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46章 那个混蛋是谁

狼性总裁 五枂 2898 2011-11-08 00:00:39

  好像主控权又回到了手中一样,韩子曦笑得漫不经心,“你们这么想得到费司爵,无非就是看中他设计机械的天份,想要得到最新式的武器装备。”

罗忆儿根本不怕被他猜中计划,索性大方承认,“没错,在未来,他是我们不可缺少的人才!”

“呵呵,那么,我为什么要把这么他的弱点告诉你们?”

  罗忆儿神情绷紧,冷笑,“你就不怕我就这些东西给夏蓝看?”

  “看过后,安以诺这颗棋子就没用了。费司爵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帮夏蓝得到圣安,那么,你们想依靠圣安财力的愿望也要落空!”

  罗忆儿没想到他会分析得如此透彻,怔了怔,又恨声说,“那么,你最深爱的妹妹也会一辈子都恨你!”

  “无所谓,”他不在意的耸耸肩,“我有的是时间来忏悔,可你们呢?只会让逼得费司爵重回老头子的怀抱,一块来对付你们!”

  “你……”罗忆儿根本没料到明明占了上风却会被他反咬一口,气得五官微微扭曲,但她还是沉住气,冷声问,“这么听来,你好像有不错的建议啊,说来听听吧。”

  “当然了。”韩子曦笃定的扬起唇,伸手,“为表示诚意,你是不是该把东西给我呢!”

  罗忆儿爽快的扔了过去,韩子曦接过来后,当即毁掉,抬眸,狐疑的问,“还有备份吗?”

  她不屑轻笑,“追魂,好歹我也曾是鬼门的人,该有的原则,还是有的。”

  “好吧,这次我就相信你了。”韩子曦从容一笑,转过身,目光直视某处,口吻平淡道,“费司爵的弱点就是……”

  就在这时,远处倏然响起一阵跑车的轰鸣声,听得出,速度极快,完全是以飙车的速度全速前进。在即将冲过来时,猛地一脚踩下刹车。“吱”地一声停在两人面前。

  从上面下来两人,还不等韩子曦说话,两只黑色的枪管就已经对向了他们。

  韩子曦登时失声,“火魁?冰魄?”

  “追魂,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跟我们说的吗?”冰魄冷冷的说。

  韩子曦咬了咬牙,没说话,可罗忆儿却娇笑一声,毫无畏惧,“你们是想公开背叛杰夫吗?还是说,你们其实一直都是老头子的奸细?”

  “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冰魄冷艳逼人的面庞上,满是鄙夷。

  “追魂,你确定要脱离我们,跟他们混在一起吗?”火魁沉稳开口,枪却不移一分。显然,如果他说是,他的枪绝不会善罢干休。

  “咦,你们是哪个剧组的?”一行摄制组的人,朝这里走过来,看着这四人好奇的问。道具师傅还走过来,想要看看冰魄和火魁手中的枪,“哎呦,做得很逼真嘛?”

  两人悄悄收了起来,视线却不离对面两人。罗忆儿瞪着他们,转身也跟着这帮人混了进去。韩子曦则一言不发的走向自己的车,最后看一眼他们,开着车子离开了。

  “你们是……”阿喵和阿南刚刚结束一天的拍摄,也朝这边走过来。

  阿南好像知道了什么,拉着阿喵,朝她摇摇头。走到火魁身边,压低了声音,“把这个拿回去,凭你们的技术,应该能化验出成份。”说着,从身上掏出一包东西递了过去。

  火魁接过来,点了点头。

  季颜的洋房,突然间变得很热闹。

  火魁和冰魄的出现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费司爵回来时,直接将两人请进书房,不知在商量着什么。

  季颜一边替仙儿上药,一边说,“看来他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夏蓝怔了下,回眸,“什么意思?”

  “连火魁和冰魄都请过来了,他一定是想彻底铲除掉某人。”

  “谁?”她低声问。隐约间,夏蓝似乎能猜出是谁,不过,却没有十足的把握。

  “反正,不是安以诺那个三八。”

  这时,一直默不出声的仙儿开口了,“是杰夫。”

  季颜挑挑眉梢,下手不觉重了几分,“就你这个丫头懂得多!要你学习琴棋书画你没兴致,一分析起杀人来,你倒很感兴趣啊!”

  是杰夫吗?夏蓝垂下眸,眉头轻拧着。

  这时,季颜又漫不经心的说,“擒贼先擒王,要不是那个变态,怎么会搞出这么多的事?罗忆儿现在跟他混,她能出现在这儿,又与安以诺勾搭上了,摆明了是杰夫在背后搞鬼!”

