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17章 你不可以不认

狼性总裁 五枂 2887 2011-11-02 22:14:33

    季颜勾起唇角,夺魂摄魄的眸散发出异样的光泽。他帅气的翻身,从二楼直接跳下来,动作利落的落地,然后抓了下头上的短发,走到夏蓝跟前,抱起双臂,“像我这么完美的男人,不管换什么发型都没区别的。”

  阿喵挑起拇指,“强。”

  夏蓝收起诧异,好奇的上下打量下他,总觉得,今天的他也有些不同,好像,没那么娘了。

  阿南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他在警局的时候,由于被某些人“关照”过,身上受了很多伤,要不是他体格够强悍早就倒下了。由于对外宣称,阿南在警局自杀了,现在的他就不能再以之前的身份示人。而且,夏蓝也时刻提防着安以诺,怕她再反咬一口。所以,阿南必须要重新改头换面。

  季颜一拍胸脯,“包在我身上。我能让他从祖宗那辈开始都查不出来!”

  至于那段录音,夏蓝倒不会真的公布。那样只会彻底激怒安以诺,逼得她疯狂的报复。圣安的实力毕竟不容小觑,就算她不怕,却是会连累到她的朋友们。索性,直接送给了阿南当礼物,“听听看,内容很精彩。想怎么处置,你随意。”

  阿南接过来,不必说,也猜出是什么。他默默的收起来,就算他不讲明,夏蓝也知道,他会毁掉。

  但是,那恐怕是他最后的忠诚了。

  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夏蓝却被另一件事牵引住所有的注意。

  第二天,她又来到了安以菲所在的酒店。刚走进大厅,就看到安以菲和一个中年男人推搡着。

  “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怎么会?你姐姐没跟你说吗?呵呵,我是萧氏的总裁,我叫……”

  夏蓝拧着眉,几步走过去,一把推开萧总,把安以菲拉到身后,朝周身泛起怒气的人微微一笑,“你好,我是《挖墙角周刊》的记者,请问萧总,您跟这位小姐……”她的话还没问完,萧总就大惊失色,忙摆手,“不认识,我跟她不认识,这只是个误会,误会。”随即,逃似的离开。

  夏蓝不屑的冷哼声,回头,看着惊魂未定的安以菲。跟安以诺比起来,她还真是典型的大家闺秀。

  “夏律师,谢谢你。”安以菲由衷的说。

  夏蓝摆摆手,“没什么。”

  两人坐在楼下的咖啡厅里,夏蓝好奇的问,“这只种猪怎么会找上你?”

  提起这个,安以菲就十分气愤,“我才下楼,那个男人就凑了过来,非说是姐姐介绍他来的,说很满意我,要娶我。可他都快要五十了,就算是相亲,我也不可能答应见面的!我真不敢相信,姐姐她会这么做!”

  “呵呵,没关系,慢慢你就会了解的。”夏蓝完全不意外,不择手段向来是安以诺的行事风格。见她很了解似的,安以菲不禁问道,“夏律师,你跟姐姐认识?”

  “有点渊源,总之,不是很愉快。”夏蓝一语带过,然后,直接问道,“安小姐,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想拜托。”

  “哦,什么?”

  “你应该知道了吧,我的当事人在监狱里出事了。所以,令尊的案子自然是不了了之。我之前说过,我对他的死保持怀疑,现在,我的想法仍没有改变。”

  安以菲垂下眸,眉头轻轻拧着,“哎,爸爸已经离开了,不管之前有过怎样的恩怨,我都不想再去理了。妱娣会陪我带着爸爸的骨灰回去,让他安安静静的前往另一个世界。”

  听出她无意再参与这些事,夏蓝沉吟片刻,说,“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不过,恐怕有些人不会这么想。”

  安以菲一怔,“什么意思?”

  夏蓝不答反问,“刚才的事,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她咬了咬唇,眉宇间漫过一层愠怒,“我真的没有想到,姐姐会这么对我。”

  “安小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置身危险之中,安家的事,也不是旁人能参与进的。我只想请你回去打开你爸爸的那个保险柜,看看里面到底放着什么。当然,你不一定需要告诉我,我也不想觊觎些什么。但是,那里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你今后的护身符。”夏蓝目光凝重的盯着她,“你懂我的意思吗?”

