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21章 一个秘密

狼性总裁 五枂 2007 2011-11-03 22:29:02

  震耳欲聋的音乐,四周兴奋的呐喊,震得耳膜都在痛。

  韩子曦倒了数不清是第几杯酒,一口气灌下去。也许,他此刻需要的,就是浓烈辛辣的酒精,只有这样才能麻痹自己的神经,让他不再想那些恼人的事!但事实是,他喝得越多,头脑越发的清醒,有些人有些事,他是想忘也忘掉……  “帅哥,一个人啊?”身边,一个穿着性感的美女,扭摆着妖娆的身子,坐在他旁边的空椅上。伸手搭在他的肩上,凑近,吐着暧昧的气息,“需要人陪吗?”

  韩子曦又喝了一杯,“滚。”

  他的声音不大,却冷气森森。

  女人像似见惯了这种借酒消愁的男人,毫不介意的笑笑,却还是离他远些,点燃一只香烟,姿态迷人的吸了一口,朝着他吐了一圈烟雾。一股略带清凉的味道扑面而来,虽然不喜欢,却也不致让他厌恶。

  他抬起眸,瞟了她一眼。

  女人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发微卷,皮肤像似剥了皮的鸡蛋,水嫩白皙。她的五官很漂亮,比例完美,微阖的眸若有似无的散发出一种妖艳性感的气息,对男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她扬扬眉,娇笑道,“有心事?因为感情?”

  韩子曦没搭理她,握着手里的杯子,杯身映出他略显憔悴的面颊,凌乱的头发。尽管如此,他还是一眼就能让人惊喜的发现,那是属于长期聚光灯下的魅力。

  “呵呵,让我猜猜。”女人又吐出一圈烟雾,兀自开口,“你爱上了一个女人,可惜,你又没办法得到她。这让你很痛苦,近而迷茫,不知所措。”

  韩子曦又扭过头,这次,不免多看了她两眼。挑起不羁的眉,嘲弄一笑,“不知所措……好一个不知所措啊!”

  女人无视他话中的嘲讽针对谁,魅笑着靠近,“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从人类繁衍至少,简单说来,就是最原始的那种。无关其它,什么伦理,道德,在人性面前,那些东西都是上帝放的屁!”

  韩子曦一怔,重新开始打量起她。可惜,她脸上的妆太浓,加上灯光太暗,他竟然有种看不懂她的错觉。

  “你是谁?”他敏锐的问。

  女人又是一笑,这回偎得他更近了,“一个,想要把你绑到床|上的女人。”

  她不加掩饰的欲望令韩子曦蹙了蹙眉,随即,唇型抿成一道冷酷又盛载情色的弧度,突然伸出手,力道强悍的搂紧她的腰,将她猛地带到怀里,“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好了。”

  女人笑得似罂粟花般娇艳动人,又充满危险。

  床上,是激战过后的凌乱现场。

  两具身体仰躺在那,不停的喘息着。半晌,女人侧过身子,偎在他的胸膛上,猫似的眸眨了眨,“现在,说说你的困扰好了。”

  韩子曦面无表情的扫过她,有些不耐的推开她,“你可以走了。”

  女人不生气,而是伸手缠上他的腰,“我喜欢绝情的坏男人。”

  想要掰开她的手,可她却像水蛇般缠得紧紧的,“让我来猜猜看,你爱的人,是你不能爱的人,对不对?”

  韩子曦倏然一震,随即,转过身,冰冷的睨着她,“你到底是谁?”像想起什么似的,他脸色微变,“你抽的烟动过手脚了?”说完,他暗自咒骂一声,他的自制力一向不差,绝不会被女人一勾引就轻易就范!可惜,他的情绪受到极大的影响,连带身边的危险也都忽视了。他毫不留情的推开她,接着,翻过身将她死死的压在身下,“说,你到底是谁?”

  “呵呵,”女人娇笑着,也不喊疼,而是侧过头,朝他抛了个媚眼,“我是谁有那么重要吗?刚才,你不是很快乐吗?”面对他渐露杀意的眸,她不紧不慢的说,“有些事,你不说,没人会知道。那么,有些不可能,也就会变成可能。”

  韩子曦一惊,趁这功夫,女人居然轻松的挣脱掉,赤裸着身子站在他面前,娇笑着,“追魂,杰夫让我向你问好。”

  “你是杰夫的人?!”韩子曦眯紧眸,瞪着她,冷笑,“能知道这么多事,你们盯着我不是一两天了吧?”

  “呵呵,从你擅自绑架夏蓝开始,你就是我们监视的对象了。”女人耸了耸肩,一副不介意向他吐露实情的样子,“追魂,只要你能真心跟着杰夫,他是不会亏待你的,会永远的替你守护那个秘密,更会帮你铲除掉一切障碍……”

  韩子曦僵硬的坐在房间里,直至那个女人无声无息的离开,他仍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他惊讶的不是杰夫的行动,事实上,他早就知道有人在暗中监视自己。所以,他非常的小心调查处理有关妹妹的一切。但还是没能逃过杰夫那只变态的鼻子!除此之外,他更加震撼的是那个女人说的话。

  如果,这个秘密被永远的守护下去。那么,夏蓝的身份就不会被揭穿,她就不是他的妹妹!他也可以……爱她!

  这个想法,差点令他窒息。

  他仓惶地爬起来,冲进浴室,打开冷水,将混乱的头脑送到下面,任冰冷的液体冲刷着他这个罪恶的念头。

  可是,这颗罪恶的种子却像埋进了他的心里一样,令他久久无法静下来……

  ……

  拉开门,看到外面的人。夏蓝挑起一侧眉梢,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无话可说,最后,只是闪开身让他进来。

  “喂,你小子舍得出现了?”

  安颂柏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没下完的象棋,抬眸,斜睨他一眼,指指前面,“下一盘吧。”

  费司爵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微笑着解开西装,脱下来顺手交给夏蓝,那娴熟而又自然的动作,就像是做过千遍也不止。无形之中,也宣示了她在他心中的所占唯一的那个位置。

  安颂柏看在眼里,垂眸,只盯紧了棋盘。

  夏蓝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抓着他的外套,胡乱挂在衣架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