哪里有空跟我计较呢。”

  角落里,冰魄默默起身,“我先出去看一看。”

  季颜眨巴下眼睛,“呃,她还没放下吗?”

  火魁微微一笑,“你都能放下,我想,她也很快会走出来的。”

  季颜一滞,立即别扭的调开视线,“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呵呵,不懂没关系,只要你能看清眼前的人就好。”火魁倏尔敛下眸,正色道,“仙儿虽然年纪小,但是,谁都不能剥夺她付出的权利。同样,付出了,就必须要有回报!否则,我们这些鬼门的人,绝不会坐视不理!”

  季颜的眉头抽搐几下,看着他,不敢相信的叫道,“黑社会了不起吗?黑社会就能不讲道理吗?黑社会就能这么霸道吗?”

  火魁微微一笑,“没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