  安以菲怔怔地望着她,半晌,才缓缓点头,“我知道了。”

  离开酒店,夏蓝并没有直接回事务所,而是开车去了医院。这几天都没有去看望安颂柏,也不知道老爷子现在怎么样了。说不清原由,对他,她总有着莫名的亲昵感。

  才刚出了电梯,她就看到几名黑西装守在走廊上,瞧那架式,摆明了“生人勿近”。

  夏蓝多了一个心眼,悄悄的拐进安全通道,绕了一圈,从楼梯的出口出来。探出头,她看到VIP病房外,安以诺正跟医生在交流什么。

  “安小姐,我们虽然还找不到安老先生一直处于晕迷中的原因,不过,还是想建议您让他留院观察几天。安老先生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长途旅程。”

  “怎么,我想接爷爷到美团大医院,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吗?”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站在安老先生主治医生的角度考虑的。”

  “不必了。你要是够本事,爷爷他也不会晕迷到现在。”

  安以诺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走进去,留下医生尴尬不已。

  夏蓝蹙紧眉头,之前或许会相信安以诺完全是尽孝心,可自从安肖益死亡后,她完全有理由怀疑安以诺的目的!想到那个可怜的老人,她就没来由的心头一阵不安。

  悄悄的,她又缩回身子。掏出电话,“喂?”

  对面,一道低沉的噪音,似真似假的调侃,“我还以为你真的把我忘了呢。”

  “费司爵,有件事,你一定要帮我!”

  她严肃的口吻,让费司爵不禁也正色起来,“说。”

  “安以诺要接他爷爷离开,我有预感,安老爷子恐怕不会……”她下面的话没有说完,费司爵也听明白了。

  “你想我怎么做?”

  “拦住她,无论如何也要拦住她。”

  连犹豫都没有,费司爵应下,“好。”

  半小时后。

  一行人护着一架推车从医院大门,浩浩荡荡的走出来。安以诺跟在众人身后,气场足够强大。看着保镖们将人抬进车里,她的嘴角微微翘起,转身,突然,她愣了住。

  “爵?”

  费司爵正从跑车上下来,看到她时,目光则锁定在她身后。

  “安老?”随即,他大步过去,“安老怎么在这儿?”

  安以诺忙过去,挡在他身前,“我要送爷爷回美国,那里的医疗水平够先进,一定会治好爷爷的!”

  费司爵转过头,漆黑的瞳仁像带着某种魔力,令安以诺对视上去就沉沦其中,无法自拔。哪怕他对她绝情,甚至不认她肚里的孩子,她还是像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

  “爵,你来这里做什么?”问话的同时,她的语气不觉放柔放多。

  “过来探望安老的。”他淡淡的说。

  见他没有迅速离开的意思,安以诺好像又看到了希望一般,立即说,“那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我……呃不,我想爷爷他一定想在临走前,多看看你的。”

  她的话,无意中带出某种暗示。

  费司爵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却没有反对,而是点了点头。

  医院外的咖啡厅里,安以诺握着手中的咖啡杯,悄然抬眸,凝视着他,“爵,你最近过得好吗?”

  “还好。”他的目光调向窗外,余光散落四周,密切观察着外面那辆车的情况。

  他知道,安以诺请了全国最好的保全公司,下面的保镖多是退役军人,训练有素,很难对付。

  “爵,我们的误会,也该解除了吧。”安以诺兀自沉浸在悲伤之中,轻声说,“不管你怎么对我,我还是那样的爱你。你不理我没关系,可是我们的孩子……”

  她还要说,费司爵却倏地抬手阻断,“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见他没有半点留恋的起身要走,安以诺想都不想的伸手抓住他,“爵,为什么走得这么急?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就在这时,外面的车突然响起一阵轮胎划过地面的尖锐摩擦声,接着,就似离弦的箭,飞快的开走。

  “啊!爷爷!”安以诺也顾得上其它的,推开门就跑了出去。四周的保镖也都坐进车里,立即追上去,安以诺在后面气得直跺脚,“该死!夏蓝,是你!一定是你!”

  突然,她的腹中一阵巨痛。她捂着肚子弯下腰,眉头纠结到了一处,脸色更是瞬间变得惨白,“好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0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