  夏蓝缓缓抬头,“他们胜算大吗?”

  季颜耸了下肩,“谁知道呢?”

  这时,几人从书房走出来。火魁看了夏蓝一眼,嘴角微勾,“还没有正式自我介绍呢,我叫火魁,你好。”

  “你好,”夏蓝起身,朝他礼貌颌首。目光落在冰魄身上时,后者根本没有要跟她打招呼的意思,夏蓝更是没有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习惯,两人一时谁都没有理睬谁。

  火魁轻拍了下仙儿的头,“小丫头,伤好点了吗?”

  “嗯,”仙儿头都没抬,只是淡淡的应一声。

  “那么,罗忆儿交给你,有问题吗?”

  不等仙儿回答,季颜就跳起来抗议,“不行!我反对!你们要做什么,我管不着,可这丫头不行!她现在受伤了,怎么只能是那个疯女人的对手?!”

  火魁眯起眼睛,打量着他,“你就是仙儿的哥哥?”

  季颜一昂头,一副“我是哥哥我最大”的模样 ,“没错,是我!”

  “就是你,让她家破人亡的?”

  季颜一滞,顿时矮了声气,闷闷的坐在一边,一声不吭。

  火魁无视他,从兜里掏出一瓶东西来塞给仙儿,“老头子就剩这点了,听说你受伤了,全都让我带来给你。”

  仙儿抚着那瓶药,目光中有丝动容。她很清楚,这药有多珍贵,平时老头子自己都舍不得用,没想到,竟然全都给了她。淡淡的,她说,“罗忆儿交给我了。”

  季颜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喂,小小的一瓶药膏就把你打动了?我都不知道说你这丫头什么好了!”

  费司爵走到夏蓝身边,坐下来,也没看她,而是压低声音,冰冷的问,“你……又做梦了吗?”

  夏蓝歪着头瞅瞅他,嘴边露出一丝浅笑,满不在乎的说,“做了啊。”

  费司爵眉头一紧,咬了咬牙,“又是和那个男人……”他恨得没再往下说,直接拉起她的手往楼上走,“火魁,冰魄,你们请便,我有事,不招呼你们了。”

  火魁大气的笑笑,话语间却净是暧昧,“你有事,尽管去忙。”

  冰魄望着那两人,落寞的垂下眸,将脸别到一边。

  上了楼,费司爵将夏蓝按坐在床上,抱着双臂,拢紧眉头盯着她,“你又梦到什么了?不许有所隐瞒,我要你全都告诉我!”

  夏蓝一扭头,“不要!”

  “你——”费司爵尽量让自己耐着性子,可只要一想她跟别一个男人在翻云覆雨,他就恨得撕心裂肺!

  看到他铁青的脸色,夏蓝的眸中晃过一丝狡黠,“你真的要听?”

  “说。”

  她挑挑眉,”那好吧,”

  盯着她一会沉思,一会微笑,费司爵快要被她折磨疯了,吼道,“你居然还在回味?!夏蓝,你再露出那种表情,信不信我现在就强奸你?我要让你知道,现实和梦境有多大的区别!”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就是了。”

  “快说!”

  “我梦到,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房间很暗……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男人……”

  随着她的绘声绘色的描述,费司爵的眉已经拢成了一线,咬牙切齿的问,“然后呢?”

  “然后啊,他就走过来……”夏蓝不经意流露出的羞涩,让费司爵的好风度荡然无存,他右手一抖,一支枪滑落下来,接着,转身就要冲出去,“那间旅馆里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见他好像真的动了气,夏蓝忙拉住他,“站住!”

“不要拦我!”费司爵回头低吼一声,“夏蓝,你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那个人,也不管那个人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总之,我不会放过他们!不管是谁,凡是有份参与的,通通我都不会放过!”

夏蓝抚了抚眉头,一手揪住他的衣襟,见他要挣脱,不冷不热的警告道,“我现在很虚弱,你尽管挣扎,反正伤到我也是我痛。”

一听,费司爵果然停止的挣扎,凭由她把自己拖回来。脸色不悦的坐在她对面,睨着她。

夏蓝清了清喉咙,挑起眉望着他,“后面还很精彩呢,你就不想再听下去了?”

他咬牙切齿的吐出两字,“够了。”

“呵呵,那你一定也不关心,那个男人是谁喽?”

费司爵一怔,忙问,“快说,那个该死的混蛋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