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37章 一个拖油瓶

狼性总裁 五枂 1967 2011-11-05 23:14:33

    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夏蓝挑起一侧眉角,“小姐,这条路姓‘公’。”

  对方是个长发美女,身材火爆,妖娆妩媚,一身豹纹,露出纤细的蛮腰,她眯起猫眸,上下打量着夏蓝,一笑,“你很有种。敢这么跟我飙车的,你还是第一个。”

  淡漠至没有温度的脸颊上,充斥着淡淡的嘲弄,“你一路跟着我们,到底有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想……”对方眨着诱惑的眸,盯住她,“亲自见识下夏律师的风采。”

  “哦?见到了?”

  “呵呵,出乎意料。”女人低低笑着,有种诡秘的气息。

  夏蓝拢了拢耳边的发,扬眉,“你到底是谁?”

  女人不答,而是坐进车子里,戴上太阳镜,按下车窗,“夏律师,不要着急,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的。”说着,扬长而去。

  夏蓝敛敛眸,转身,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

  小慧直看得是目瞪口呆,敢在公路上飙车的女人,级别绝对等同疯子。

  夏蓝在外面路了一天,回到家的时候,竟看到了费司爵。他跟安颂柏两人坐在客厅里,正在说着什么,见她回来后,都默契的闭上嘴巴。

  “小爵爵少爷,今天怎么有空啊?”夏蓝边换鞋子边走进去。

  一听“小爵爵”安颂柏好像看怪物一样瞪着费司爵,后者不着痕迹的别开脸,轻咳了下。捕捉到他随即紧追夏蓝的目光,安颂柏漫不经心的站起身,“好了,那件事就按你说的做吧。”说完,识趣的走上楼。

  夏蓝视线狐疑的扫过两人,“喂,你们究竟在搞什么?”

  费司爵起身拉开冰箱门,给她倒了一杯果汁递过去,“没什么,你别瞎操心了。”

  夏蓝白他一眼,接过来,“别误会,只是不想你们玩得太大引火烧身。别忘了,再怎么说,安以诺也是老先生的孙女,不管他现在做什么,可能都是在气头上呢。”

  忽然,费司爵靠近,挨着她铙有趣味的睨视着,“你是怕我会有麻烦?”

  “费司爵,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喜欢自作多情了?”

  “就算自作多情也要有那个资本不是嘛。”

  “问题是你有吗?”

  “我有没有你心里不是最清楚吗?”

  “抱歉,真不清楚。”

  “那好,我来问问它。”

  说着,他就倏地低下头,将耳朵贴在她的胸口,一本正经的问,“喂,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喜欢我就大方承认好了嘛。”夏蓝眸角抽搐,一根手指戳开他,想到什么似的,问,“你这几天都在忙什么?”

  费司爵轻掀一侧唇角,接过她手里的杯子,顺着她喝过的地方,轻轻抿上,喝了一口,“怎么,想我了?”

  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动作,却让夏蓝耳垂发红。她转过视线,“老实说吧,你们是不是想把安以诺踢出圣安?而且,还是老先生的意思?”

  目带欣赏的望着她,随即,低头轻笑,“虽说插手别人的公司,不是我的本意,不过谁让我欠他的呢。”

  夏蓝微微蹙起眉,“你有把握吗?”

  “呵呵,”他一笑,不语。

  夏蓝鄙夷的瞅瞅他,“切,带着你的这个秘密进棺材好了。”她夺回自己的杯子,走到客厅里,坐下来,抬起眸,“安以诺的孩子……”话题才刚了个头,她就摇了摇头,“那些都与我无关。”

  静静的凝视她数秒,费司爵垂眸轻声道,“你不用想太多,是惩罚也好,是报应也罢,所有这些都由我来惩罚。”

  那个孩子,安以诺肚里的孩子,是他背负的罪孽。还是那句话,他不后悔。

  夏蓝调开视线,不想也不愿再说。

  就在这时,门推开。阿喵老大不爽的走进来,后面跟着一脸无奈的阿南。

  “哟,大明星回来了。”夏蓝适时的揶揄一句,瞅见阿喵跟吞下一顿火药的样子,扬扬眉,“怎么了,谁又我们的大导演了?”

  阿喵的眸光扫过阿南,皮笑肉不笑,“某人一看到昔日的老情人,就有点把持不住了。”

  阿南想说点什么,瞅见费司爵后,皱紧眉头,转身上了楼。

  “你们看你们看,他那是什么态度啊?”阿喵气鼓鼓的瞪着消失在楼梯上的那个人,没好气的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犯冲,竟然又碰到了那个安贱人!也不知道她想搞什么鬼,居然想投资拍电影了!”

  费司爵笑得神秘,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她需要在这个时候树立形象。”当然,没有人会知道,那名导演为什么会突然答应与圣安的合作,更没有人知道,这些不过就是一场请君入瓮的局。

  “哦?她还想兴风作浪呢?”夏蓝掀起唇边,若有似无的扫一眼旁边的费司爵,“对于老情人这个问题,烦恼的何止是阿南一个人啊。”

  费司爵挑高眉,大刺刺的伸出手,直接揽上她的肩,凑近,“我就喜欢你这一脸醋意的样子。”

  夏蓝冷冷的瞪他一眼,拍开他的手。阿喵则打了个冷战,“我还是上楼去吧。”

  “后天,我会安排人送安老去美国。”

  “哦,走之前,我会记得跟他要回住宿和伙食费的。”

  她要走,他却开口唤住她。

  “我不怕等,只要你给我一个期限。”

  夏蓝没转过身,仅是侧过眸,用余光扫过他,淡淡的说,“能给,我早就给了。”

  这一句,透露太多。

  他不似又往那般失落,敛眸,低笑,至少,她没有直接开口拒绝。对他来说,那就是希望。

  费司爵走的时候,季颜才回来,身后居然莫名其妙的跟着一个小尾巴。

  夏蓝和阿喵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又将目光盯准他,“她是谁啊?”

  季颜没好气的说,“一个拖油瓶。”

  他刚说完,一把锋利的瑞士军刀就已经贴上了他劲上动脉。大家都被她这快如闪电的速度惊呆了,阿南更是深锁眉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