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狼性总裁

第203章 有反应?!

狼性总裁 五枂 1986 2011-10-30 21:12:22

  深夜,医院里静悄悄的。

守在病房里的人早就找地方睡觉去了,躺在床上的人一动不动,只有心电监护器上不规则的跳跃曲线,证明了他还活着的事实。

夏蓝轻轻用毛巾擦拭着他苍白的面颊,然后又笨拙得替他修剪胡子,边剪边喃喃的说,“喂,老先生,别嫌我修得不好啊,要怪也只能怪您睡得太久了……”

门外,费司爵透过窗户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垂下眸,静静的守在门口……

第二天,安肖益和安以诺同时出现在公司的员工大会上,安以诺正式向大家介绍自己的二叔。并以要安心照顾爷爷为由,将公司上大部分的业务决策权都交给了安肖益。

睨着他人前那副彬彬有礼,谦和有加的虚伪嘴脸,安以诺恨得咬牙切齿,转过头端起杯子,将里面的酒一仰而尽。

“以诺,你有孕在身,怎么能喝酒呢?”安肖益走过来,小声的关心责备道。

忍下令人作呕的感觉,她忙乖巧的低下头,“我知道了。”

“呵呵,那边还有几位董事,还不替二叔介绍下?”

“哦。”

安以诺又将他引到公司员老级的人物前,尽心尽力的替安肖益引荐。趁着他跟几人畅谈时,她则悄悄退了出来。

恨恨的开着车子,速度越来越快,面色阴郁至极。她绝不能任由安肖益抢走她应得的一切!那是属于她的,她要让他消失!永远的消失!

……

季颜打了个哈欠,披散着一头妖娆的长发,穿着一身高级丝质睡袍,走进厨房。倏地,两眼瞪大,僵在那里。

只见夏蓝穿着一件宽松的大T恤,下摆刚盖过臀部,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头发有些凌乱的挽起来,慵懒的好像刚睡醒似的。这会正拉开冰箱取出里面的牛奶呢,她弯腰的时候,隐约能看到里面的黑色小******听到后面的声音,夏蓝回过头,扫一眼呆呆盯着自己的季颜,不在意的关上冰箱,晃晃手里的牛奶,“喝吗?”对季颜,她和阿喵完全没有异性的认知。

“咕噜”季颜吞了吞口水,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颊微微胀红,木然的摇了摇头。

夏蓝耸耸肩,喝光整盒后,还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唇……

季颜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炸了开,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某处……第一次,他竟然看着女人的身体开始有了变化?!

“啊!”他大叫着,吓了夏蓝一跳,然后狼狈得离开。

“喂,那家伙又怎么了?”阿喵走进来,盯着跑上楼的人,不解的问。

夏蓝也糊涂了,“不知道。”看眼手里空掉的牛奶,恍然大悟,“一定是怪我喝光他的牛奶了。”

阿喵啧啧有声的摇头,“这季姑娘也抠了吧?”

两人收拾完毕后,也迟迟不见季颜下楼,朝上面喊了一声,“喂,我们先走了。”

听到下面的声音消失,季颜总算松了一口气,按着狂跳的心,无奈的看眼下腹还在挺立的兄弟,懊恼的抓抓头发。

该死,这种情况还从没发生过!难道,他家那个恐怖医生说的话要应验了?!

“啊——”

又一声大叫从楼上传来。

阿喵想要自己开工作室,早早的就叫来阿南陪她去选址。夏蓝则照旧来到事务所,一进门,小慧就递来一份国际快递。然后神秘兮兮的朝她挤挤眉眼,“蓝姐,这可是从摩诃国寄来的哦。”

夏蓝接过来,打开一看。

一份喜贴。

看到上面名字,她愣住了。

南宫烈和黎雪要结婚了吗?

……

“阿南,你看这里怎么样啊?”

“还好。”

“喂,你除了这两个字还会说别的吗?”阿喵不满的瞪着他,“我告诉你啊,这工作室开在什么地方,也是很重要的,要看风水的你懂不懂?以后,姐们要是赚钱了,你就跟着吃香的喝辣的吧!”

阿南失笑,点头,“我等着。”

“必须地。”

阿喵拿出罗盘一类的东西,像个风水师,四处比划不停。这时,阿南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上面的名字,他迟疑了下,还是接起来,“小姐,”

“阿南……我好难受……”

对面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断了。

阿南面色一变,挂断电话后,想也不想的就冲出去。

阿喵愣了,“喂,阿南,你去哪?”

车子飞快的开到安以诺的洋房,阿南跳下车冲了进去,“小姐!小姐!”他跑上楼,踢开安以诺的房门,看到里面的情景后呆住了。

安以诺缩在床角,房里一片凌乱,好像经历过一场搏斗,她的衣服更是被扯成了碎片,甚至露出半边白皙的胸部。她抬起头,哭得双眼红肿,嘶哑的叫了一声,“阿南……”

阿南僵硬的走过去,蹲下身,“……发生什么事了?”

她摇摇头,不想说,或者不能说,只是不停的流泪,“这么肮脏的事,你最好不要知道。”

阿南攥紧双拳,额上青筋暴露,“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安以诺看着他,倏地扑到他怀里,“阿南,带我走吧,我怕,我不要再留在这里……好可怕,这里全是魔鬼……”

阿南不容她逃避,板过她的双肩,盯紧她的脸,一字一句的问,“小姐,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

安以诺抽噎着,咬了咬唇,难以启齿的垂下头别开脸,半晌,才羞愤的说,“我那个人面兽心的二叔,他……他……他居然**我了!”说完,趴在他怀里嚎啕大哭,“就在昨晚,就在我要你回来的那个晚上……如果你能回来,就不会发生这么肮脏的事了!阿南,我恨他,我恨他!!”

阿南僵得似樽雕塑,脸色苍白着,一对眸闪过各种极端的情绪。最后,他倏地大吼一声,“我杀了他!”

推开怀里的人,起身就要冲出去。

“不要!”安以诺抱住他的腿,苦苦的哀求,“阿南, 你不能!不管怎么说,他……他毕竟是我的二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